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鍾意睇杂志定雑誌

2016/4/6 — 21:34

2015年底,教育局的文件挑起了簡體字爭議,卻意外喚起官員對社會溫度的知覺,連「Tree Gun」議員對相關建議也嗤之以鼻?大家激烈討論,很多文章和留言都羅列了反對簡體字的論點,簡體字是否真的一無是處?然而,這個重要嗎?

2016年,顯然並不是迎接簡體字時代。當年推廣簡體字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提升效率,包括書寫和掃盲的效率。效率是理性的,但這些年香港人對大陸的事物,都很難以理性探討。我們對中國這十年的高速經濟增長所帶來的效率文化,已經相當疲憊。廣東道莎莎店員的服務效率,屯門樓價的增長效率,銅鑼灣金店外小孩的如廁效率,上水車站外水貨客的搵食效率,強力部門境外的執法效率,在在都訴說一個無力時代的悲慟。

在無力中成長的「回歸一代」即使說不上蠻不講理,也是在激情中見理性。我們會為那份美國氣象局的「予想下雪」預報而變得瘋狂;我們會為新年夜市的小販抱打不平;我們會站在夏愨道中央高舉手機燈光,沉醉在會改變中央政府決定的浪漫中,足足79天。

廣告

誠然,假若我們擁抱簡體字,只會因為她的美感,而非效率; 我們深入鑽研一種文字,只會因為愛上其背後的文化,而非家長的行政指令。

簡化字体很恐怖嗎?其実我們從小就很好「学」,因為足球小將裡,戴志偉讀的是「南葛小学校」,而非「南葛小學校」。雖然韓流幟熱,但我們仍愛日本美學。也許,設計師和字型專家可以為日文漢字和中文簡體字的美學差異進行連續十天的圓桌夜話,但我們只認識這種熟悉的文字體系長期浸淫在細緻美學的生活之中。你鍾意睇「杂志」定「雑誌」?即使對著專家會黯然靜寂,但大家心裡其實早已強烈表態。

廣告

廣告人最愛挑撥這種曖昧情感,家長式命令在自由世界就是不管用,為了獲取心儀對象的歡心,會無所不用其極,「政治正確」或是高富帥,這個還用說?有多少和味濃廣告令商品大賣?東海堂的經典中日混文關公廣告,除了在東京的香港人圈子裡泛起過一陣漣漪,我們還是樂於站在小嶋陽菜的一方,細味那日式糕餅的情愫。

以下有12個測試,如果香港持BNO人士舉行公投,有過半數選左而非右,大概大家就不用擔心一個兩制會走樣,因為大家都樂於融合,擁抱一個使用簡體字的國度。

會有一天擁抱簡體字和中國風能叫好叫座嗎?我見過,我真係見過!回歸前後,香港廣告年輕人都愛北上,「住好啲」等品牌的摩登文革美學也曾燦爛綻放。然而,當時還沒有「本土派」,還沒有「自由行」,還沒有「港滬通」,還沒有「支付寶」,還沒有「藝文青」,還沒有「立場新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