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的妻子躺在病床上,已經有十年之久...

2015/10/1 — 11:36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他的妻子躺在病床上,已經有十年之久。她是一位已經氣切的植物人,目前只能仰賴醫療維生,必須要有看護全天照顧。

「有恢復的可能性嗎?」我問他。

「如果有奇蹟,或許可以。」他說。「在這段過程中,我已經花了將近一千萬,把房子賣掉,外面也還有欠債。」

廣告

我注意到他的言詞裡,很少出現「我為了她」這四個字。

「你覺得你甘心做這些事情嗎?」我問。

廣告

「怎麼說?」他說,「三十幾年的夫妻一場,這是我應該做的。她為這個家付出二十年,如果我講『為了她』,我一定會有怨。所以我都認為,我是為了這個家。」

「你的孩子應該都成年了,他們沒辦法幫忙嗎?」我問。

「他們現在都有自己的家,也有自己的孩子,我不能要求他們幫忙,這是我的感情、我的人生,我自己處理就好。」他偷偷的擦拭了眼角的淚水。

「你有想過放棄嗎?」我問。「這十年,你在想什麼?」

「我確實有想過。」他停頓了一下,「可是我覺得這是我的感情,我不能放棄。我放棄她,就是把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塊連根拔除,我做不到。我知道她不會好了,可是她聽得見我在說什麼。我把工作辭掉,每天都去看她,在她耳邊講話,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跟她說一遍,要她放心。」

「除了你以外,沒有人可以幫忙嗎?」我遞了一張衛生紙給他。

「我媽因為身體不好,現在也住在療養院了,不過因為我弟弟還有能力,主要都是他在負責任。他希望我好好照顧老婆,不要再分心。」他自嘲的笑了,「他應該是怕我身體垮掉吧。」

「那麼,你身體會垮掉嗎?」我看著他的眼睛。

「不會啦!」他很爽朗的說,「雖然我有高血壓與糖尿病,但是都有吃藥控制。況且我在飲食上很清淡,也不喝酒,應該沒問題的。」

我拍拍他的肩膀,「在這個世道,我真的很敬佩你。」

「小老弟,沒什麼好敬佩的。」他說,「感情是經歷過才有的,不是說說就有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