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做志工是為了「拯救世界」?

2016/12/6 — 19:08

Light On正在尼泊爾重建的學校之學生。

Light On正在尼泊爾重建的學校之學生。

“You can do no great things, but small things with great love” 這是德蘭修女說的一句話,也是我其中一句人生左右銘。

當我25歲的時候,我第一次當志工,地點是蒙古國一所在草原上的孤兒院。我沒有帶上糖果或任何禮物,只是帶着一顆好奇心出發。怎料,兩個星期的旅程不單送給了我一生中最難忘的星空和銀河,還有小朋友們無盡的愛。

我仍記得蒙古小孩Jagaa的笑臉。

我仍記得蒙古小孩Jagaa的笑臉。

廣告

一年後,我辭掉工作,開始環遊世界,其後所到的每一處地方,我都盡量尋找當地的志工工作,以此來認識當地文化及聯繫當地人。在哥倫比亞的孤兒院照顧小孩、在北印藏區的社區中心教英文、在南印的精舍當咖啡師、洗碗碟、回收廢物等等。

北印藏區的小孩。

北印藏區的小孩。

廣告

環遊世界兩年多後,我回到香港,心想,我很喜歡非牟利工作這一塊,不如把它發展成事業吧。機緣巧合下,我獲得一個在國際大型慈善機構當項目主任的面試機會。

我仍深刻記得當日面試的情況。面試官問我:「你有很多前線工作的經驗,為何你會想做這一份主要是後勤的工作?」

我說:「在哥倫比亞的孤兒院,只有我一個人每天面對十多個孩子。每天他們一見到我,都會一湧而上,希望獲取我的注意力。我發覺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很渺少,我只有一對手,又能同時間擁抱多少個孩子呢?因此我很希望可通過這個工作機會、平台以及資源,擴展我一雙手所能做到的事情。」

哥倫比亞孤兒院的小孩活潑好動極了。

哥倫比亞孤兒院的小孩活潑好動極了。

她低頭再看一看我的履歷表,然後認真地說:「你知道嗎,不是每一個人也適合做前線工作。有些人即使很想當前線,但也做不到,因此他們只能做後勤支援。」

她的說話就如銅鈴般敲響了我當時迷糊的腦袋。我們總是希望做一些我們認為「偉大」的事情,當時的我認為,在國際大型慈善機構工作,會相對於我獨立地在前線當志願服務「偉大」和來得更有效率。但是這次面試對話,卻讓我深深體會到德蘭修女的那句說話:我不一定要去做一些”Great things”,而是要用心去做好每件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Do small things with great heart”。 從此,我放棄了要把志工服務發展成事業的想法,就讓我實實在在,全心全意地做志工服務吧。

即使小事如執牛屎,其實只要用心去做,其效用也無窮。

即使小事如執牛屎,其實只要用心去做,其效用也無窮。

「我們每個人都是一枝香,在我們有能力時,應該盡力燃燒自己,為世界發放芬芳。」這是一位印度聖人阿瑪說的話。

現在志工服務成為了我生命的全部,我當上了「全職」的志工,可說是受這句說話影響良多。

當我在南印的精舍當志工服務時,我學到一個名詞「無私服務(Selfless Service)」,意思是不計較回報地付出和貢獻他人。我反思,不同人做志工都有不同的目的,例如為了所謂的「幫人」?為了「積德」?為了「善有善報」?為了學得一技之長?如果做志工的原因都是出於一些目的,這些都是「有私服務」。

五年裡,我不斷來回南印這個精舍,學習甚麼是「無私服務」。我發現,當我只集中這個「做」志工服務的過程,而不去思考這些志工服務會帶來甚麼「結果」時,才令我最享受。於是,我不再去計較志工服務能為我帶來甚麼,我只在乎做的過程中我是否單純地感到快樂。

我漸漸明白,很多時,我們去做一些事情,都會在腦袋裡設想某種理想的結果。例如,我希望孤兒院裡的小朋友有書讀,未來能成才;我希望北印藏區的藏人能學得一口流利的英語,順利找到工作;即使我在精舍裡洗碗碟,其實也是希望以此作為一道修行的法門,讓我獲得平靜的心境。

在南印精舍裡洗碗碟時,我學會了樂在其中,一洗便洗了一個月。

在南印精舍裡洗碗碟時,我學會了樂在其中,一洗便洗了一個月。

但是往往因為這些設想的結果,反而會讓我們偏離了要着重事情的本身。這讓我們把重點放在了未來,而非現在這一個當下。不要去想你的志工服務會帶來甚麼影響,不要去期望「拯救世界」,單純的為了做而去做吧。

2015年4月,尼泊爾發生了7.8級大地震,當時的我正在當地,知道逾30萬間房屋倒塌,超過2萬多人傷亡。我沒有計劃要籌到多少錢又或要重建多少房屋,只是強烈感覺到「我沒有理由不去做一些事情」。於是我在社交媒體發起籌款,一個月內便籌到30萬港元並派到震央發了8噸應急物資。

當我繼續處理賑災的事情,並開始計劃重建學校時,身邊的人均建議我去成立一間非牟利組織,那才能更有效率地把資源用得其所。剛巧身邊有一位律師好友,幸運地,在他和其他朋友的協助下,「Light On 燭動」非牟利機構就這樣成立了。

現在我們Light On正為尼泊爾一所山區學校進行重建。

現在我們Light On正為尼泊爾一所山區學校進行重建。

若你問我,我未來的計劃是甚麼呢?坦白說,我並不知道。

但我深信:「我們每個人都是一枝香,在我們有能力時,應該盡力燃燒自己,為世界發放芬芳。」這是我繼續走在這條志工路上的原因。

下次做志工前,或許你應該先想一想,你做志工的原因又是為了甚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