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話你自己係設計師,你有資格嗎?

2015/5/27 — 17:15

設計像一個女孩子,你想成為她認可的伴侶,如何令到她喜歡你,靠的不是天份,靠的不是外表,靠的不是計算。靠的是態度。

最近和一名90後,做平面設計的人去酒吧,談起設計,本來還帶著嘻笑的心態跟表情,談話中途卻感到莫名的怒火,有骨地說了他幾句,最後該90後更不歡而早散。其中一句火燒我的是:「我做嗰個Logo已經係最完美啦,我大佬仲叫我改同出多個Version,低D高D有X所謂咩,點做呀大佬,我X佢啦,佢識條鐵咩!」

我即場的回答就不寫了。

廣告

我想了一程由銅鑼灣到將軍澳的時間,得出以下結論:

「他覺得他自己是設計師,但其實沒有真正設計師的態度。」

廣告

我做設計做了十一年,不太長的時間,所以絕對不能用我自己的例子對人說教什麼,但是我經歷了十六間設計公司,由國際知名的設計師到名不經傳的設計師我也跟隨過,所以我想引用他們的一些小事件說說什麼是設計師的態度。

我曾跟隨靳叔(靳棣強先生)半年,靳叔是首位打入世界百大設計師的華人,他的輝煌我不多作解釋了,如有興趣者請自行進入偉大的google搜尋,我保證你目瞪口呆。

中國有一個關於藝術的世界性展覽的標誌設計案件,他受邀參加,我有幸參與其中,直接受命於靳叔,整個案件就只有我和他。

我在那段時間整天像喝了紅牛一樣,異常興奮。我腦中只有這個案件。難得的機會呀!靳叔給了我幾個構思,我的工作是將它們形象化。我當然不甘心於只是做他的一對手。

我想自己提出一個構思。我整日想、畫、看、改。

終於我想到了一個概念,因為這是在中國的國際美術展,我希望當標誌正面時能看見一個「美」字,向左九十度旋轉後能看見「ART」。我不斷的想將這個概念形象化,就是怎樣也不成功,怎樣也不成功。一個有心做設計的設計人,最灰心的是有一個很好的概念,但就是怎樣也不能化成圖像。這就是眼高手低的典型例子。

我一直沒有將這個概念告訴靳叔,我想完整了這個設計才給他看。可惜的是一直也處理不好。做了兩個禮拜也總是不好。

很灰心。

我認為自己已經盡了最大努力,郤得不到回報。反正他已經有幾個大師級的標誌了,我放棄吧。

到最後一次會議,因為靳叔去了汕頭(他是當時汕頭大學長江藝術與設計學院的院長),我將所有設計傳真給他。當中夾著那張我完成不了的概念手繪。

三四個小時後,靳叔回到公司,手提行李箱放在門後就立即走到我的面前。

「你等我一陣。」

半個小時後,他拿了兩張寫滿了「美」字的長宣紙給我。

「你用呢個字啦。」

是一個書法字,是一個「美」的書法字,

是一個能同時讀出「美」及「ART」的書法字。

「你個idea幾好,我喺飛機上面試畫左D野。」

他拿出三張畫滿了「美」的A4紙。

「不容易呢,你睇呢個能夠讀出但係結構唔太好,呢個就多左一筆先能夠表達,呢個...」

靳叔一直和我分析每個分別。

「你整左先啦,我出去食飯再番。」

我呆了一段時間。

我走出露台抽煙,看著這個字我哭了。

雖然我不想說他老,但靳叔那時已經六十五歲了,一個禮拜飛最少一天,大量會議,大量案件,大量工作,他竟然在飛機上幫我完成這個字,這本應是我的工作,他用休息時間完成這個他喜歡的構思。

我還自我認為我盡了最大努力。我很羞愧。

 

為什麼我為了這個女孩子付出了那麼多,她還是不愛我?

想想吧,你對待她的態度。

當你自認為「你付出了很多」的同時,可以肯定你一定付出得很少。

靳叔,難怪這個女孩愛了你這麼多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