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如左膠死清光

2015/2/13 — 16:50

據說所謂左膠是香港的禍根,有人說「提防左膠」,有人說「左膠即內奸」,有人甚至說「左膠不死,港難不止」--- 似乎對這些人而言,香港一日有左膠,便只有沉淪一途,因為左膠嚴重阻礙香港人自救;左膠,也就是阻膠。

其實,左膠做過甚麼壞事,甚麼人才算是左膠,我都不清楚。本來左膠好像不太多,但經過甚麼國師、教主、才子、梟雄、大教授、小教授、網上流氓、課金寫手、美男評論員、大小知名網民等等不斷講、不斷寫、不斷罵,左膠便越來越多,亦越來越罪大惡極了。例如本人,起初根本沒有人說我是左膠,更有一位重量級人物好像知我所想,評定我非左膠;可是,我多寫了幾篇文章表達我的「離地」觀點後,便逐漸多人罵我是左膠,現在我要否認也百詞莫辯了。

廣告

基於職業病,我想到了一個思想實驗:假如香港的左膠一夜死清光,那會是怎樣的光景?香港是否立即明天會更好?追求民主、爭取真普選是否會更容易和更快成功?甚至城邦獨立有望?

如果所有被稱爲左膠的都算左膠,那就死得人多了;不過這只是思想實驗,沒所謂。左膠如何死法,也不是重點,被五雷劈死還是仆街冚家剷死,死後是否落地獄,都一樣,總之左膠死清光便成了。也不必考慮一些無關宏旨的結果或影響,例如左膠死清光後,香港各大學會突然少了很多教授、講師、和學生(中大政政系首當其衝,可能會因此執笠);又例如才子和寫手會少了「左膠」這個可以不斷翻炒的題材,文章產量和收入可能會受影響。

廣告

這個思想實驗考慮的只是:沒有了左膠阻膠住,那些立志勇武救港的人士是否可以因而大展拳腳,實踐他們的救港大計?他們做的,會跟左膠仍然存在時有很大的分別嗎?如果有,會是甚麼分別?我想了又想,也想不到會有甚麼大分別。如果真的分別不大,左膠的存在如何阻礙他們的計劃和行動呢?如果沒有阻礙,或只有很小的影響,那麼,即使雙方不能合作,為何不可以各有各做呢?也許問題是我的想像力太弱,果真如此,便有賴高明之士指點一二了。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