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生怎可能日日是好日呢? —《日日是好日》的禪門智慧

2019/1/14 — 18:47

電影《日日是好日》劇照

電影《日日是好日》劇照

【文:愚者 @Orchid Pavilion.曲水流觴】

剛剛看完了電影《日日是好日》,改編自森下典子的《日日是好日 ─ 茶道帶來的十五種幸福》一書,「日日是好日」出自佛門一場禪門公案:

唐末時期有一位文偃禪師,某日問了一個問題:「十五日以前不問汝,十五日以後道將一句來。」(以前的事我不過問,用一句話來說說今日以後的日子。)然後禪師自己回答:「日日是好日。」

廣告

這便是「日日是好日」一語的由來。為何用一句說話形容今後日子,會是「日日是好日」呢?大家今日過活每日都總有不如意的事發生,總有倒霉的日子,這句話是怎生說法?特別是佛教的基本就是認為人生是苦,又怎會每一日都是好日呢?我們看看南宋慧開禪師一首廣為人知的禪詩:「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一年四季總有令人不喜的天氣,如春濕夏熱,秋燥冬寒,但慧開禪師看到的卻是春花秋月,夏風冬雪。這種選擇性觀賞正是由於心境平靜如水,看見不好卻不以為意,而只欣賞好的事物,所以只要沒有繁瑣之事(閒事)煩擾心頭,那一日就是好日。「日日是好日」背後正正是這個道理。

「日日是好日」感覺像是自欺欺人,故意看好不看憂,但其實不然,因為不是自主決定,而是自然而然地做了一個取捨,人當然還會遇到倒霉的事,只是不以為然而已,當倒霉的事完結以後,便不再牽掛,因此眼中看到的只會是良辰美景,而不是頹垣敗瓦。要做到這個境界,自然要有相應的修為,這便是電影中歸為「不能立即理解」的一類,而故事就是講主角典子如何透過茶道去領悟箇中道理。

廣告

故事開始時典子是一名平庸的大學生,既沒有一技之長,也沒有足以令自己勇往直前的明確目標,一次偶然機會下半推半就跟表姐美智子一起到了武田老師家中學習茶道。從茶道中典子學會了最重要的兩件事物:取物之法、感受身邊一切事物。武田老師一開始便提及:「負重若輕,負輕若重,乃是取物之道。」意思是取物之時,除了力度要恰如其分,意識也要時常留意手中之物,若果因為物件輕巧而大意,便很容易發出噪音甚至弄砸,若果因為物件太重而神色痛苦,看起來就不優雅。套回人生上,意思就是做事要恰如其分,不要太執著、過火,也不能太輕視。不過,恰如其分不是一件易事,也不知道怎樣才算是「恰如其分」。因此,必須感受身邊一切事物,因應身邊一切的變化,去作出適當的應對。學習茶道過程中,武田老師除了因應不同氣節配搭不同的茶、糕點,還會經常換牆上字畫以呼應當日的環境,例如下雨天就掛上寫有「聽雨」的字畫,典子翌日要面試,便掛上帶有必勝意味的達摩畫像。而典子久習茶道後,也開始起這種變化,如留意到冷水和熱水流動時聲音的不同。

然而,典子在學會了這兩件事後,卻仍未能領悟「日日是好日」的境界,直到父親離世,人生一下子陷入低谷,這才在茶道中領悟到「日日是好日」的心境,笑著向父親說謝、道別。這便是歸為「不能立即理解」的原因,這種境界上的跳躍除了是日常修為外,還需要一個機會去引發,這便是為何禪門多公案的原因。公案中禪師就是用不同的方法點撥弟子,從而令弟子覺悟。(最有名自然是「當頭捧喝」故事)領悟到「日日是好日」後並不是一勞永逸,若不持續精進修為,稍一不慎就會再次看到頹垣敗瓦。因此,電影中所有茶道中人都是一副謙遜的樣子,武田老師在「點茶」前,也會請一眾學生、後輩多加提點自己。而故事後期,她又提議典子、雪野(另一茶道學生)開班授徒,認為教授過程也會有新的體會。

《日日是好日》無疑是一部佳作,即便事先知道劇情,也無阻電影的可觀性,即使看過一次後,再次看也會有新的體會。就像電影中典子看費里尼作品一樣,第一次看時覺得不明所以,但經歷多了,每次看都淚流不止。

 

作者自我簡介:「Orchid Pavilion.曲水流觴」成員之一,既是書呆子,又是酒客。「Orchid Pavilion.曲水流觴」意在結合書與酒,以酒和文、以文會友,跟大家分享書與酒的世界。古云無詩酒不雅,無酒詩不神。若不擅文,也可濡染成;若不解飲,亦能歡意足!一觴一詠,暢敘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