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瀚文

許瀚文

香港中文字體設計師。

2019/3/15 - 15:08

九巴車號站牌新設計 或比老版本更糟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九巴的「紅巴 2.0」最近引起討論,其中最關注的,是車號站牌的新設計不但沒改善辨析度,或許比老版本更糟。

他們相關部門在設計新牌時對於字型和排版有以下誤會:
1)站名字型錯用了中國標準(站牌設計師鄭惟已經提出過香港「角」字豎筆不會穿出的問題),錯用陸標字導致常看字感覺陌生,減低了辨析度;
2)漢字間距過小,站在紅隧口要遠看站名就好困難;
3)英文站名全大楷非常難讀,加上 Arial 的辨識度不高,算是踏中了最糟糕的情況;而且,字也太小,我是老外會放棄乘巴士吧;
4)電腦壓窄的 Arial,字變形了,間距也過窄;
5)字不是越大就越容易認,為了字號大小而犧牲文字造型和間距,算是最錯決定;

早說過,在電腦完全普及的世界裡,設計學校沒有字體學、typography 修讀,最終會影響到的還是大眾生活。

剛剛飛機上很快做了一個簡單提議:

概念:對於巴士車頭的站牌,其實最重要是可以讓乘客遠遠就能看見車號、方向,乘客可以省時選擇等車還是不等最重要的。這場合下用途就跟機場的指標系統(signage)類似。所以我用翔鶴黑體為為提議的主要字型,它是一套基於中文辨識度去設計、搭配 Neue Frutiger 歐文的中文家族,,有特別為背光場合做視覺修正。

站牌上有三組資料,第一組是最大的車號,然後分別是中英文總站名字。三組分別用上不同粗細去平衡大小所產生的粗度差異,既有細微的先後差異引導眼睛方向,也可以營造一體感覺。這裡的粗度以最終感覺為主,如有光眩效應可以各粗度小一級去中減低影響

翔鶴黑體一大特色是著重漢字的輪廓和間距,明確的造型既易看也感覺優雅,特調的橫劃也可以有效抵抗光暈效應。由於我們香港有「喜歡蒙納黑」的環境,翔鶴黑一類相對偏重人文文化味道的設計會容易接受。

英文站名必須換成首字大草才有更高辨識度,Neue Frutiger 巨大的 x 高度也有助在有限的版面空間裡掙來最大的辨識度。中文站名和英文站名的空間則以「清晰但一致」為依歸。

翔鶴黑內已附有窄版本的 Neue Frutiger 歐文字,所以站名可以用大師設計的窄身字母,而不用電腦壓窄。但是原有間距放大到153pt後或許過寬,所以還是依據內白收窄了60間距,感覺相對緊湊而不損害辨識度。

原文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faceboo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