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伊波拉:我們接近終點了嗎?

2015/8/23 — 16:59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去年前往西非的伊波拉治療項目。
相:無國界醫生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去年前往西非的伊波拉治療項目。
相:無國界醫生

【文: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

遏止史上最大規模的伊波拉疫症,是一場馬拉松,絕非短跑賽事。一年前我抵達西非,發現病毒正肆虐整個地區。儘管受疫情影響的國家和少數幾個救援組織在拼命奮力對抗這無情而肉眼看不見的敵人,病毒仍繼續破壞了許許多多的家庭,讓社會分崩離析。

三個月後我重返利比里亞、幾內亞與塞拉利昂,每周仍有數以百計的人染病,而且完全無法找出他們如何受感染、他們曾接觸過誰,以及可能已經把病毒傳染了給誰。但國際支援終於開始大量湧入,實驗性治療與疫苗臨床試驗的籌備工作也在同時進行。

廣告

上周我回到這個地區,為我們走過的漫漫長路鬆了口氣。雖然仍有一段路在眼前,但今天我們總叫有一個共同方法,可以令這場疫症終結。

數月以來,每周都有20至30宗伊波拉新案例。上周只有3個。現在能夠更快且更有效的調查新感染個案傳播鏈,我們也可追蹤病毒在社群中的擴散路徑。受影響的國家當局都展現強勢領導,並堅持誓要遏止此疫症的勢頭。

廣告

雖然我們都渴望終點就在眼前,但此疫症唯一能預測的,就是它的無法預料。此疫症雖時有興衰,但往往當我們看到疫症快要在某地區被撲滅時,一個遺漏的病人或一次不安全的喪葬,又讓疫症再次復燃。

但目前為止最鼓勵人心的是,10 天前,在幾內亞測試的一種伊波拉疫苗的期中報告發表了,而且測試結果十分令人可喜。雖然僅靠VSV疫苗不能終結疫症爆發,我們仍希望它可成為另一個工具,最終能幫助遏止病毒的傳播。

縱使我們從未如此刻一樣充滿希望,我們卻很害怕會鬆懈警戒,那管只是一秒間。我們的目標是連續 42 天零個案──即病毒潛伏期的兩倍時間,該國家或地區才能宣告伊波拉疫症結束。

為了跨越這條終點線,毅力──甚或是堅執──是必要的,要持續徹底追蹤每一個接觸過伊波拉病人的人,及早確診並治療新感染者,和確保實施安全喪葬。

成功抗疫的終極關鍵,是增加當地人的信任與信心。我們在幾內亞福雷卡里亞(Forécaria)的健康訊息宣傳隊伍告訴我,自伊波拉疫情於夏天再次復燃,他們如何每天挨家逐戶地向每個家庭解釋病毒如何傳播、有哪些感染症狀、有人生病該如何做,以及如何安全地照顧他們。

疫情已發生了這麼久,但隊伍從村民那裡仍會聽到或會叫人驚訝的故事,包括:懷疑論者認為伊波拉是否真正存在,有傳言認為疫症是由穿著太空衣的外國人傳播,或有人認為該病可用傳統藥物醫治。但透過人與人之間花時間傾聽並回應的方式,已證明是有效的。

實情是,伊波拉的影響會比我們能夠想像的更深遠。幾內亞、利比里亞與塞拉利昂的醫療系統本來已經脆弱,疫症爆發使它備受破壞,數百醫療人員慘死。與此同時,伊波拉倖存者需要我們持續支援。對抗病毒只是他們要跨越的第一個障礙,隨之而來的還有我們尚未完全理解的併發症,以及社會對倖存者的歧視的問題。

在塞拉利昂,10個人中有4個人有認識的人是死於伊波拉、被確診感染而要隔離,或染病後已康復過來。這些受疫情影響的國家正處於哀戚之中,但仍持續展現出非凡的勇氣與決心。

伊波拉可能已不再是新聞頭條,卻還未遠離。我們不知道離終點還有多遠,但我們知道要去到終點,參與抗疫的各方──包括國家的與國際的──都必須投入他們所有的力量來維持這勢頭。而透過在感染國家內加速新疫苗的使用,我們將能協助打破傳播鏈,並保護前線救援人員。

我們的救援隊自疫情一開始已站在前線。就像長跑跑手一樣,我們將會堅持到終點。

(本文英文版最先刊於《時代》雜誌網站Time.com)

雖然新增感染個案持續減少,疫苗測試結果亦令人滿意,但伊波拉疫情尚未結束,國際社會不應掉以輕心。
相:無國界醫生

雖然新增感染個案持續減少,疫苗測試結果亦令人滿意,但伊波拉疫情尚未結束,國際社會不應掉以輕心。
相:無國界醫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