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個小孩的校長》─ 香港電影需要「誠實」

2015/3/29 — 10:39

【 作者︰顏東尼 】

《五個小孩的校長》可說是無聲無息地上畫了,宣傳不多,我也是很近期才聽到這部電影的名字,知道是香港真人真事改編,覺得必須入場支持。

故事一句總結︰名校幼稚園校長呂慧紅對現時教育制度及怪獸家長失望,從高薪厚職退下來,轉到一間只有五名學生鄉村幼稚園教學,月入四千五百元,也改變了小孩及她們家庭的人生。

廣告

愈簡單的故事,拍起來愈不「就手」,因為誰都會擔心「無野睇」,太「moody」,弄得無病呻吟。

但《五》卻是出色之作。

廣告

全劇可謂沒有一處高潮,就算有,都是我們可以預料的劇情,就是角色會一直遇見困難,在事情好像有點起勢之際,又被壞傢伙落井下石;《五》賣的也不過是大家說得多都覺膩的「真」、「善」、「美」;《五》不過是一班人最後圍起來抱著哭的故事。但,於我而言,《五》還是讓我感動的,因為簡單兩個字︰誠實。

劇中橋段的誠實,在於沒有嬌柔做作、誇張煽情,情節點到即止,沒有刻意去刻畫每個家庭的慘況,反而從一開始就發掘每個家庭的好,女主角輕輕一推,各個家庭就用自己的方法回到軌道。在觀眾已經看過無數主角拯救他人的劇情的今日,我們再不需要那種轟天動地、歇斯底里的英雄,排除萬難去助人,反而更真實真挈地在別人淡淡帶苦澀的生命裡,輕輕添上一點甜,就足夠了。

孩子的誠實更是這部戲最大的看頭及賣點。孩子真是這座城市最寶貴的禮物。劇中五個女孩的演繹,把觀眾的情感從電影的虛構世界拉出,重新感受這座城市的美好,原來香港仍然可以孕育出如此可愛美麗的小孩。劇中的盧嘉嘉一共大哭了兩次,一次是父母打架,她不肯上學,因為她要留在家裡保護他們;另一次是她畢業,她卻問校長她可否不要畢業。兩次我都一下子流下兩行淚。這扭曲的城市充斥競爭、充斥怪獸家長、充斥不像樣的教育制度、充斥一班教學機器、充斥一群把教學當財經的商業家,到底是甚麼讓我們忘記了小時候,最讓我們快樂的,是那一次班會旅行;是那次成功背熟九因歌,爸爸買給我們的數碼暴龍;是那一次我們拿著進步了的成績單,跑下校車,衝向父母的一剎那?

這些年香港電影彷彿都失去了這份誠實。我們太怕觀眾覺得悶,我們太怕觀眾覺得沒劇情,我們太怕收不到錢,當拍電影的第一步不是思考如何把電影如實地呈現,電影已經失去了意義。尤其在香港這個地方,我們不需要荷李活式製作,我們不需要翻天下海的動作及橋段,我們不需要讓人面壁思過的大道理,從《狂舞派》到《香港仔》,再到《N+N》及《點對點》,然後來到《五個小孩的校長》,我們大概可以總結出香港今天最需要的,是真誠的小故事與小人物,能夠以小見大,才更動人。當大雄這種小角色鼓起勇氣拯救靜香,比起超人拯救地球,來得更讓我們回味及動容。香港這樣多元化的地方,根本每個家庭、每幢大廈、每個小區,再回到每個人都是故事,香港有著這種獨特性。香港絕非一部獨立而生的電影,它靠著各類小故事小人物,組成了現在的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