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年白領男人 最需要的是什麼?

2018/9/4 — 13:08

資料圖片,來源:Tookapic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Tookapic @Pexels

畢業生愁的是前景、能否買到樓。富裕一點的退休人士想的是,如何善用時間享受人生。中年,介乎三十至四十歲,剛巧在生命旅程的一半,有樓有車也好,租樓坐 Uber 的也好,每天上下班,想的大概卻是如何出盡全力賺錢規劃家人和自己的下半生。

說得現實點,香港有三類中年人士。第一類,不論是富二代、官二代,還是靠著自己白手興家,把公司上市還是創業成功,大約有三億以上的資產,下半生可以靠著物業收租、股息和其他投資回報為生,這類中年人士不用愁什麼,就是盡情享受人生,照顧好自己、家人,關心朋友,有心有力的就為社會做點公益,幫助弱勢人士。第二類,根本上是等待退休,因為在職場打滾了十多年,發現能力不是超班,經驗也不是特別豐富,人工就一路停在三萬左右,沒有機會和勇氣轉工,租個小房子,就每月存點錢。他們看到更有好的工作,不會嘗試,看到商場有更好的產品,也只會觀看一下而已。這兩類人,大概各佔中年人口一成多。

第三類人士,正正是筆者經常說的一類人士,可能是會計師、律師、醫生、公務員等。他們月入約五萬到三十萬不等,有屬於自己的房產、有架車、有幾隻錶以及一些興趣,有的喜歡旅行,有的喝紅酒,有的愛精品咖啡。他們在公司都是中高層,既要為管理層和老闆服務和給予意見,也要帶領和照顧下屬和團隊。這班中年白領男人,看似人生有很多選擇和可能,但不少人倒會浪費了幾年,甚至十幾年迷失,或者失去現有的資產、名聲、事業或是家庭,為什麼?因為他們的事業發展得好,可能會想試一份更好的工作。資產過了一千萬,就會想買多一層樓、買點高風險的投資產品。結婚久了,與伴侶關係長了,可能抵不住誘惑。原因簡單不過,之前提到第一類的有錢人,他們作風相對保守,源於他們把大部分資產用作投資債券和藍籌,每年回報龐大,再用有關收入玩一點槓桿產品,賺多了開心,蝕了也不會影響到本金。第三類的中年人,手上的現金流不多於幾十萬,要玩也無重入手,想約心儀的女生吃好一點,買點禮物,短假期飛一轉巴黎、東京都沒可能。對於這兩類中年人,生活是安穩和簡單。

廣告

唯獨中年白領男人最多煩惱,錢不足以坐私人飛機隨時起飛,但要想想到大阪、新加坡還是悉尼走走。睡眠時間少,卻要接收大量工作內外的訊息和應酬。看著手機新的股票程式,到底要買美股、港股還是細價股。他們都拿著名牌公事包和銀包,口袋裡有一部新款的 Note 9,iphone X,遊走於金鐘、中環還是九龍站的專業人士或是公務員。他們腦袋裡最想幾年內換架好點的車,職級高一格,管的人多一些等,花在個人的裝扮一個月最少都要一萬元。

但當他們一個人,靜靜地坐在咖啡店,想點一杯拿鐵時,可能會發現寧願買一瓶 500 毫升的法國礦泉水。三十五元的咖啡,就如三十五歲一樣,苦。中年,終於在職場和人生有點成就的白領男人,坦白說,可能是人生最迷茫的一段日子。能夠成為沈旭輝、羅永聰、葉朗程、蕭叔叔著實不多,看透人生之前,可能連自己想要什麼也不知道。

廣告

三十多歲,真正代表的是人生餘下的時間,可能就是三十年、四十年還是五十年。這個不確定性,才是永恆。社會,特別是香港,一直都是推動著白領中產精英價值,大部分時間都對。但是這份價值觀慢慢會從單純累積財富,為自己、家人和社會帶來價值,轉變成互相攀比、嫉妒和加班工作。中年白領男人,最需要的其實是知己。也許是中學同學,也許是大學同房,甚或是小學同學,因為這些朋友才懂得彼此兒時追尋過的夢,一起沉溺過的興趣,那年那月大家都不分彼此,只是比拼大家的成績,不會計較財富;只會討論單純的愛情,不用計算家庭的負擔;加班只是溫書,不是為了清理做不完的工作。

多點跟舊日的好友聊天,相信中年白領們大概會感受到,除下手錶、放下雜務,不論喝著的是哪個年代、哪個國家的威士忌,那份情誼和無所不談的時光才是最珍貴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