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到中年 該懂得享受世間的衰、微、孤、寂

2018/3/21 — 11:40

病了幾天,確實有種「還是身體健康重要啊」的老生常談體悟。在還算是可以承受的苦痛中,心靈像是被重灌了。當然不是經過三昧真火可以獲得火眼金睛之類的。(雖然我肌肉痠痛時確實想到三昧真火,在公園散步時肚子也突然痛到眼冒金星。)不可能因此獲得甚麼了不起的特異功能。很簡單的就是,有些不明所以的,偶爾會造成腦子打結卡住的bug,怎麼掃毒也掃不到,但就真是重灌就好了。

我接受了我已經34歲的事實,及,背後的意義。跟年輕時幻想的不同,我並未完成任何一項稱得上奇才的偉業。或許以後也完成不了。但我不那麼在乎了。就算,我的特別依舊只是普通的特別,夠不上特別的特別,那也是無妨。我曾經被部分人記得,但也會慢慢的被遺忘。這是無可避免的:人活於世,能被世人所遺忘,是何等的幸運。

我看見,曾經熟識的人們,曾經一起咒罵著鄙視著世俗陳規的人們,一個個變成年輕的自己討厭的樣子,一句句自己親口說出的批判,像被詛咒的模子,回過頭來鑄成了如今的模樣。而他們其實知道。也就因為知道,所以要更努力的用更主流的方式證明自己的成功,以此擋住千萬人的質疑。即使那千萬人並不在乎你,不愛你,也不會記得你。世上最在乎你的,永遠還是你自己。但你也沒那麼在乎自己。

廣告

我開始覺得,一個人如果不能接受自己業已中年,不再是少年,也不再是少女,那他注定是失敗的了。這表示,這些歲月只有帶走、沒有帶來真正值得自豪的東西。更糟糕的是,其實有,只是視而不見,放手讓它流掉。你所以為的,青春最可貴的物事,恰恰不是那些巨大的,而是那些細微的。

那些巨大的,怎麼說呢,宏圖偉業嗎,翱翔天際嗎,至為壯烈而燦爛的花火嗎,也就只是少年階段最單薄破爛的幻覺。人不需要比天還高的自尊,不需要跟同代跟世代進行一場無盡的追逐。你真的不需要渴求自己被人崇拜敬仰,並為此犧牲內心原有的一分一毫的柔軟善良。

廣告

你想要變好,那多麼正當。可這樣的好,應該會是個自給自足的美學系統,而不是透過誰的手誰的口,才能讓你暫且相信那樣的好確實的存在過。這樣說,好像是種自爽自溺的精神勝利。但所謂的好,不需要真有仇敵。人類的自我滿足,不需來自於貶低。系統的封閉,不是為了任意修改參數以為自己稱王,而是種拾回專注的技法。或者說,專注本身即是最大的獎賞。

專注才能讓自己消失。你絕大部分的苦痛,都來自於記得與被記得。葉子會枯萎,掉落,腐爛而化為塵土。那曾經讓你恐懼。你害怕一旦不再豐盛茂密,就一無所用而後不被喜愛。你渴求耀眼而巨大。必須醒目,除此以外不可能幸福。那麼,你飽嚐挫敗,誤以為那是養分。你很敏感的分辨誰比誰高級,而絲毫不察,那樣的標籤同時也貶低了自己。

你孤身一人而來,孤身一人而去。你不會被記得,記得的也會被忘記,沒忘的也不是你。儘管如此,你還是可以在人世品嘗到一些真實的滋味,那何等易得,又受何等輕蔑。人到中年,是該懂得享受世間的衰、微、孤、寂。也或者還能幸運的,保有孩童的好奇魔幻之眼。如果還要像少年時眼紅善妒,那又如何跟威武外裝裡頭的衰微自我相處。

你會認識一些新的人,跟他們走近,也跟一些往昔者疏遠。這都是無可避免的,即使,那樣的苦痛比肉體疾病更為煎熬。你沒甚麼變,在塵暴裡倖存下來。而有人,選擇了成為塵暴本身。你慢慢不識得他們,好像在某次的電雷過後,同樣的軀殼裡已經住著異星生物。有時你會依稀聽到,原本的他,在軀殼深處叫喊。你伸出手,碰觸到的只有冰冷的黏液。那麼也就只能,繼續抓著山壁,不被那塵暴拉下。你身邊的人越來越少,可幸的是,你也越來越明白,餘生所渴求的,其實早就太多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