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亞視執咗,本土崛起,100毛還剩甚麼?

2016/5/12 — 10:38

《萬千呃like賀台慶》直播截圖

《萬千呃like賀台慶》直播截圖

【文:浮城日誌】

對上一次100毛舉辦分奬典禮,不過是1月12日的事。

然而,世事如棋局局新,在這短短的4個月之間,香港社會稱不上翻天覆地,卻在電視頻道、本土思潮,這兩塊毛記電視賴以維生的板塊上,起了微妙的變化。

廣告

2月8日的旺角衝突後梁天琦急促冒起,在2月28日的新東立會補選中勇奪過6萬票,梁宣告建制、泛民、本土三分政壇的局面。香港社會普遍的本土意識高漲,財爺在Facebook上大讚香港隊作客卡塔爾,電影《十年》勇奪金像奬最佳電影,本地意識已由政壇直吹至體育、電影,迅速滲透至生活各個層面,連不理政事的港人亦避不開。在這樣一個情況下,毛記1月的分奬典禮大唱《真.香港地》,其實是極具前瞻性的,甚至可以說是推動了整股的本土思潮。

然而,時至5月的昨晚,如果還把「真香港人」的論述搬上台,就顯然走得不夠前了。

廣告

對於其他機構來說也許殺傷力不至於這麼大,最多跟着整股本土熱潮一起走,但對於打「創新」、「反斗」、「另類」的100毛來說,便再難以再在本土浪潮中,站在風口浪尖上。

毛記電視以「電視台」自居,存在本身,就是建立在對兩間免費電視【無線及(前)亞視】的戲仿上。1月的分奬典禮中,河國榮唱出《亞視永恒》,歌詞對亞視屹立不倒大肆嘲弄,引起網民極大迴響。「亞視永恆,執笠嘅係你」大快人心,因為當時很多年青人都期望着亞視熄機,讓路給有心有力、製作出一連串反映社會現實的劇集的香港電視。

隨着4月1日亞視壽終正寢,毛記電視隨即面對一大創作危機。構成毛記電視身分的兩大元素之一,「諷刺亞視」,正式被歷史洪流,正式吞沒。

一味死抽無線水

本土老調不能彈,亞視不能提,毛記在是次台慶中,便流露出一點江郎情盡的意味了。於是一整晚下來,便以「死抽無線水」作為主題。首先是大量邀請無線電視的前藝人,如夏雨、李司棋等重量級人馬、然後有抽鑰匙換名車、掟壽包、崔建芒擔任大會司儀、盤菜瑩子扮殭屍、歡樂今宵式踩鋼線……

然而在模仿無線節目的形式背後,毛記似乎沒有進一步深化,帶出特定的要旨。

整個戲仿似乎沒有投入甚麼毛記的創意,就一味只有「仿」。而且,當中的內容也是極不聚焦的。

一時利君牙以社會福利署「辦法總比困難多,我放棄咗,家人會好傷心」的廣告入詞,一時羅若off與一眾同學演出靈異短劇,諷刺社會時弊。其實,社署在學生自殺後播出這條的宣傳片段,被不少網民批評為十分涼薄,勉強向身陷低谷的人加油打氣,仿彿責難他們不夠努力似的,忽略了學生情緒問題背後千絲萬縷的社會、家庭等結構性因素。

毛記沒有針對廣告為人詬病的地方加以戲謔,反而彈彈結他、用輕鬆清新的曲風把廣告幾乎原原本本的唱出來,仿彿告知觀眾毛記認同政府廣告所言,更進一步用它來為大家加氣。對於以背負社會良心、反政府自居的毛記,此舉未免令人驚訝。

至於羅若off課室閙鬼的靈異短劇,反反覆覆把社會上大小的荒謬訴諸「閙鬼」,多看一兩格便令人生厭。當中諷刺「特事特辦」,特首女兒的行李在機場離境大堂「無故消失」,道是「機場好猛」,輕輕一抽,輕輕帶過,抽得不夠盡、不夠抵死好笑,令人連發笑都來不及,只是心中打了個剔號:哦,「特事特辦」這單料子,毛記在台慶有抽。

整個感覺是「應記一功」,而沒有叫人拍案叫絕。

視點轉移至「偽人」本身

本土說光,亞視執埋,毛記台慶的感動位已經所剩無幾。觀乎整晚歡呼聲最高的兩個環節,分別是盤菜瑩子飆高音和專家Dickson徵婚兩個環節上。

然而,就100 毛本身的設定來說,偽人的存在其實只是錦出添花。100毛是食腦型網上 / 實體雜誌,連同旗下的毛記電視,內容都以都以轉載網上貼文/貼圖,加上小編點評加工做膽。偽人的設立,本身只是「守尾門」。當一班觀眾厭倦了100毛,假若對黃慘盈或者東方昇有一絲留戀,即100毛專頁上的like,仍不會輕易被取消。

加上,100毛亦需要與網民有更好的互動與滲透,由一本雜誌的專頁,延伸至10數位不同性別、外貌和性格設定的偽人的專頁,由讀者按自己的身分認同選擇追踨 (如喜歡毒男的異性戀女性會讚好專家Dickson,鍾情日系美女會讚好盤菜瑩子),容讓讀者窺探偽人們的「日常生活」 (當然經過符合角色設定的精心設計),建立獨立於100毛、直接與眾偽人建立的情感聯繫。

這樣,100毛的雜誌便能更牢固地鎖住觀眾。同時,毛記電視亦需不同身分的偽人分工,代言客戶的產品。所以,偽人本身其實不是100毛、以至毛記電視的發展焦點,它的存在本身只是工具。

如今,台慶的亮點落在盤菜瑩子高音演唱「我聲帶真的受傷了」和專家Dickson「真Dick徵婚了」兩個環節上,兩個項目的諷刺成分少(當然盤菜的演唱也有映射內地的歌唱比賽一味鬥高音),偶像欣賞 (盤菜的美貌及 carry 全場的歌喉,Dickson忠於自己、不諱言自己是毒男的勇氣)的成分多。這反映了以諷刺時弊、惡搞網上潮流事物為主打的毛記,在做這兩件事情上的不成功,觀眾焦點遂退到至它的最後防線「偽人」一環上。如果連這條最後防線也守不住,將來毛記將靠甚麼挽留甚麼,值得毛記反思。

最like節目大奬-《星期三港案》

100毛作為一盤生意,它的利潤很大程度源自於「低成本」的營運模式。

100毛的專頁以轉載網上材料為主,再配以小編「毛毛」的旁述。由於毛毛的惡搞口吻不時抓緊目標顧客:35歲以下,剛踏進社會工作的年輕人的共鳴,如大量採用不想上班、收入少、沒有女朋友等題材,深受現實生活中鬱鬱不得志的「廢青」歡迎,以致很少人察覺,這些作品並不是由100毛原創。

店舖不進行自家生產,就得入貨。然而,100毛充分利用網上轉載免費的特點,把入貨的成本壓縮至近乎零。

扯遠一點,當網絡二十三條審議在即,100毛頻密發文反對,除了是捍衛言論自由,實則也是保護自己整套賴以維生的營商手段。100毛應是預計了這套無本生利、「盜取」他人作品稍作加工便出貨的牟利模式,早晚得為人詬病,所以不忘自製時事節目: 《星期三港案》。

當中有探討跨性別人士、視障人士、老友記等弱勢團體的專題,流露人文關懷與社會責任,希望在轉載內容的同時,亦有富深度的節目稍作平衡,令人想罵100毛抄襲,亦不能罵得太盡。

今次台慶最like節目大奬頒予《星期三港案》檔案,對於節目的質素筆者予以肯定,但一塊本用以緩衝批評的盾牌,竟然擔正成為最佳節目,背後是否隱含,100毛對抽水惡搞的節目 (如《人魚樂毛窮》)信心的動搖?轉載、抽水的經營模式到底可以持續多久,還是在社會對100毛的期望愈發提高之時,100毛應轉向更具俱議性、更富深度的批議節目? 這些都是未知之數。

總結

事實上,100毛作為一個以諷刺社會時弊牟利的商業機構,免不了消費各種的社會議題和政策倡議。推動了本土思潮,預言了亞視倒閉,100毛看似很有前瞻性、很成功,但背後其實是創作素材流失的嚴峻危機。

到底,100毛、毛記電視今後應該如何定位,是否應在各項議題上「永續式爭取」,一邊嬉笑怒罵抨擊攻權,一邊暗自希望,社會黑暗腐敗的局面停滯,好留它一絲生存空間呢?作為一本在社會腐敗不堪的情況下應運而生的讀物,這一點,值得各位深思。

 

作者簡介:浮城日誌: 在一個沒有根的都市,嘗試抓緊她的脈搏。本地記者團隊,實地採訪、議題探討。如對此文感興趣,歡迎讚好浮城日誌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