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二十六歲的三個問題

2018/3/29 — 20:56

資料圖片 l ThoroughlyReviewed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資料圖片 l ThoroughlyReviewed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追憶

上週五約了大學的同宿友吃飯,聊到了很多往事,大概都是同學朋友之間如何越見越少,偶而只幾段信息,最後只有在Facebook見一見對方的近照,大家聊不到幾句。畢竟,只有在一個共同的生活圈又努力的維持關係,才不致於讓歲月慢慢拉著跑。

但對於一些人緣不太好的人例如自己,這種感覺又有所不同。人緣不太好在求學時期,不一定指那些人都對於其他人抱有惡意,但就是對於感覺他人的反應和情緒不擅長的人。有時候自己出醜柒了倒只是他個人問題,最多被人笑上幾年,但愚蠢有時也可以對他人做成很大的傷害。有很多當年中四五六時,自己說過的話做過的事,現在看來如此匪夷所思難以置信。

廣告

就算你那些待你對你相較他人更寬容的朋友,這麼多年後終於看見你有所進步,但那些你早前已經得失過了中學同學大學同學,甚至是死黨舊情人 ,他們的生命早已不再和你交錯 。如今算是大約回到一個正常人應有對待他人的敏感和經歷 , 每念及前事總覺得後悔唏噓。

之前Facebook居然有能力將前女友推薦為Suggested Friends,既恐懼於電腦比自己心思更細密,而亦終於無法繼續忍受朋友間只是了Add Friend,而飯局聚會從無自己份的現實。你要相問,卻連自己以什麼身份相問也不清楚。終於抵受不了現實不斷勾起痛苦的回憶,決定將凍結。

廣告

越有改善,越回憶前事,越痛苦。

去路

和大學同宿友聊到的第二個問題,就是這個年紀應該做什麼。他認為以我這個年紀,不應該把時間都花在教學之上做義工之上,而是應該繼續進修自己,務求在工作之上更上一層樓。

"可是,如果你認為我的問題在於與人相處,那麼其實義工和教學就是一些門檻很低的很好的經驗"

"不,義工有求於你,教學上也不是對等的關係。真正能讓你處於下風要真實的反省自己的,只有工作。然而靠工作來磨煉人際關係,恐怕你被人炒掉以後再轉過四五份工作,還不可能好好掌握。以工作來學習人際關係,代價其實真的太高了。"

雖然宿友這樣說了,但我還是認為有不確實的地方。最少自從開始教學以來,讀王陽明,講知行合一,如何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去教育下一代教育學生,這些都一直是很在意的事情。就算自己品德仍是有所欠缺,但最少透過教學相長,還是有多少作用。

就在今天和前上司吃飯也有討論過。我給她的第一個印象就是打招呼很生硬,又沒有眼神接觸,必然是很自負看不起人;然而之後見我對於同事間政治文哲的話題講了很多,又擅長於寫作和邏輯推理,於是就發覺其實我不過是和她女兒是同一類人。

亞氏保加症不一定都有很明確的定義,而只要是言行之間或多或少有這樣的傾向,其實在最廣泛的定義之上都可以算是需要接受輔導。他們看上去和正常人無異,所受的症狀平常人也會覺得這只是他們自己刻意做成,與人相處不好乃是他們自己造成,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現在我有很多學生都有這樣的傾向:天份高、聰明、愛問問題、但是不懂得處理自己情緒、亂發脾氣、不知道要尊重別人。不知道是不是喜歡下棋的人,或多或少都是因為有亞氏保亞的小傾向,所以才會對這種講腦力講對錯講勝負的遊戲看得這麼重。

學校有求於我、學生希望我教學,然而最近卻開始因為宿友的說話開始動搖。我不希望對於校隊和學生產生依賴,然而又捨不得放棄他們與他們分開。繼續教學並推出這些如此冠冕堂煌的理由,又算不算一種逃避。就算要進修,又要開始讀些什麼做些什麼,我也不知道。 

只因為身為老師,自己受過那種苦,自是不希望學生孩子重蹈覆轍。這種有亞氏保亞小傾向的感覺,大概只有吳爾夫評咆哮山莊的文字形容我自己內心的感覺,形容得最為貼切:

" Of this power, of this speculative curiosity, Charlotte Brontë has no trace. She does not attempt to solve the problems of human life; she is even unaware that such problems exist; all her force, and it is the more tremendous for being constricted, goes into the assertion, “I love”, “I hate”, “I suffer”."

" It is as if she could tear up all that we know human beings by, and fill these unrecognisable transparences with such a gust of life that they transcend reality."

如果文學班上老師問起,妳們都愛看什麼愛情小說:答張小嫻是一種境界,答Jane Austin 亦 是另一種境界,但如果有女生能答得出Wuthering Heights,那大概就是一種只有A仔能認同並覺得很正常,而其他人都覺得非常奇怪的答案。 

自處

面對這樣的前無去路後有追兵的情況,要想辦法處理是一件事,要學懂接受別人意見去平靜的理解和執行,也是一重心學上的功夫。上司說其實有很多A仔(Asberger)受過了年輕讀書時的苦頭,他們覺得怕痛怕麻煩,早就不願意去改變了。 我和他們不同,依然希望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去擁抱自己所珍惜的一切,這已經讓事情變得很容易了。

當時自己沒有說出口的是,十年以來我一直幻想有天能復合並以此作為改變自己的推動力,哪怕這些行為和改變在別人眼中如此微不足道毫不費力。如今十年過去,二十六歲,女生早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就算已經求婚結婚還生了小孩,也不足為奇。

Facebook的一記重擊,讓我猛然反思自己十年前想要成為怎樣的人,而如今是否又已經成為那樣的人。頓失十年以來精神上的信仰,需要再好好思考如何自處。上個星期終於去了見心理學家,便是以這一篇文章整理思緒,以免過份於懷古而無法對正下藥。

以為寫到這裡,自己會想通一點,看來還是沒有什麼分別,還是去跑步好了。

除了讀書見心理學家教學相長以外,做得最多的就是健身。不知怎麼覺得心靈空虛,需要肌肉來填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