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年我去過的威士忌展 (上)

2017/12/22 — 18:23

上年Whisky Live登陸香港,坊間評價不一,有些人批評場地太小,供應的礦泉水有陣異味,參展的酒商不太吸引,要到VIP區才喝到珍品,熟口熟面的行貨威士忌,已不能滿足一眾威士忌之友們。

個人覺得,畢竟上年是第一次,總會有很多需要改善的地方,今年再接再勵,Whisky Live 2017香港站,移師至面績更大的九展,未聞其有甚麼地方已改善,卻撞正颱風襲港而被逼改期。

廣告

只是延遲一個星期,足以令到主辦單位陣腳大亂,始終改期是涉及很多參展商、參加者,因活動而改期要取消參展/行程,奈何天有不測之風雲,人不能勝天,只能接受現實。

廣告

與上年一樣,只舉辦一天,仍然未能與外地的Whisky Live,一連兩天,甚至三天看齊。

因颱風而延期的關係,東京著名威士忌酒吧The Mash Tun,被逼取消參展,絕對是一大損失,月前我在東京,特意拜訪這間酒吧,坐擁數之不盡的珍藏,兼有屬於自己的獨家威士忌,是威士忌之友必去的地方。

不過,同樣來自日本的日本的信濃屋,在場內極受大眾歡迎,陳列各款坊間罕見的威士忌,最重要的,好些是免費試飲。每一瓶皆可以整瓶買,零售價亦很便宜。(在香港的100%烈酒稅之下)舉個例,信濃屋 X Kilchoman的雪莉Single Cask威士忌,我在東京買,價錢大約一萬一千日元,在會場買,都是八百元左右而已。

難怪有朋友對我說:(信濃屋今次真係賣大包。)

經過至醇酒庫的攤位,怎能不留下一點空間,來迎接SMWS,人稱協會威士忌呢?Club  Qing就有不少The Mash Tun威士忌,可供威友們品嚐。

耳熟能詳的大牌子,例如麥卡倫,格蘭傑,今次它們的代理並沒有參加這次盛會。而與格蘭傑同屬LVMH的Ardbeg,就由香港Ardbeg大使館,本地最佳威士忌酒吧之一 - Ginger,肩負起推廣的重任。你在此可試到行貨沒有的Ardbeg,例如今年推出的Kelpie,與及往年推出過的特別版。同場其他威士忌選擇甚多,尤其是獨立裝瓶廠出品,當日所見有不少Whisky Agency, Whisky Base等獨立裝瓶廠牌的威士忌。全憑Ginger幾位年青人,專程在世界各地,搜羅不少好貨色回來,自己酒吧自己搞,如果一味旨意香港的行貨代理商,是難以打出個名堂的。(有關這個問題,容後再談)

踏進VIP區,置地廣場的Whisky Library、Drink More HK、Safe Bubbles等大戶,陳列不少珍品,花多眼亂得你不知怎去下手。單是Safe Bubbles東方命系列,Whisky Library的一眾老威,你應該難以招駕吧,只在乎你有幾多財力,與肺部有幾大容量去應戰。

環境與上年相比,可說是差天共地,上年逼到屎忽撞棍,今年就顯得非常闊落,或者與因颱風而延期,導致不少威友未能抽空出席,變相人流減少,才出現這種場面吧。

Whisky Magazine Hong Kong仝人,已經用心去做到這一場活動,畢竟在香港這個高烈酒稅的地方,想辦一場有聲有色的威士忌展,殊不容易。雖身處此荒漠,仍然有不少有心人,盡心盡力去推廣威士忌文化,值得我們掌聲鼓勵。

一日不減烈酒稅,威士忌之路,在香港始終難行。100%的數字間接令到水貨盛行,個個都走去鄰近地區日威夜威,促進別人地方的經濟繁榮,正如這個問題,或者會嚇窒不少外地酒商,打進香港市場的念頭,說到尾,豈不是我們的特衰政府一手造成?

待續。

作者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