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日優先場 哆啦 A 夢《Stand by Me》

2015/2/9 — 14:43

(YouTube 截圖)

(YouTube 截圖)

(警告:含大量劇透)

週末,跟妹妹看《哆啦 A  夢 Stand by Me》3D 電影八達通優先場,座無虛席,小至六歲,大至六十歲,大概都為了買到秒速售罄的戲票,在電腦前守候多時,因此開場時有共同呼吸的感覺。

劇終,前排小孩無癮地說:「以為自己會喊,點知無喊添。」然後甩一甩小辮子,昂著頭離去。反觀,我們這兩位介乎姐姐與阿姨之間的物體,眼睛哭得比胖妹的臉還要腫。

廣告

《Stand by Me》 故事講述大雄非常沒用,樣貌成績運動音樂樣樣不濟,長大後沒有人喜歡,娶了胖妹。(胖妹真善良!)大雄因為找不到工作,自己開公司,但生意失敗欠下巨債,連累子孫代代還債,遠至生活在 22 世紀的大雄曾孫世修亦身受其害, 唯有派哆啦 A  夢回到過去,協助大雄尋找幸福,從而改變自己的命運。世修設定了程式,只要大雄得到幸福,哆啦 A 夢就需要回到未來 。

而幸福的定義,當然就是讓大雄娶靜香爲妻。(靜香真慘! )

廣告

無奈的哆啦 A 夢為了趕快離開大雄,出盡八寶,包括用記憶麵包幫他考試,用隨意門讓他準時上學,用時間布把他打破的花瓶還原,但都無法讓他得到幸福。日子慢慢的溜,大雄和哆啦 A 夢也成了一對活寶。陰差陽錯,大雄在沒有使用法寶的情況下,得到幸福的結局。當他戴著竹蜻蜓在晚霞中高呼「我很幸福」的同時,哆啦 A 夢的紅鼻子也亮起了,表示他任務完成,需要立即回到未來。大雄收拾心情後,單挑胖虎,跌個臉紅鼻腫也要打勝,為的是要讓哆啦 A 夢放心離去。

分離的痛,慢慢變成習慣;一無是處的孩子漸漸學會料理自己的生活,偶爾想起童年相伴的好友。此情此景,我們難道不熟悉?

多少個下午,小妹和我呆在電視前面看哆啦 A 夢。傭人姐姐一邊和我們同哭同笑,一邊因為受了 mom  的 order,嘗試關電視,還要冒著我們向媽媽投訴被欺負的危險。好不容易關掉電視,又要解決我們大呼肚餓的問題。傭人姐姐妨礙我們看電視,和看電視本身,都是童年不能或缺的一部分。

然後有一天,我們長大了,傭人姐姐離開了。我們依舊坐在電視前面,看哆啦 A 夢。這次換爸爸媽媽來催促我們收拾未收拾的衣服,讀未讀完的書。

然後有一天,我們忽然記起爸爸媽媽也不過是暫借,等我們都學會生活,他們就要走了。於是我們在大世界裏努力學習,希望他們不要到離開前一秒,還在擔心我們沒疊好衣服。

再然後有一天,電視不再播哆啦 A 夢,伴隨我們成長的聲音,竟然要在  YouTube 上找了。我們慢慢學會把哆啦 A 夢,和跟他一樣陪伴我們成長的所有人事,封存放好,繼續營役地料理我們的生活。

問題是,大雄至少知道娶到靜香就會幸福,打勝胖虎就是英雄;而我們,要怎麼才能證明我們幸福呢?找個出木杉嫁了算?我們其實不知道。也許,幸福就是記得相聚在電視前看哆啦  A  夢的緣分,帶著回憶一步步走下去。

拜託,這已經很難了。

印象中,這是哆啦 A 夢大電影第一次讓角色隨時間成長。而成長,比起拯救宇宙保育地球,來得更真更痛,也來得更有年齡限制。小不點觀眾怎麼會哭呢?他們還處於跟傭人姐姐爭遊戲機的年華啊!

(多啦 A 夢《Stand by Me》2 月14日公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