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生有時係要鬥少遺憾

2017/10/1 — 19:06

法國學生參與公開考試(資料圖片)

法國學生參與公開考試(資料圖片)

囝囝喺學校最近調咗位,話說佢調咗去同上年考第一嗰位同學仔坐。

朋友話,正吖,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個仔呢期有運行啦,望都望佢同個又叻又乖嘅同學仔做friend啦。

咁就係行運?

廣告

尋晚,阿仔如常響度玩佢最愛嘅minecraft。我好奇望吓佢玩成點,點知,佢忽然同我講:「老豆,我唔係好開心。」

「唔開心?發生咗乜事呀仔?」

廣告

「我覺得,我搵唔到一樣嘢覺得自己好叻。」阿仔一臉悶氣。

「點解無啦啦咁講呢?」我問。

「我自從坐咗喺阿邊個隔離之後,我發覺佢真係好勁。讀書又考第一,彈琴又勁,跑步又快,就連玩minecraft都好勁。」阿仔說:「我都好想好似佢咁勁呀。」

我心裡面不自覺地諗:「衰仔,想勁你就俾心機讀書,俾心機練多啲啦。唔練,點會勁呀衰仔…」

這句說話我冇講出口,事關,當我細個嘅時候,我自己又何嘗唔係咁?好想勁過人,但又唔係好願意死練死谷。怕辛苦係其中一個原因;但更實在嘅理由,係自己心裡明白,資質有別,即使肯死操死練,你都其實贏唔到你想贏嘅人。你唔願意承認,個心裡面其實feel到自己與假想敵之間,在資質上嘅差距。而呢個,先至係男孩子心裡覺得不是味兒嘅原因。

所以,呢種感覺,其實我明白的。

後來我長大了,對人生嘅睇法亦都慢慢有改變。對於想「叻過人」嘅執著亦慢慢放低。讓我改變嘅,係有人問過我一個問題:「贏對你嚟講,意義到底係乜嘢?」我聽到呢個問題嘅年紀,大概係十六、七歲吧。被人問嘅一刻,感覺好震撼的:係喎,一直以嚟我淨係想贏,想叻過人,但我真係從來冇諗過,要為勝利賦予一個意義。我只係知道,贏嘅話,我好似feel good,好似威啲咁囉。但係,只係想「威」,層次好低吓喎…之後,我就好似對「贏」忽然冇咗執著了。

我嘅童年,係處於一個長期想贏,但又不斷地贏唔到嘅狀態。我諗返轉頭,其實有一大段日子,因為呢種狀態而讓我挺自卑的。長期自卑肯定係唔開心,托賴十六、七歲嘅時候忽然好似開竅一樣,唔再好似以前咁在乎輸贏,人生先有返多點陽光。當你睇住我呢一段文字嘅時候,你大概可能覺得我呢個諗法好冇志氣,不過咁喎,當我睇返,細個果陣我覺得「輸咗」俾佢哋嗰啲同學仔、朋友仔呀,依家大個咗有啲咩成就、有啲咩嘅人生嗰陣,我反而發覺,自己又唔見得差過佢地喎…甚至我覺得,其實好似仲好過佢地添。

自從開始「冇志氣」之後,我就成為咗「中庸」嘅信徒。總之,凡事都係夠過骨就算。如果六十分合格,攞一百分對我嚟講,變得毫無意義。但六十分是我底線,我還是會花點力氣,讓自己能平平安安在六十分樓上過活。然而人生的戰役有好多場,你有冇本事場場都aim for一百分?細細個你以為有,但實情係,頭幾場你攞足一百,代價係之後有幾場你要捧蛋。十次一百分,都不能彌補其中一次攞零蛋。反而真正贏嘅人,可能一次一百分都冇,但勝在舖舖都攞六、七十分。OK,not brilliant,但係平平穩穩,而最重要嘅,係佢嘅人生,冇乜大嘅遺憾。

人生有時都唔係要鬥叻鬥勁鬥多achievement,反而係鬥少遺憾…如果你堅持人生係要「鬥」的話。

我望住阿仔,總會望到自己從前的影子。贏同輸嘅標準,隨著年紀增加,會不斷改變。我要去到十六、七歲,先忽然有點頓悟,希望你會比我早一啲領會得到吧。

又咁講,大家有冇發覺,細細個贏到開巷嗰批,大個咗,好多都瀨瀨哋嘢?

祝大家有個愉快嘅週末。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