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如你是大熊貓盈盈

2015/10/12 — 17:06

【文:唐嘉汶(相信知識不單單改變人類命運,希望以文字為媒保護動物,促進人類反思與動物的關係。現為香港大學社會學系講師。)】

海洋公園大熊貓盈盈早前遠赴四川參加繁殖計劃,最終流產收場。不少人認為盈盈流產實屬憾事,原因離不開瀕危動物多一隻總比少一隻好、小生命來到總是喜事一椿、熊貓館加添新成員可以吸引學童認識熊貓、熊貓很可愛當然也成為理由之一。在這些多熟識的原因背後,我們有沒有思量過這些理由是否「正當」?是有利於誰的「正當」理由?究竟是誰令到大熊貓成為瀕危動物?盈盈是否想(被)生育?小生命若果出生將會一生受困於熊貓館,對小熊貓而言又是否喜事?

人類習慣了以「人」作為中心看待世間一切生命,人們不會考慮盈盈和小熊貓的感受。也許動物表達感受的方式有別於人類,但不代表他們沒有屬於生而為動物的感受。除此之外,人們相信「人」乃萬物之靈,所以我們有權力為動物作出所有決定──「專家」認為盈盈需要和適合生育、「專家」相信盈盈將會迅速復原,下年繁殖期可以再次參加繁殖計劃,令大熊貓(被)成功懷孕、現代都市人認為圈養比野外生活「舒適」、團體認為參觀動物園富有教育意義。

廣告

這一種「世間萬物以靈長類人類為首」的想法,稱之為物種主義 (speciesism)。大猩猩和黑猩猩次之,次一等的是其他哺乳類動物,再次一等的是飛鳥游魚,如此類推。人類以物種的認知能力 (cognition) 為基準,根據其高低編成等級制度。基於人類的認知能力在這個等級制度上,比其他物種「優秀」和「高等」,因此人們便理直氣壯地根據系統結果(別忘了遊戲規則是由人去定義的),賦予人類(自己)主宰一切的「正當性」,有權力去決定:誰生?誰死?誰可以吃?誰要被分隔?應該用甚麼方法處理動物?怎樣才「人道」?

我們從來沒有問兩個最基本的問題:

廣告

- 為什麼物種是以認知能力來排列?

- 又為什麼認知能力最高便可以「正當」地主宰其他生命?

近數十年的動物研究已經確認了動物具有自我意識和主體性,動物不但擁有豐富的智能和情感,更能夠進行複雜的交流和溝通。動物行為學家 Marc Bekoff 指出,將人類和動物分類為不同物種是低劣的生物學,是以一種錯誤的人為界線去理解生物之間的延續性,這分類也正是人類與動物現有關係的問題根源。Bekoff 更指出,人類和動物其實有很多共同的特性,我們之間的分別是程度而不是種類的分別,很多動物經已證實是會對痛楚有知覺、會對同伴有憐憫之情、也有社交的行為。這些例子並非要說明人類沒有其獨特性,人類是獨特的,例如我們的認知能力確實是比其他動物強;但每一種物種也同樣是獨特的,鳥兒能飛、蜜蜂懂得計算花與花之間的最短飛行距離,八爪魚能夠感受痛楚、蜘蛛有計劃地進行獵食、當然還有更多我們還未能理解的的物種特性。

人類認知能力強,這個特性並不構成我們比其他物種優秀或高等,以我們熟悉的狗隻為例,研究指出狗隻的智商相等於人類 2-3 歲的嬰孩,所以人們認為狗隻需要馴服於認知能力較高的人類。要接受行為訓練、要服從人類的指令、要做好人類給予的工作、要對主人忠心,以達至成為一條好狗的「光榮使命」。實際上狗隻的聽覺和嗅覺都比人敏銳,為何我們不是以聽覺和嗅覺去界定狗隻是高等生物?為何我們是以人類最強的認知能力作為界線?說到底,因為這樣才能夠成就我們主宰一切的這個自私 (self-serving) 理由。

不少愛護動物人士正努力推動一種「後人類」(post-humanist) 的思維,意即人類並非這個地球的主宰,無論以認知、理性、科技發展或任何原因也不能構成人類去主宰其他物種或征服大自然的理據。要改變我們既有的自我中心思維不會是一朝一夕,那就讓我們以一些較簡單的方法開始,請回到文章的開端,將自己代入盈盈,你便能夠體會人類對待其他動物是何其「優秀」和「高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