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18/7/17 - 10:46

修風

圖片來源:pexels.com

圖片來源:pexels.com

努力到天翻地覆,開始可以為小小的成就而有點沾沾自喜的時候,面前就走過一位什麼也不用做便可以做幾億生意的「同事」。如果「努力」只有一個天敵,那想必是這些不勞而獲的人。你立刻會想:咁勤力做乜,人哋唔使做都得。不是很不公平嗎?他可以十點上班、十二點至兩點半食 lunch、四點放工做 gym (佢當然話係見客),但明早十一點回到公司也依然可以跟老闆說他成功做成了一單生意。

老闆讚他乖,說他行,但老闆當然知道他其實一點也不行,他只是有個億萬爸爸認識好多億萬朋友,定時定候「跌」兩三個億給世侄,便是一單生意了。做我們這一行,四圍都是這樣的人,見怪不怪。

外地公幹回來,一踏入公司已經有位同事急不及待想見我。看他樣子,怎會不知道找我為何事。我叫他陪我食晏,去遠一點食,順道在車上聊聊。車程裏講不停,是我講不停,偶爾問他意見,他不好意思轉話題。來到跑馬地,隨便泊在街上,走入一家拉麵店。叫完兩碗雞湯拉麵,我終於給他機會。點呀,有咩搵我?

廣告

這樣直接問,反而他不好意思說。好半天後,終於吐出那句「我想辭職」。點解?「我喺度做嘢覺得自己好蠢。」蠢?「蠢。」點蠢法?「人哋三兩下手勢就十個八個客,我做晒功課先有個見客機會,仲要埋唔到齋。」幾句話的弦外之音,在細小的拉麵店不停迴盪。

人各有志,既然想走,何必挽留。只是覺得,做了一年多便離開,有點可惜。這小朋友不錯,有火之外,還有一點傻勁,老土一句就是,我在他身上看到以前的自己。

覺得好唔公平?我問他。來不及反應的他,搔搔頭,訕訕一笑說:「少少,但我唔介意,有人嘅地方就有唔公平,我嘗試接受緊,不過仲需要時間消化。」唔介意又辭職?「唔介意唔代表鍾意。」Wow,呢句唔只幾型,係好型,其實他比葉朗更葉朗。

我剛入行的時候,公司有三條 Hong Kong team,只有一條 China team;嗰陣懶醒,同自己講,有得望梗係北望神州,選擇 China team,點知就係咁瀨咗嘢。我條 team 有個中間分界的內地人,佢老豆做嘅生意好奇怪,專賣飼養 jellyfish 嘅魚缸;英文其實係 aquarium,即係超級無敵大嘅魚缸,客戶唔係大公司就係大富豪;生意越怪賺錢越快,人哋身家買得起幾棟商業大廈。

很多年前,有天跟老闆準備第二天會議的時候,我忍不住泄氣的說了句,其實我都唔知自己係咪適合做落去。我以為這句會引起老闆的巨大反應,但他只是當閒話家常般繼續搭嗲。「點解唔適合?」呢行都唔係要求你做到嘢。「咁要求咩?」要求你識投胎。老闆大笑,我也忍不住笑,他知道我在說中間分界。

「覺得唔公平?」非常。「其實係公平,係你未夠成熟。」點公平?「佢有嘅嘢,你冇,但你有嘅嘢,佢都冇。」係,佢係冇我咁靚仔。老闆又大笑,我也忍不住笑。「佢冇 class,你而家都冇,但我睇得出你慢慢會有。」輪到我忍不大笑,佢冇 class?「你覺得佢有?」人哋對鞋幾萬蚊呀老闆,著咗青蛙都變王子啦。「你勉強可以話佢有 style,但唔係 class。」佢有 Jay Chou 演唱會唔睇,走去聽唔知邊度嚟嗰啲小提琴家演奏會,咁都冇 class?「如果你一定要美化佢嘅嗜好,你可以話佢幾有 character,但都唔係 class。」

所謂 class,在乎你怎去承受,在乎你不去計較。不是說蝕底一點做多一點這麼簡單,而是去承受就算做了很多也沒有回報,更不去計較別人的小器、謾罵、投訴、無知。我看過一個中國人上外國節目,討論大肚婆「坐月」的重要和科學根據。那個外國主持直情說「坐月」這說法是 rubbish,但那個中國人只是微笑,沒有道出「所以你哋咪老得咁快囉八婆」這個事實,只是繼續以純正英語表示自己的看法。Now you see,class 就是承受和不計較:承受是一種修為,不計較是一派風範。基於這個定義,我很少見過有 class 的富二代。那當然,除了承受和不計較,還有別的。

老掉牙的故事:從前有兩個酒莊,一個窮人營運的,一個富戶營運的。

兩個酒莊都有很多個酒桶,清洗完後,富戶的酒桶在一個玻璃屋內存放,窮人的酒桶露於室外。

每晚刮大風,富戶的酒桶動也不動,窮人的酒桶全被吹跌。

窮人的小孩嘗試把酒桶綑在一起,結果雖頂得住大風,卻被夜晚出沒的花貓撞得東歪西倒。

最後窮小孩想出辦法,就是清洗完酒桶,索性把水留在桶內,最後酒桶既能「承受」風的威力,也「不計較」花貓的滋擾。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一個人要有很多歷練,才能不斷加大自己的重量。人有了這份重量,才展示得出修為與風範。

當你有天懂得為自己的重量而驕傲,你還哪裏來的閒情去羨慕別人的舒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