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談感恩節

2015/11/29 — 15:11

感恩節

感恩節

今年的感恩節在朋友家裏過,她知道阿樂不回家過節,我們倆老可能會感到冷清,便邀請我們到她家裏吃感恩節晚餐。阿樂在東岸也得到同學的邀請,到他在費城的家裏過節,並小住數天(獲邀的還有另一位同學)。由威廉斯敦到費城,他們要先乘公共汽車,再轉火車,得花大半天時間,不過,同行有說有笑,當然遠勝留在學院過節;雖然學院會供應感恩節晚餐給留校的學生,但欠了那點家庭氣氛,味道總有些不對。

美國人十分重視感恩節,全年最有家庭氣氛的一天,大概就是這個節日;有些兄弟姊妹住在不同州份的,都會在這一天家庭團聚。當年我們初到美國,幾個月後便是感恩節,得初相識的鄰居邀請,在他們家吃生平第一頓感恩節晚餐,一切都是那麼的新奇。首先是吃的時間,說是「晚餐」,但很早便吃,那次是下午三時開始(阿樂告訴我他朋友家的感恩節晚餐是下午一時開始的),雖是下午,仍叫「晚餐」 ('dinner')。通常會吃兩三小時,邊吃邊談笑;吃完火雞(也有另加火腿的)和各式配菜後,還有很多款的餡餅作為甜品。

這第一頓感恩節晚餐,我除了見識到吃的東西,還學習了一些美國人餐桌上的習慣,例如將大碟的食物一個一個人傳下去,每人在傳到時拿想吃的份量,放入自己的碟子裏(就算不是很多人一起吃,將食物放在餐檯上,沒有一碟會距離任何人太遠,他們還是會這樣一碟一碟的傳)。如果有五六碟食物,七八個人一起吃,單是傳一次便要幾分鐘。

廣告

另一個例子是美國人不像英國人那樣切一片、吃一片,而是先右手拿餐刀,左手拿叉(左撇子反之),先切三四片,然後放下餐刀,將叉轉到右手,吃完那三四片後,將叉轉到左手,右手再拿起餐刀,切三四片;如此這般,刀叉交錯,其實頗煩,不過入鄉隨俗,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

還有一次在朋友家吃的感恩節晚餐,是比較特別的。那年我們住在維珍尼亞州,我的教席只是一年的,不知道明年會身在何處、甚至會不會有工作,生活被前路茫茫之感籠罩著。同事中有一位和我較投緣,邀請我們全家吃感恩節晚餐,令我們的淒清之感略減。這位同事是位業餘魔術師,水準頗高,我對魔術的學習興趣是由他而來的;可惜我們離開維珍尼亞之後,他不久便去世了,只六十多歲,留下妻兒,令人思之黯然。

廣告

感恩節是談感恩的時候,但我不信神,沒有感恩的對象;然而,我自覺一生幸運,生活快樂,雖然沒有神可感恩,但用「上天待我不薄」來表達我的感受,也無不可,這也算是 feeling thankful 吧?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