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天玩 Pokemon GO 玩傻的心情,我懂的

2016/8/2 — 11:32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看見滿街市民在玩Pokemon GO,大多心神恍惚沉迷捉精靈,然後會用來格鬥,朋友說有點像我們以前打金絲貓。我沒有加入,是自己知自己事,太容易玩物喪智不能自拔。四十年前孩童時沉迷打金絲貓,這種實體精靈可以購買,也可以上山捕捉,要造葉屋給竹牠們居住,要餵昆蟲給牠們進食,要訓練,要改名字,要約其他金絲貓打架。後來1993年二十多歲再沉迷過,到2008年四十歲沉迷最後一次,然後年紀大了,不想再殺害昆蟲餵食,從此退出江湖,實體和虛擬都不再參與。

 

金絲貓GO

廣告

年少時嚐過不少玩意,最叫我沉迷的就是金絲貓。客家人俗稱豹虎,被分類為蜘蛛系的蠅虎科(Salticidae)中的細齒方胸蛛。本地蜘蛛研究專家詹肇泰說過:「本港金絲貓的豐富度,可媲美歐洲一個國家、美國一個州或國家一個省,顯示香港擁有適合金絲貓的生態環境。」金絲貓不會像蜘蛛般結網,但跳躍力強勁,兇猛好鬥,愛棲身於山邊溪旁的樹叢中,專吃金甲蟲、山蚊、小蜘蛛、小毛蟲、小蜘蛛、小飛蛾和小蝴蝶,甚至較弱小的同類如金花仔。

 年近四十的朋友該有印象,我們小時住在的公共屋邨,幾乎必定有一位「貓佬」,他們很神秘,不像一般士多伙計或豬肉檔老闆每天出現,每年只在十月尾至翌年清明才神秘現身。他們會蹲坐在屋邨角落,放著一個方型的發泡膠盒,在內大概有八至十個小膠袋,每個膠袋二至三十個由蘆兜葉做的小葉籠,上面有一塊紙牌寫着:「金花仔」五角、「孫悟空」一元八角、「黃飛鴻」二元、「紅孩兒」二元五角、「中巨黃飛鴻」三元、「超巨黃飛鴻」四元,最頂級的叫「皇上皇」大概要五至六元了。

廣告

 四十年前二角可以買條雪條,三角可以買支維他奶。明碼實價以外,貓佬也喜歡在一個大膠袋中放著幾十個葉籠,只要付三角錢,我們就可以玩「抽籤」,在膠袋隨意抽取葉籠,籠內可以是金花仔,可以體型較大的孫悟空,更大可能是一個空籠。每天放學時,便會有大班細路踎圍著貓佬玩抽籤,大家一起抽呀抽,我們會邊抽邊互相商量:「呢個冇啦,呢個咁重一定有料到。」也有時,我們沒零用錢,乘貓佬忙著收錢,一邊跟他傾偈分散他注意力,一邊伸小手人多博大霧「偷籠」。把貓帶回學校,跟同學們較勁,有時候忍不住在課堂中拿出來觀看,金絲貓有時胡亂跳動,老師稍為察覺有異樣查問,立刻要裝作沒事發生,然後眼看著金絲貓總會跳得更遠,直到跳女同學的白襪上,她一邊大叫一邊把牠踏死,東窗事發的後果是記缺點一個。

 我們會做奴隸獸給貓佬買煙買汽水,因為 我們知道,貓佬除了皇上皇外,還一定會有自己的珍藏不讓我們看,要很高的價錢才出售。我還很清楚記得那畫面,有天貓佬心情特別好,從他的暗格中,拿取一隻非常鉅大的金絲貓葉籠,葉籠打開,一隻比皇上皇巨大得多的金絲貓現身,我們都嚇得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只見牠輕微轉身,仰頭看看我們,非常氣定神閒。所謂鉅大,其實也大不過一塊腳趾甲般大小,但在我們眼中,牠就是一艘天下無敵的航空武艦,售價要三十元,應該是一般市民整天工資。當年我曾經很認真的考慮過,如果貓佬看上我的妹妹,我會心甘情願拐劫她來跟他交換這頭大貓。

 我在農村長大,對昆蟲動物有著既無聊又非比尋常的感應,金絲貓在手上跳兩圈,就可以叛斷牠的能打程度。新捉或新買的金絲貓會很易慌張,甫見光會亂跳亂竄,很容易捐進窿窿隙隙便跑掉了,但只要把牠養熟了便會安定下來。未必像狗一樣認人,但牠們很快會只知道被養,把牠弄出來在手指手掌跳躍,會愈跳愈有規律,甚至在你的手指頭跟你對望,然後把牠引回葉籠,牠又會乖乖自己跳回家,比一般昆蟲和蜘蛛容易養熟,有靈性。

 養貓最終要用來打架的,孩子們把牠們養著,袋在校褸的口袋,小息或放學後,便會神氣的說:「拿你最好打的來打!」為了令自己的貓好打,孩子們會各自發明自己的獨門方法:讓牠狂跳、飲葡萄適、沖熱水涼、餵人奶,最流行的說法的,是餵牠們喝薑汁,這些這些,其實都是夾生整死牠們的好方法。 要打贏,要靠選貓眼光,頭要大要方,八肢強壯,走路姿勢要直要有勁力。事實也要贏千擔萬擔心機,要每天給牠跑步練氣(在手指上跳來跳去),要給曬太陽(牠們愛乾爽),每兩三天要給牠食物 (各類細小昆蟲),最好給牠喝蒸餾水(自來水太重氯氣),要每給牠每天大便(牠們不喜歡在自己的居所瀨屎),養金絲貓其實比起養頭貓狗的功夫差不了多少。

 小學時其實沒很認真玩,真正講究是在一九九四年。剛加入《東TOUCH》工作,在九龍灣上班,竟然讓我在牛頭角下邨發現了有人賣金絲貓。那時已經沒有太多小孩玩貓了,興致勃勃的,反而都是像我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那時每天同事去吃飯,我便會獨個兒跑到下邨跟人鬥貓,當年有一隻紅撲(紅色金絲貓)叫「翠河」(當年馬王名稱),幾乎橫掃牛頭角,可惜他很短命,沒到十一月便因為吃錯一頭生蟲蒼蠅中毒死亡。後來我用了四十塊錢,買了頭很灰暗的黑撲(黑色金絲貓),牠身上的金絲很不起眼,單憑外形實在不吸引,但我看中牠的前臂異常壯大,腹部肌肉很結實,經我訓練兩星期後,牠更強壯也漂亮多了。打後牠每戰必勝,有貓友說牠打架時好像會功夫,於是替他改了名叫李小龍。小龍之出現,我們都同意即使翠河在生,也未必是牠的對手。

 後來有人看我不順眼,斥重資二百大元買了頭比小龍還巨型的「大黑」向我宣戰。我知道這是場超級硬仗,心情之忐忑比現在趕送子女入名校的家長不遑多讓,於是我每天跟小龍訓話,給牠觀看大量功夫電影,每天在屋邨附近利用得力素檸檬糖引螞蟻給牠吃,用心之良苦,幾乎可以考狀元。一星期後,整個牛頭角區都充滿肅殺氣氛,大戰當日有十多人圍觀,當中不乏紋身大漢社團大佬,我估計當日牛頭角區所有賣淫和白粉交易都暫停,全牛頭角的重量級人物都前來觀賞這場世紀大戰。對手非常鉅大強勁,我極力安撫小龍的心情,貓主雙方的神色比考大學入學試或比擺大壽更凝重。

結果戰事果然劇烈無比,兩頭巨型黑貓互相極力推撞,雙方前臂緊鎖著對方,扭作一團在比拚臂力牙力。金絲貓打鬥通常幾十秒至兩三分鐘了事,這回卻史無前例地打了超過十分鐘,兩者都非常強勒,最後結果小龍勝出,把大黑打個落荒而逃,而大黑的貓主幾乎流出兩行眼淚。如果有人問我三十歲前最快樂的時光,我會說,是小龍成為真正牛頭角武狀元那天。(成文於2008年)

 沒想到,人生最快樂還有第二天。2008年,偶然再遇上金絲貓,在慈雲山買了十多頭金絲貓,其中一隻粗肢黑頭像極1993年那頭小龍,我知道牠會非常厲害,四十歲人還夾硬叫牠小龍二世。如前般荒廢工作,用二十年前的方法訓練了牠們兩個星期,給牠餵吃小蟋蟀和黑螞蟻,讓牠們壯碩得無以復加。然後在12月22日早上,太記得因為當晚要到冰島出差,連行季也沒執拾好,便聯同老朋友帶同攝影機,到慈雲山約戰那些既有爛仔、也有律師和醫生等貓主們,進行金絲貓大戰。過程不多說了,小龍二世果然以驚人戰力,把比自己巨大的對手打得落荒而逃,連勝兩場重要戰役,讓我懷著無比興奮的心情前往冰島工作。今天玩Pokemon GO玩傻的心情,我懂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