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優獸大都會、成見歧視與共產黨

2016/3/29 — 11:11

【文:馮昱翰】

《優獸大都會》談的是「成見」(stereotype) - 兔子一定孱弱的、綿羊一定被人欺負、狐狸一定不可信,正如我們覺得有愛心一定是好人、情侶分手一定是男方的錯、關公一定是忠肝義膽一樣。即使大都會表面上是如此美好和平,其實成見普遍存在,甚至可以說,大都會之所以井井有條,正是因為「成見」早把眾動物的角色分配妥當-獅子當市長,水牛當警察局長、北極熊當保鑣、樹獺當公務員,而各動物早已各安本分,沒有人會疑問,更遑論反抗。

廣告

在「社會充滿成見」這個論點的基礎上,《優》還進一步觸及了「本性難移」這個課題-狐狸Nick盡管一路幫助茱迪查案,但Judy卻仍然心存戒懼,「防狐噴霧」不離身—「本性難移」本身就是一種成見。我們把某事某人定性後便拒絕改變,因為改變偏見要重新認識、思考、評價,這對那些平時不愛動腦筋的人來說是很累的,而對另外一部人來說,他們因為各種原因(例如上過當、受過傷害、憤世嫉俗等)根本不相信「本性可移」,令努力「從良」的人更加難以重新被主流接納,「浪子回頭」之所以「金不換」,不正是因為傳統智慧告訴我們「本性難移」嗎?

雖然本片控訴大都會充滿成見,但偏偏大都會中卻有許多「反成見」的例子-警局接待處的痴肥豹警察、體形迷你的黑幫大佬(Judy以為北極熊便是大佬-她自己也有偏見)、飆車的樹獺、平時威風八面的水牛警局局長也愛明星。而這種反差是笑點所在-我們之所以覺得好笑,正是因為牠們的行為、形象和我們的認知有出入,這不也正好反映我們人類的成見嗎?回到人類社會,當我們發現老師與學生談戀愛、明星淫照流出、議員看AV片時,我們也有情緒反應:義憤填膺、冷嘲熱諷,不一而足。但這中間是不是也有一種成見存在,即師生戀一定是「不倫」、明星不能有私生活、議員不能咸濕呢?社會對公眾人物的所謂期望,本身是不是就是一種扼殺人性的成見,以至當他們的行為不符合期望時,我們便會有所不滿呢?試問又有多少人的品行形象,真的比孔孟耶穌更端正呢? 談到歧視時,我們往往聚焦性別、宗教、性向這些領域,但我們又有否想過,陳冠希因為淫照外洩而向公眾道歉這類事情其實正是廣義的社會歧視的結果?

廣告

《優》還探討了「文明」與「成見」的關係。大都會表面和平有序,其實等級森嚴,火車按動物高矮分三種車門,城市分為四個區域,動物按特性各司其職-文明社會崇尚的整潔、秩序通過排序、分類、規劃實現,卻反而加深了成見,令Judy這種認為只要努力就可成功的動物變成異類-找孔武有力的動物當警察是「唯才是用」,但反過來我們卻因此認為兔子當不了好警察。表面上看,社會越文明,規劃越精細,成見好像越深了。

可是,當《優》野心勃勃地敲問整個文明社會的不公時,我們不禁要警惕,其打破成見的訊息,放在政治的語境內便是打破階級、社會底層的人也可翻身「當家作主」,這些不正是共產黨的所作所為?農民也可當國家副主席,知識分子下放農村,把傳統社會分工秩序徹底打破,不正是《優》提倡的思想推到極致的結果?當我們打破了一種歧視,其實是在建立另一種反向的歧視,當天的被歧視者,今天變成了歧視者,那麼情況又有什麼改善呢?德國的學校因為尊重伊斯蘭教學生而停止訂購豬肉,正正就是「消除一種歧視卻變成另一種歧視」的例子。

思索至此,我們似乎不得不承認,成見無法徹底消除,而更重要的是,我們口頭上喊「平等權利」「打破成見」「消除歧視」,但骨子裡,或者潛意識內,仍然允許一定程度的成見,因為正如上述,成見替我們規劃了這個社會,地盤工人、警察男性居多,護士、秘書卻是女性居多;政府高官一般比清潔阿姐學歷較高等等,這些和歧視其實沒有關係,而我們也不能盲目地把這些現象扣上「歧視」的帽子,否則和共產黨沒有兩樣—共產黨,以及某些「進步人士」,正是犯了倒果為因的錯誤,他們不明白他們眼中的「不公」,其實合理得很 — 要做警察當然有一定的體能要求,你不能因此而指責警隊歧視體質差的人,也因此,當其他動物見到身為兔子的Judy當警察而表現驚訝及懷疑時,似乎也不應該被苛責「歧視」,正如我們見到一個體重不足一百磅的女孩舉起三百磅的槓鈴感到驚訝時不應該被苛責「歧視」一樣。我們讚許為實現理想、為令社會更美好而打破某些成見,但「所有的成見都是錯的」這樣的思想太虛偽了,甚至是危險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