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約遊記】 邊境

2017/3/29 — 16:28

旅程到了一半,要由耶路撒冷出發前往約旦。由北部入境到首都安曼,經死海落南部佩特拉及沙漠華地倫,再出境返回以色列。從規劃行程的角度來說,陸路過境有很多未知因素,自己也不記得為甚麼當初沒有索性買機票。回想過來能夠順利過境實在很幸運。

以色列與約旦接壤有三個邊境關卡,北部、中部、南部各有一個。中部的 Allenby/King Hussein Bridge 距離耶路撒冷和安曼最近,不過大使館網頁稱使用該關卡需要預約簽證(儘管香港入境約旦是免簽證),加上該處交通資訊不太豐富,不想冒險便選擇經北部出境。在耶路撒冷的巴士總站,乘搭 Egg Bus 到 Be’it Shan 要差不多兩小時,出發前還要先購買回程北上的巴士票(Egg Bus 網上預訂全是希伯來文)。下車的總站只是沙塵混混的小路上,要到關卡還要到對面轉乘一趟巴士(16號)。儘管特拉維夫和耶路撒冷城內英文隨處可見,到了邊境的巴士站只得看不懂的希伯來文,可幸我們搭上三小時一班的巴士,否則便要捱海鮮價的士前往十五分鐘車程的邊關。

廣告

陸路邊關沒有很多人,排隊等候的不是自駕遊就是旅行團包車。付離境稅(每人港幣$220元) 、安檢、通關以後要乘指定的過境巴士,才載到約旦關卡,同樣流程再次重覆。連同等候時間,差不多在兩地關卡逗留個多小時。另一個北部過境的缺點,是約旦關卡沒有公共交通,要乘的士才能到安曼。幸好等候過關的時候,遇上一對大陸夫婦,本著同胞友好互助的精神,我們一起分租的士到安曼。漫長兩個小時多的車程,得悉他們生下孩子後第一次旅遊,跟我們反方向繞了約旦和以色列一圈,談到香港和大陸,她劈頭就問「你們在香港是不是很討厭大陸人」,我們無語對視,想著甚麼的答案才可以解釋香港的情況。

一河之隔,公路的景觀已經可以分辨兩個國家的差別。往安曼全是穿插鄉村的道路,沒有高速公路,塵土飛揚,司機還要強行駛出車路避開每隔幾百米的緩衝坡,一路上也睡不上好覺。到安曼城周邊,只見車駛得越來越慢,交通越來越擠塞,越過山坡,依山而建的城市進入眼簾。安曼連綿山坡而不見盡頭,最初依七個山丘而建,現在已擴展至19座山。市中心位於山谷之中,的士緩緩駛進這個首都的正中心,日落之前,我們終於抵達旅館。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