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屬於哪一種?

2015/9/27 — 12:03

從任何角度看,我都不屬於激情一類人,凡事想得太多,思前想後才行動,我老婆第一個撲出來作證。如果人籠統分開兩類,激情和紀律,我肯定屬於紀律。如果跑者也以此分開兩類,我卻屬於激情。這是有趣的錯配,更有趣地方是,知道屬於甚麼不代表能改變,你就是你。

激情跑者為跑而跑,享受跑步的即時感覺。跑步不是為了強身健體或瘦身減肥,而是為了存在的感覺。存在咁deep?存在不一定需要deep,最表層的存在,是跑步時感覺到涼風,四周圍聲音,自己的呼吸。激情跑者跑是因為這些自己——也只有自己——感受到的刺激。激情跑者不覺得跑步是犧牲,因為想不到更好的事做。激情跑者不看錶,時間不是最重要,這些人反而留意自己的感覺,對腳還聽話嗎?沒事的話便繼續跑。

紀律跑者有層有次,有板有眼,一切依從預先定下的計劃。時間對於紀律跑者是重要的,因為這些人希望自己進步,而進步以客觀衡量。上次跑得如何快和遠,今次應該可跑得更快和遠。紀律跑者有耐性,不會過份強迫自己,信計劃多於感覺。紀律跑者不是從感覺中尋求意義,跑步似科學,可以分析計算,付出半斤始終可拿回八両,重點是這類人知道幾時和在甚麼情況下付出半斤。

廣告

我平日屬於紀律人,但偏偏平日性格不能轉移到跑步性格。我不是有意附加價值判斷,只是指出分別,兩種跑者各有各好,只是我以為我的紀律走勻全身,不會選擇性出現。我以為紀律是我的強項,半生工作離不開分析,跑步時我卻變了另一個人,激情人。

廣告

任何事情走向極端通常是不好,太激情和太紀律對跑者皆是負累。太信即時感覺妨礙進步,跑步的進步很多時牽涉痛楚,以為自己捱不下去,跑多2K,對自己的體能和意志有不成正比的幫助。沒有計劃,激情跑者是任性跑者,成績永遠停留某一階段,甚至因此失望而愈跑愈差,最後放棄跑步。完全沒有紀律不成,但紀律買不到,想要多一點又不知如何做到。最後激情跑者回到自己最熟悉的感覺,懶理PB。

紀律跑者有陣時會討厭計劃,但時間像一隻不肯飛走的烏蠅,不停提醒自己:你慢了半分鐘。紀律跑者太過懂得說服自己的身體,痛其實是表象,不用怕,跑下去便沒事。以往身體從不令人失望,但失望真的出現時,打擊可以很大。

激情和紀律是光譜上兩個極端,大部分跑者在兩端中間,在有限距離內遊走,但這段距離不大,因為離開自己跑步性格太遠,身體會大聲抗議,跑者自然回到最舒服位置。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