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們不是怪獸

2015/10/8 — 10:09

我從上年九月起開始寫作。那是適逢佔領運動開始,每天都心緒不寧;發覺原來寫字能保持心理平衡。我是個寫作新手,沒有文學與傳媒的底子;既不會咬文嚼字,也不懂計算如何策劃一篇人人讚好的文章,通常只是想到甚麼便寫甚麼。所以每讀到前輩與其他博客按他們的專長寫的文章時都獲益良多,發現原來文字創作可以這麼多樣化。幾個月下來,從起初十分在意讀者反應,希望投其所好,到慢慢學會視寫作為一個自我反省的體驗。每次下筆前我都會先問自己,身為香港人、身為女性、身為老師,該如何看待不同的事情。

我多寫教育,因為那是我的專業,亦是我最在意的事。幸運地,我能夠通過文章跟素未謀面的新手父母們聯繫;從他們的分享裏,我偶爾會讀到他們對教養孩子的徬徨與恐懼。不只讀者們,其實我在日常與為人父母的朋友們交談中,聽得最多的是:「我不想成為怪獸。」

為孩子報考數間幼稚園或小學,家長會先自嘲:「我深知到這樣很怪獸,但也沒辦法。」

廣告

有爸爸詢問音樂教育的意見時會跟我說:「我和太太只想兒子享受音樂,我們不是怪獸,他不考級也沒問題的。」

就連孩子不吃菜,也會有媽媽說:「我不知怎辦,強逼他吃,好像有點怪獸。」

廣告

自從「怪獸家長」這詞出籠,便成為了很多家長的頭盔與金剛箍。在這個流行動不動就批判的社會,父母每下一個決定前,都好像要先用這把「怪獸尺」量度一下。這樣一定很累人吧?

我一向與家長關係良好,很少碰上傳說中的那些怪獸家長。我深信無論父母下甚麼決定,即使結果未符預期,動機都是為孩子好。每個孩子的需要都不同,身為旁觀者憑什麼去批評人家做得太多或太少呢?再者,還是頭一次當父母者面對著天天都耍新花樣的孩子,錯下決定又有何出奇?畢竟都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啊!所以近日讀到墳總在他專頁的分享,十分有共鳴。為人師表,職責不止於教導學生,我們也有教育家長的責任。家長與老師原本就應該站在同一陣線;深化矛盾,最後只會苦了孩子。

有家長認為一星期上十個課外活動是沒問題的,孩子也主動配合;如果此舉與別人的家教與價值觀相符,我哪有資格說他們是「怪獸家長」?可是如果這一套有違你和孩子的意願和價值觀,就不要去羨慕人家孩子百般武藝。但這也不代表我們要標奇立異反傳統,重點是去尋找自家的教養方法。孩子的壓力通常都來自父母與老師不設實際與搖擺不定的期望。埋怨教育政策朝令夕改的同時,請也撫心自問,我們對孩子的期望又是否從一而終呢?

家長也需要培養自信、相信自己的判斷;隨波逐流的人最可憐,因為他們大半生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跟隨那些被標籤為「怪獸」的行徑,其實沒所謂,但父母要知道自己為何要跟或為何不跟。要是身為師長的只懂不斷在社會壓力特定的框框下教育孩子,孩子長大了只會成為一個人云亦云、不願冒險的庸人。父母在教養上有自信,孩子會自然模仿。人人都說訓練自信很空泛,其實孩子天天都在看。說到底,孩子長大後做甚麼其實並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他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社會已經充斥著太多窮一生去為別人眼光而活的人,他們不是很成功、不是很富有也不特別快樂;別讓孩子走這一條路。

所以我希望父母知道的第一件事是「你們不是怪獸」。教育孩子本身已經是一件複雜的事情,如果還要天天背負著「怪獸不怪獸」的枷鎖、小心翼翼,與孩子的溝通又怎可能會流暢?如果父母都能先將那把膚淺的怪獸尺丟掉,一切可能會更清晰。

最後分享一個小故事。有位兒子為爸爸辦喪禮,前來致哀的長輩竟然對喪禮諸多挑剔,在兒子面前細數辦得不夠好的地方,更指他不孝。兒子怒了:「你們憑什麼?每個人一生就只會經歷一次喪父,既然我不是喪父專家,怎可能做到盡善盡美?但我的確有為老爸盡力,問心無愧了。」

無論做甚麼,我們總會經歷當新手的階段。雖然過程看似錯漏百出,但新手的可愛在於他們一定會全力以赴。有時侯,我們的確忙著迎合被扭曲了的社會期望,而忘記了各種事情之本,其實還是老生常談的那句,只求無愧於心其實已經足夠了。

原文刊於《經濟日報TOPick》,此為修訂加長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