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南瓜

飲食博客,以嘻笑怒罵,醉眼看飯桌上的世界。http://foodie-smashingpumkins.blogspot.hk/

2019/7/26 - 17:58

元朗周末飲飲食食指南

作者網誌圖片

作者網誌圖片

2001 年 10 月的某個晚上,我在元朗的大榮華搞飯局,那時候很多朋友經常 OT,我已經刻意把飯局時間推遲開始,但仍有不少朋友要到八點幾九點才到達。

未有西鐵的年代,從市區入元朗的交通工具,不是巴士就是小巴,而我自己就慣常在佐敦坐小巴入去;現在交通網絡漸趨發達,入元朗,再不是甚麼開發大西北的鄉土情懷;以前前我經歷過兩段戀情,一個住在元朗,一個住在屯門,所以在某段時間,經常在此區出沒。

相信明日(星期六),會有不少人去元朗行街睇戲食飯,藉此介紹一下,我去過的元朗食肆, 當中有出色,亦有普通,亦有接近劣食級別,無差別的介紹。

廣告

(以下的食肆,背景是黑是白,請自行查證。)

無須訂位直行直入:

永年士多

近年在 Facebook 的食在元朗群組,一見到永年個名,差不多全部都是批評之聲,說其車仔麵很難食,又說元朗人是不會光顧,排隊的顧客,主要是來自其他地區的人。

我第一次去之時,差不多是二十年前,真的是士多的格局,吃的是豬腸粉,加魚蛋豬皮等配料,裝修過後煥然一新,這年來更連開分店,開到去尖沙咀;數年前到訪過全新面貌的元朗店吃車仔麵,不敢說難吃,只懷疑有甚麼個人之處,可以惹來食客們排隊排到去棺材舖門口?

也只是一碗普通的車仔麵而已。

好到底

又是回到二十年前,專登坐小巴入去食碗麵,蝦子撈麵是一絕(對當年的我而言),十年前再訪,吃碗麵,加多碗蝦子淨蘿蔔,也許當時已經有一定飲食經驗,感覺再不是甚麼天上有地下無 ;再者好到底已在市區有零售店,有興趣者可以買回家自己煮。

過橋麵檔

港版芽菜雞的示範動作,當年我在 Openrice,就寫過以下的評價:

在大西北的食店,想試的可不少,其中一間是過橋麵檔。

聽女友說以前是同「爽爽」差不多格局,現今越做越大,做到昔日十幾塊錢 有交易的雞飯,到今日要成五十幾銀一個霸王雞菜飯餐。

去到晚上十點多,店內依舊多人,差不多人人也叫「雞」;有些人會叫咖喱 飯,甚至乎車仔麵,份量十足而價錢相宜。

豉油雞同霸王雞,我選擇後者,霸王雞份量如例牌份量,菜飯亦大大碗;廣東的霸王 雞,同北方的菜飯,在大西北之地,又的確可以「南北和」。

霸王雞附上一點雞肝、雞腎,爽口又甘香,霸王雞本身不算是肥雞,雞皮夠滑溜,而 雞肉帶有雞味,肉質有點實;而內裏的骨頭還是帶點紅色,在雞肉下的芽菜,吸收雞肉的味道, 平平無奇的芽菜,突然之間美味起來;菜飯份量多到差不多滿瀉,飯粒帶點油份,粒粒分明,菜 粒爽甜,無須下豉油,也吃得清光。

如果想外賣,一整隻霸王雞價錢為 $175,始終今時不同往日,新鮮雞難求,一到什麼 禽流感,就將家禽格殺勿論。

唉,如果雞有問題就要殺晒,如果人有問題,是否又要殺晒那些有問題的人?現今香 港社會越來越反智,全賴這班"豆泥"高層。

時為 2010 年 1 月。

Accro Coffee

高水準的咖啡店,位於朗屏站附近,曾經出過虹吸咖啡冠軍人馬;不諱言我是認識這間咖啡店 的其中一位咖啡師 K,以前大家都在開飯網寫食評,還有幫其宣傳,跟他們到外地比賽的朋友 C,可說是識於微時;搬店之後只到訪過兩次,一直想約幾位咖啡朋友,飲咖啡飲酒,可惜往往很難 夾時間,不如遲一點我搞個范湯皇飯局,順便來啡一啡?

爽爽麵店

在雞地這個三山五嶽之地,叫雞似乎理所當然,以前這裡的醉雞是一絕,多年沒來,有元朗朋 友說水準退步了不少。

安娜餐廳

元朗其中一間豉油西餐代表(另一間新是你的,上年已結業,我從未光顧),賣的當然是鐵板餐,例牌的羅宋湯,周打魚湯,與梳打粉牛扒,吃的不是味道,是某個年代 的香港風味。

同時亦裝載了我與某前度的回憶。

寶城餅店

仲使講?食蛋撻啦!

萬芳冰室

上世紀五十年代在屯門開業,後來開到去台北,然後回到元朗開分店。

名物是特大炸雞髀,好像基因突變似的,好吃與否,見仁見智。

我始終喜歡九龍灣的日月星

豬小姐

主打豬雜的麵店,當年誤打誤撞走入去,吃了碗豬雜河,的確高質。

天鴻燒鵝

有人大讚這裡的燒鵝好正,亦有人說被過份吹捧,某媚台的飲食部落客,不時在其地盤推薦這 間燒味店,結果惹來不少台灣人專程走上門,一嚐燒鵝之味。

我去過兩,三次,對它的評價是不錯,原隻燒鵝髀免切或切開幾件,純粹是個人口味;近年的 水準,我真的不知道。

田中日本料理

拳頭壽司,是元朗的名物,有說出處是大馬路的田中壽司。

當年與前度抱著踢館的心態前往,之後我在 Openrice 寫下的食評:

昔日元朗美食,大家總會想起老婆餅,同圍村菜,現今多了一個成員 — 壽司。

何解呢?因為元朗系的壽司,同香港其他區域與別不同,就是一味鬥大。飯團大,刺身切得厚。總之一味鬥大。結果一間成功,其他對手便陸逐追隨,漸漸形成了元朗另一個獨有的飲食文化。

平生未吃過這一系壽司,已經說想試很久,這夜便聯同住在附近的朋友,抱著獵奇的心態,來到元朗壽司龍頭「田中」。

作為同區的領導者,果然人氣最盛,天未黑的六點半,門外已有十幾人在聚集。時間尚早已是如此,去到黃金時間咪不得了?友人未到,小弟先拿定菜單,原來此店巴閉到要在入座前點定菜。好歹也吃了多年上中下等日本菜,這樣方式落單,也是第一次見。相信是同每人只限吃四十五分鐘有關。務求食客一坐下便上菜,食完就走,務求做多幾轉生意,掉過來去想,田中的老闆頗有生意頭腦。去吃日本菜要限時間,又是第一次見。

人齊才能入座,友人一到,等一會便有檯,計算由等位到入座的時間,大約二十分鐘。入到店內,環境極為狹窄,可能是人多之關係。坐低不久,先喝杯熱茶,近乎沒有味道的熱茶,同飲水沒有兩樣。又是第一次在日本料理內見。連杯茶也是如此,相信其他出品也不會好得去那裏。

先上的是帶子刺身,食落淋劈劈,味道不明顯,吃到最後的味道是帶點苦澀。正所謂入鄉隨俗,雖然個人不好三文魚,但來到田中,不吃三文魚壽司,道理同去北京不到長城,非好漢之所為也。眼見的三文魚壽司,賣相似金魚,三文魚很長,而且很厚,差一點便可用來做三文魚扒。底下的飯團同樣大舊,一口跟本吃不下,完全有違壽司本身的傳統。但是元朗系壽司就是如此,一場來到,便要嘗試去融入這個文化。接受與否是另一回事。

三文魚色水還可,曾多次在食評上說過,在魚生之中,以三文魚最為「陰濕」。就算變壞也不會變色變味。這件三文魚係夠厚,吃落沒有油份,覺得有點點似塑膠。下面的壽司飯,是我手上的筷子中不能承受的重,結果,一夾就散晒!分開成幾截,蔚為奇觀。說回壽司飯本身,同杯茶一樣,近乎沒有味。而且是熱的。到最後為免掛上「無衣食」之名,便將飯團同三文魚放在碗上,倒些醬油去吊味,當魚生飯吃。

甜蝦一點也不甜,又是沒有味,蝦頭內的蝦膏更是很苦。友人見狀不敢下手。魷魚蟹子壽司基本上是二合為一,兩件壽司拍埋一起,面頭的魷魚相信是一同放入去。所以當拿一件走,另一件便倒塌下來,見狀不禁苦笑。海膽壽司的飯團又是熱的,主角海膽的質素,去到此地步已是意料中事。味道很有層次地先甘後臭。幸好點菜時沒有叫一大板。全夜覺得比較好一點,是鰻魚壽司,因為是熟食。鰻魚肉厚,燒汁味道也夠濃香。

由入座起計,晚上六點五十分入,七點十五分走。前後二十五分鐘。比去快餐店更快。步出門口,外面的人龍比早前更墟陷。我有點不明白,是否平就大晒?懶理好不好吃與否。就走過來甘心排隊個幾兩個鐘,來換取四十五分鐘有名無實的「快感」?這個不是田中麗奈,而是田中「例耐」呀。

日本歷史悠久的飲食文化,一下子被元朗扭曲成如此樣子。這樣又算不算因為幾十年前的日治時代慘痛歲月,而在意識形態上作出大報復?

拳頭壽司,與白衣暴徒的拳頭,一樣惡啃。

吃沾麵的好地方,然而好景不常,年前內部出現糾紛,其中一位走出來,在西環火井開設另一間彩。

最近有沒有去過元朗店?

東方勝記

區內飲早茶的地方,下午開到第二天早上,不要期望是很特別的味道,只是一個可以飲夜茶的地方而已。

一大班人元朗行的選擇:

大榮華

區內老字號,你未聽過其名,也應該知道韜韜是誰。

賣的是傳統圍村菜,每次去都瞄準碗豬油撈飯,其他菜式與扣肉、炒長遠、最後的甜品,一定是馬拉糕。

歡喜樓

以前在加州花園與錦繡花園之間,現在已搬往近乎荒廢的新田購物城附近,寫到這裡,懷念它們的豉油雞。

西鐵燒烤場

最大的好處,當 BBQ 期間遇上突發事件,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手上的燒烤叉,熱燙的炭,可以用來保護自己,當然,記得帶手套,正在燃燒的炭,熱力非同小可。

有錢 L 的選擇(不一定訂到位):

鮨文

走高級 Omakase 路線,Cupid 師傅出身於見城,後來到元朗開設壽司之神,四年前再走出來,押上自己名字開店,短時間之內,成為了城中其中一間熱門高級壽司,現在已開到去紅磡黃埔,與 深圳南山區。

剛開業之時,價錢非常實惠,四年後的今天,變成點呢?

寿司源

壽司之神、鮨文、寿司源,形成元朗高級 Omakase 三國鼎立的局面,其實寿司源也是從壽司之神走出來,至於背後的故事如何,我不清楚就不評論啦。

兩年前慕名而來吃一頓午市 Omakase,元朗價錢,中環質素(我想這樣形容,大家會比較易明),值得搭西鐵入來,計埋車費還有賺。

鐵板燒和菊

壽司之外,亦有一間高級鐵板燒,位於雞地的和菊,不甘傳統走西日風情,和菊煙熏北海道帆立貝、法國黑鱈魚伴直菇洋葱湯、活鮑魚配鱈場蟹肉海苔汁、近江和牛……

全是令人夢牽魂繫的滋味。

商場篇:

安南

越南菜代表,第一間在銅鑼灣利園,走中高級越南菜菜路線。

家上海

與安南同集團,顧名思義是賣上海菜。

ANA 穴壽司

走中產路線,包羅萬有的日本料理,特上刺身拼盤,足夠兩至三人分,包括拖羅、牡丹蝦、油甘魚、帶子、加拿大海膽、與及港人最喜愛的三文魚,用料上乘,拖羅入口的油香滿瀉,油甘魚肥美可人,加拿大海膽勝在件頭大。

日本岐阜縣的飛驒牛,化成飛驒牛壽司三點盛,麵豉軟牛舌,松葉蟹蓋海膽石鍋飯,也是這裡的招牌菜。

無論如何,明天入元朗之前,記得先裝備好自己,帶定所需的用品,時刻保持警覺,齊上齊落 ,一個也不能少。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