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生的循環

2016/8/19 — 8:04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1983年的暑假,我當時六歲多。到了那時候,我的媽媽與爸爸已離了婚(他們後來又再與對方結婚、然後又再離婚),媽媽與我在香港生活,爸爸就去了墨爾本工作。在那時,其實我已好幾年沒有見過爸爸,因為就算他與媽媽未離婚時都已經在東南亞各地工作,根本沒有機會見他。但到了1983年暑假,媽媽與爸爸都覺得我已夠「大個仔」,可以自己去探望爸爸了。

就此,我就在香港自己搭飛機(當然上、落機都有航空公司地勤姐姐帶上帶落,正!)去墨爾本了。媽媽知道我的英文是「有限公司」,擔心我在澳洲落機而未過關見爸爸前與地勤、入境人員溝通不到,所以就教了我三句話。當中頭兩句是 "How are you"、"I am fine thank you",但用得最多的其實是第三句,就是 "Sorry, I don't understand English"。

到了順利過關後,我見到爸爸,就立即給他一個很大的擁抱。他有笑,但又好像有點不知所措。縱使如此,那個暑假尚算愉快,既與爸爸的女朋友關係還算可以(她企圖拿生果刀刺我是1984年暑假的事了),而我其實有不少時間都是住在爸爸一戶朋友的家、與他們兩個小孩玩得很開心。

廣告

三十三年後的2016年,我今天四十歲了,又再次自己一個搭飛機去墨爾本。今次接我機的是我的兒子;他與太太今年暑假大部份時候都在澳洲探外家,我現在才去與他們會合。剛好,兒子今年正是六歲多,即我在1983年第一次來墨爾本的年紀。他甚至是與我當年一樣,都是第一次來墨爾本。

時光飛逝,當年是兒子的我,現在已是父親了。當年是我在墨爾本擁抱爸爸,現在是兒子在墨爾本擁抱我了。事情的重複、角色的轉換,這就是人生的循環吧。

廣告

***
後記:今日是小弟四十歲生日,希望大家能送份「大禮」給我。上個月底,我得到一個機會去希臘Lesbos島,當中去了一個名為 Lighthouse Relief的非政府團體。他們專接濟剛剛從土耳其以海路到達島上的難民(難民源自敘利亞、阿富汗、伊朗、土耳其等地方),在他們被接去難民營前讓他們能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下安頓、休息一下及得到一些基本物資。他們的大本營是靠來自世界各地的義工幫手,物資亦是靠外界捐獻的。

他們更會把難民上岸後遺留下來的東西(例如用薄如咭紙的橡膠做的小艇)循環再用,變成物資或手工品。以下照片是一條我自己親手以上述橡膠布做的手帶。我希望大家能捐贈給Lighthouse Relief,當做送生日禮物給我。他們的捐款網址是:
http://www.lighthouserelief.org/donations/

謝謝大家!

 

 

***
* 註:以上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F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