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零

陳零

新媒體《一點》作者。Medium:https://medium.com/@zzzerochan;歡迎聯絡:[email protected]

2018/12/28 - 18:29

京阪嚐啡第 3 回 — 鴨川の慢慢嘆

Photo by Andre Benz on Unsplash

Photo by Andre Benz on Unsplash

有人形容京都本身就是咖啡店的博物館。
我覺得是手沖咖啡店博物館更貼切。

明年今日

有讀過拙作〈直至消失天與地〉的諸位,都知道我那趟京阪嚐啡遊是 4 天內到過 17 間啡店。
如果時間夠多,腳力夠強,啡量夠大,那 4 天還可以到更多的啡店。
雖然啡店粗略可以分為傳統和新派,但到過的每間啡店,著實各有個性,總有讓你喜歡的元素,關鍵只在於深淺。

廣告

戀戀風塵

要數逗留最長時間的啡店,就非京都鴨川的 Cafe Zino 輕音樂と炭燒珈琲莫屬。
那種留,是不自覺的。離開時,還有點依戀呢。
店很閒逸的。甫進店,映入眼簾是兩張木檯,貼牆是梳化,靠倚著就會不想動,只想睡那種。
我們都愛坐吧檯,可以親近咖啡師,又可以浸浴在咖啡豆香中。
看著啡師沖泡咖啡,是一種享受;啡師那自然煥發的魅力,很令人迷戀。

近距離看著啡師沖泡咖啡,是一種享受。

近距離看著啡師沖泡咖啡,是一種享受。

如果像我這種遊魂類啡客,走進啡店,多半就只想著該點選甚麼啡。
坐到吧檯後,一般由啡人揀選所飲的啡(他選的比較啱飲,「啱飲」其實是啡界 jargon)。
在等啡的過程,啡人多半會作他的專業觀察,我多半會自顧亂看亂想,有時旁邊有其他啡客,就會偷聽他們說甚麼(儘管他們說日文),又或者看看啡店有甚麼古怪。

當我把視線焦點拉闊,才發現原來 Cafe Zino 有如一家黑膠唱片圖書館般,背靠吧檯的一排書櫃,幾乎就是放滿黑膠唱片;近店門還有一個人般大的擴音器,而在吧檯前,啡師神能得次先生(應該是老闆)會把正在播放的黑膠碟封面展示。

你看!這個黑膠店的收藏啊

你看!這個黑膠店的收藏啊

得次老闆只有自己一人,他沒笑,但卻總像在微笑般。
他還跟我們聊天,其實是啡人撩他的。他多半在第 8 句就會說自己也是啡師,那也是打開話匣子的妙法。得次老闆知道我們從香港去,還播了一隻歌詞有 Hong Kong 的日文歌,又告訴啡人不同啡豆的來源地、味道之類,還讓他聞啡豆。

於是,坐著坐著,就不想走了。
也因為,我瞄到有一對先生太太點了一碟有蛋的三文治(我很愛吃蛋的)。
在啡人沒有反對下,我們也點了三文治。
得次老闆每個步驟都很悠然自得般,蛋慢慢煎,包慢慢烘,啡慢慢煮。
慢慢來。
於是,那只不過是蛋、蕃茄和生菜,加入沙律醬的三文治,卻載滿很 human 的質感。也因此,非常 おいしい。
到今天,看著相片,還很記得那味道。
很美好。
美好,從來就來得純粹、簡單。

這個三文治真的非常 おいしい

這個三文治真的非常 おいしい

離去前,啡人向得次老闆「抄牌」,原來日本人比較流行用 Instagram 的。
到得次老闆的 Instagram 瀏覽,還會發現他拍攝鴨川的照片。
他應該也是一位攝影專家,但拍照的對話,就真的連 Google translator 也應付不來,而且我們也在店內繾绻多時,只好狠心話別。
至於我們所飲的啡,我的是炭燒 Americano,但忘了啡人的,他的應該是 blended 的,而且後來得次老闆還特別煮了一小杯另一隻豆讓他嚐味。

這趟嚐啡遊,經常旁觀到啡師間那份惺惺相惜的美意。
那畫面,就是美麗的。

這兩部相機,估計是古董吧

這兩部相機,估計是古董吧

讓你的離奇新鮮 留待我隨時發現

離開京都的第二天,到了金沢。
米老闆的引路下,也到過一間名曲と珈琲店 ぱるてぃーた(Paruthita)。這店也是做深烘炭燒咖啡的,而且就只有一款選擇。
就是深烘炭燒咖啡。

裝潢很歐式,在店內,會自然降低說話聲浪的。(網上圖片)

裝潢很歐式,在店內,會自然降低說話聲浪的。(網上圖片)

走進 ぱるてぃーた,你會以為自己是去聽 chamber music。
那歐式裝潢,覺得是要穿起禮服,有禮溫文地嚐那杯啡。
啡師應該也是店老闆,店似乎亦只他一人。
他只出現兩次,就是落單和埋單的時候。
其餘時間,他只站在一角沖咖啡,沖泡完,就在一個他看到你你看不到他的位置聽音樂。
我們進店時,他是在聽 Brahms 的 Violin Concerto。那 CD 的音質好到不得了,大概是用了非比尋常的擴音器吧。
他坐有背椅子,閉著眼聽,我總以為他大部分時間是睡著的。
叫落單,醒一次;叫埋單,又醒一次。
這才夠享受呀。

日本啡店,沒有一隻啡杯會叫你失望的。

日本啡店,沒有一隻啡杯會叫你失望的。

這兩家啡店的啡師,都把自己投進音樂世界,然後樂在其中,沖泡咖啡。
這種專,這種唯一,在日本很常見的。
一生就只專注一件小事,小至煮一種深烘炭燒咖啡,都窮一生做到最好。
香港,人人都是通才,甚麼都要識,要快要醒要叻。
會累嗎?

 

Cafe Zino
京都府京都市北区紫野西野町 9–1 山元マンション1F

Paruthita(ぱるてぃーた)
石川県金沢市広坂1–2–32 北山堂ビル地下

 

原文見於作者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