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界那麼大,你想看甚麼? 寫給有意去工作假期或流浪的年輕人

2015/10/29 — 10:57

資料圖片 ( 圖片來源: Folkert Gorter )

資料圖片 ( 圖片來源: Folkert Gorter )

【文:家厘】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河南女教師顧少強憑一封十個字的辭職信打動無數網民,有人更聲言肯掏荷包贊助她旅遊圓夢,可惜美夢難圓 (我指網民做的夢),傳媒發現顧少強辭職後從沒出國,她只是結了婚、搬了家。

炒作? 不如說時勢造英雄。今時今日,去旅行象徵生活態度、生活品味,甚至是與時代接軌的必然生活方式。上班族放假的指定動作是旅遊、青年的型格指標是流浪,連中小學生的學習常規都是數萬元的遊學團。像我的學生,十居其九的志願都是畢業後去工作假期或出國留學,問他們為甚麼,答案不外乎「見識吓」、「體驗吓」,再問深入些:想見識甚麼? 體驗甚麼? 期望有甚麼得著或改變? 啞然,鴉雀無聲。那麼,不出走不行嗎? 當然不行! 做人應該要趁後生出去闖! 我不想打死一世工……(下刪一千字)。

廣告

不去旅行會死是一種病,病源是意識形態,龍應台教授在《香港,你往那裡去》解釋意識形態是一種固執的信仰,世人不再去懷疑或追問它的存在邏輯。

Shamsia Hassani,阿富汗首個女性街頭藝術家,至今只在伊朗和阿富汗兩個極權國家生活過,她的塗鴉遍佈喀布爾大街小巷,為要表達她追求和平的抱負。「I want to colour over the bad memories of war on the walls…and if I colour over these bad memories, then I erase [war] from people’s minds. I want to make Afghanistan famous because of its art, not its war」 [1](我想透過牆上的色彩遮蓋戰爭的不幸回憶…要是我能做到,就可以將戰爭從人的腦海中除去,我希望阿富汗因為藝術而聞名,而非戰爭) 活在牢籠裡的Shamsia從未走得很遠,眼界卻比別人闊。

廣告

另一個是常秀峰,亦即梵高婆婆,她是農民,未讀過書,七十歲才第一次執筆畫畫,卻畫出與梵高相似的風格。梵高婆婆不知梵高是誰,只知他很苦悶,因為他筆下的向日葵沒有太陽沒有水,都是枯萎的。她說自己的向日葵自由自在,象徵自己的幸福[2]。能透過藝術品準確洞察作者的內心,且活在當下、常存感恩的智者,是一個目不識丁的老村姑。

可見,一個人飛得多高、看得多遠,不必靠飛機望遠鏡,一顆心就夠。想出國或即將出國的你又是怎樣的心境? 世界這麼大,你想看甚麼?

幾百年前哥倫布為了證明地球是圓的,捨棄人人沿用的東行航線,執意往西走,水天茫茫漂流兩個多月後抵達目的地印度,死後才被證實原來他沒到過亞洲,那是美洲,一片未被開發的新大陸。不過對世人來說,那是更美麗的意外,人類的世界觀從此改變,這亦達成哥倫布展開旅途的初衷: 要世人看清自己相信的世界。

你呢? 遊山玩水的同時,又渴望得到甚麼? 是一張張在Google都能搜尋到的風景相? 還是山水間的微妙人情? 是體會深廣的文化風俗? 抑或僅僅為了洗滌壓迫,找出應走的方向? 世界那麼大,空間這麽小,何妨多花一些時間,動一點心思,靜靜總結過去的得失,細細思量期待的未來,再決定人生的旅途。

哥倫布說:「For the execution of the voyage to the Indies, I did not make use of intelligence, mathematics or maps」[3](我沒有利用才智、數學或地圖來實踐印度的旅程)。大抵只有心中的座標,才不會讓光陰浪費在地圖上;盲目跟風,為走而走,只會淪為漫不經心的小王子,遊遍一個個星球,卻迷失了自己,錯過最值得停留的玫瑰。

 

(本文為原文,另一修改版本刊於2015年10月22日文匯報)

[1] "Shamsia Hassani: 'I want to colour over the bad memories of ..." 2014. 27 Aug. 2015 

[2] "河南農婦一鳴驚人<BR>專題報道梵高婆婆:我不識 ... - 蘋果日報." 2012. 27 Aug. 2015

[3] "Christopher Columbus Quotes ~ Columbus Day 2014 - All ..." 2014. 27 Aug. 201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