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說「是教育制度的錯」

2015/5/20 — 8:09

任建峰:阿仔一年前畫的「海洋世界」— 有紫色的魚!

任建峰:阿仔一年前畫的「海洋世界」— 有紫色的魚!

今天不談政治、時事,而是說一下「湊仔」。 先說一些背景。

以香港標準來說,我老婆是一個十分「不怪獸」的媽媽。她很反對阿仔去補習或在課外學東學西,因為她相信小朋友有時間去玩是很重要、而且他們的腦袋不應該被太多固有的思想或做事方式去綑綁。所以,阿仔現在唯一在學的是澳式足球(這是他每星期最期待的活動),等他再大一些最多都可能會學鋼琴及/或游泳,之後就不會有其他。

在玩時,她不會怕阿仔跌倒,鼓勵他在公園跑來跑去、爬來爬去,而阿仔亦都因此所以現在五歲已經踩單車時不需要輔助輪。玩具上,她較喜歡與阿仔玩遊戲,讓他自己思考;就算是玩車或機械人都鼓勵阿仔編製自己的故事去配合玩的過程。連畫畫,老婆都鼓勵阿仔創意(「為何太陽一定要是黃、紅或橙色?」)多於「靚」或「不靚」。

廣告

今天我寫的,就是從畫畫開始。有一天,老婆whatsapp了幾幅外觀很似亦很美麗的油畫給我看。我問她這是甚麼一回事。她說原來這幾幅畫是幾個與阿仔年紀差不多的小孩畫的。他們全部都是同一個畫畫導師教出來的,而且他們的父母亦對這些畫的「美麗」十分滿意,以此為榮。老婆然後打電話問我(我老婆很少會打電話去公司找我的,所以她一定是想爆seed)知不知道這些畫的問題何在。我說:「因為那些畫一模一樣」?

這一刻,老婆就「來料」:「正是!他們的父母看不到這些畫不是小孩自己的嗎?父母們在想甚麼的?全部都是抄出來的,根本就沒有任何空間給小孩自己想像。如果要在畫表面上『靚』或是小孩自己想像出來的『潦草畫』,我寧願要『潦草畫』,因為這樣下去,小孩長大後就只會懂得抄,不會懂得自己去想,畫得幾『靚』都沒有用!」

廣告

老婆的爆seed,就令我想起兩件事。首先,我想起一位在公民社會路上認識的朋友。我在午膳時間就立即問了她以前教兒童畫畫班的經驗。她說,幼兒其實最多只能學基本技巧,不應指導他們要具體地畫甚麼或這些「甚麼」的樣貌應該是怎樣。因為她堅持這種看法、而又不鼓勵小朋友要拿甚麼甚麼證書,所以她只受少數的家長歡迎,最終要把畫室轉讓給他人。買了她盤生意的人就放棄她的宗旨,教小朋友畫畫最緊要家長看來覺得「靚」,及舉辦很多畫畫比賽和開辦證書課程,因而甚受家長歡迎。

第二件我想起的事,在一年多前發生。當時阿仔在家玩任何東西輸了的時候,就大發脾氣。老婆與我為了讓他學習怎樣面對失敗,就嘗試找一個「大場面」的情況讓他落敗。最終,老婆選擇了一個幼兒朗誦比賽給阿仔參加。與他一起參賽的有些是六歲的小朋友(阿仔當時只有四歲)。我們相信,阿仔沒有可能得獎,因為他根本沒有學過,而我們亦不是選擇甚麼耳熟能詳的詩給他(他用了老婆小學一年級時朗誦的一首詩,基本上除了老婆及她一位小學同學,根本沒有人認識)。阿仔唯一的「練習」,就是老婆幫他洗澡時跟他笑着「玩玩吓」地去學。

到了比賽那天,差不多每一個參賽者選擇的詩及朗誦的語調都是一模一樣,十分「專業」,明顯地是所謂的興趣班教出來的。但阿仔反而「傻吓傻吓」地最終得到第二名(得到第一名的都是與阿仔一樣,有個人風格的)。阿仔在領獎後在比賽場館外拍照時,在我們後面有一個年紀大一點而比賽時「專業」地朗誦的小女孩就被媽媽責罵。她媽媽指着阿仔對她說,「看,連這麼小的小孩都贏了獎,妳卻甚麼都贏不到,真沒有用!」小女孩哭了。

以上的一切,帶出了幾個簡單的結論。首先,要小孩複製出外表「美麗」的東西未必是對他們最好的,因為他們的性格、創意會逐漸被此埋沒。但更重要的就是,以上的例子、故事都反映到家長施壓給孩子要做到「十項全能」其實並不是像這些家長通常所說的那種「是被教育制度迫出來」。現在小孩面對的這種壓力,根本就是來自家長,而學校、補習社、興趣班教學室等都只是配合家長這種一切要速成、一切只顧表面的風氣。

所以,當小孩上學、補習及參與課外活動不開心時,家長們不應再推卸責任去他人身上。要檢討,就先檢討自己的思維。 後記:我阿仔現在及將來的學業、事業成就很有可能不及那些現在被推成為「十項全能」的小孩。但如果他能成長為一個快樂、有愛的人(現在還是,將來能否如此就只能交給上天),其他東西都應該不太重要吧。

 *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任建峰 執業律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