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令人生畏的教授

2015/11/13 — 21:08

John Kleiner(youtube片段截圖)

John Kleiner(youtube片段截圖)

阿樂在威廉姆斯學院的第一個學期還有一個月便完結,轉眼就過了三個月,對於他不在家裏,我們倆老也適應得很快,也許是由於他經常以各種方式(電話、手機短訊、臉書短訊、Skype)和我們保持聯繫,令我們不那麼覺得他在幾千里以外的地方。他當然不會甚麼也鉅細無遺地報告,只是揀些有趣和我們會關心的簡略講講,但做父母的已心滿意足了。

他有幾次提到一位教授,令我印象頗深,就是教但丁專題討論的英文系教授 John Kleiner。阿樂曾經用 'intimidating' 和 'formidable' 這兩個字來形容 Kleiner,說全班同學都不大敢隨便在他課堂上主動表達意見或回答問題,更害怕的是被 Kleiner 指名道姓提問。難道是因為這位教授特別兇?我看過 Kleiner 的 TED talk,只見他溫文儒雅,說話不徐不疾,卻又不會令觀眾覺得沉悶,怎看也不像是位「惡教授」。

廣告

據阿樂解釋,開學不久 Kleiner 便已在課堂上充分顯示出他學識非常豐富,而且頭腦靈活,反應快捷,對學生要求極高,於是全班同學對他敬之餘、還生畏 --- 佩服教授的學識,很想向他學習,卻又同時不想他對自己有負面印象甚至是偏低的評價。不過,阿樂和他的同學在上 Kleiner 的課時並非一片沉默;他們只是不敢隨便發言,但在十分肯定自己的看法是對的(或至少 make sense)時,自然不會放過 impress 這位教授的機會。

Kleiner 本科畢業於安默斯特學院 (Amherst College),主修的不是文學,而是雙主修宗教研究和物理學(頗奇怪的組合)!他接著到康奈爾大學讀研究院,讀的仍然是物理學,但只拿了個 M.S. 便「轉行」讀文學,走到史丹福讀,先拿了個比較文學的 M.A. 「打底」,然後才讀 Ph.D. ,在文學研究方面可以說是「半途出家」。

廣告

看著 Kleiner 這麼有趣的背景,不難想像他是一位與眾不同的人物;能夠成為這樣的一位教授的學生,是福氣。當然,不是所有學生都會覺得 Kleiner 教授 intimidating 和 formidable,因為不是所有學生都「識貨」兼認真學習。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