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相信奇蹟

2016/9/16 — 9:00

今屆殘障奧運會男子 1500m 賽跑項目完成後,結果被各大傳媒廣泛報道;原因是在此項目衝線的首四名選手所跑出的時間,竟然都比早前閉幕的奧運會裏由 Matthew Centrowitz 跑出的成績更快。換言之,傷健參賽者的賽果更勝健全的選手。

有報道以「奇蹟」來形容賽果,我卻對此感到有點抗拒。「奇蹟」是一種不能用常理或科學解釋的現象。傷健人士能夠創造佳績,並不是個奇蹟;他們能成功是因為能夠首先克服缺陷、再下與健全運動員相等或更多的苦功,才能踏上競技場,所以這種一步一腳印的付出,如果用一句「奇蹟」去總結著實有點冒犯。

這次 1500m 的賽果,令我想起另一位奧運選手的故事,也是一個我喜歡跟孩子分享的故事。

廣告

1940 年出生的 Wilma Rudolph 是個早產嬰兒,出生時才 4.5 磅。在家裏的二十二個孩子當中,她排行二十。四歲的時候,她患上小兒痲痹症;病毒雖然沒有奪取她的性命,卻導致她的左腳與腳掌扭曲了,需要安裝步行輔助器達長達八年之久。到她十二歲,才完全康復過來,正式再次自行走路。

多年的病患並沒有令 Wilma 喜愛運動的熱誠減退,康復後的她步姐姐的後塵,加入了學校的籃球隊,在籃球賽事休季期間,她便參與田徑訓練。早年的缺陷令她錯過訓練,所以她格外用功,教練亦悉心栽培她參加校際比賽,可惜在第一次的常規賽事裏,她慘敗而回。Wilma 並沒有灰心,繼續努力練習,她的努力亦令自己的身體更強壯,開始在各級別賽事勝出。她在徑賽的階梯一直往上爬,直到獲得奧運資格;在 1956 年墨爾本奧運終於嶄露頭角。Wilma 與美國隊隊友於女子 4 x 100 米賽事中奪得銅牌。

廣告

四年後,她在羅馬奧運再下一成,除了在隊際賽獲得金牌外,更摘下女子一百米及二百米的金牌。當時,Wilma 被譽為地球上最快的女飛人。她的故事激勵人心,雖然人生經歷多番起跌,但她卻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奇蹟。在一訪問裏,Wilma 說:「我只想別人記住我是一個勤力的女人。 (I just want to be remembered as a harworking lady.) 」

跟孩子說完故事,我都會問他們:「那麼,你希望別人覺得你是個聰明的人,還是個勤力的人?」因為聽完這個故事,孩子的即時反應都希望自己如 Wilma Rudolph 所說,成為一個勤力的人,可是要真正學會這一課談何容易。

曾讀過一個實驗。一班背景與程度相若的孩子被分成兩組去完成一份淺易的數學測驗。自然地,他們都能獲取很高的分數。不同的是,當老師稱讚第一組孩子時會說:「做得好!你們真聰明! (Well done! You are so smart!) 」面對第二組孩子,老師則說:「做得好!你們一定很努力! (Well done! You must have tried very hard!) 」

然後,這兩組孩子再被安排做測驗,這次試卷的程度較深,有些題目更是遠超他們能力範圍。結果十分有趣,被稱讚為「聰明」的那組孩子的總成績與被稱讚為「努力」孩子的相比,分數竟然低很多。研究員報告說,當「聰明」的那組孩子看見艱深的試題時,他們大部份都不願嚐試,寧願較白卷投降。相反,「努力」的那組孩子看見艱深的題目時,他們盡力解難,所以得到部份的分數。

教育路上,見過許多孩子被「天份」二字所累,他們年幼時享受「天份」所帶來的榮譽、不費吹灰之力便能達到目標,可是年紀越大便變得越來越平庸。聰明反被聰明累,他們覺得努力是為沒天份的人而設的,所以對努力暗暗心存一份鄙視,結果只能停留在一處自我陶醉於「得天獨厚」的完美世界裏。到別人憑努力追上了,他們會寧願放棄也不願再求突破;生怕一旦付出努力,「天份」那光環會掉下來、奇蹟不再。反觀一些看似沒天份的孩子,卻因為對某科目的熱愛,孜孜不倦地鑽研,最後成為專家、比別人強。

事實上,「天份」無疑可以助我們走得比別人快,卻不能保證我們能夠走得比別人遠。 Wilma Rudolph 的故事證實了,即使一個當初看似輸得徹底的孩子,不靠奇蹟,到最後依然能夠贏得漂亮。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