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兄弟飯局

2017/9/2 — 11:39

Photo by Dan Gold on Unsplash

Photo by Dan Gold on Unsplash

明明說好是兄弟/姊妹飯局,突然其中一位帶了另一半出席,大家要立即轉台,這真是十分掃興之事。女友自己有聚會,我從來不多問,如邀請我參加,亦打聽清楚有否其他男士在場,確定適當才出現。所以一直不明白,這種打擾兄弟/姊妹飯局,令大家不爽的事,怎會發生。同性活動非常重要,而且必須。為甚麼呢?因為是專家們說的,眾口一致推介,毫無懸念。大家可以上網搜尋,其中牛津大學心理行為學家 Robin Dunbar ,解釋最為詳細。他提議,此類活動,應該一星期兩次,可以改善身心健康,增加復原能力,尤其能紓緩治療精神緊張。全女班飯局,是甚麼內容,如何好玩,我永遠不會知道。我只清楚,全男班飯局,實在過癮,與攜眷出席的聚會,大有不同。

首先是叫餐,自由大解放。打開餐牌,只得一個考慮,喜歡便叫,懶理是否煎炸肥膩太鹹太甜太多太重複,通通拿出來。「懶理」是重點。平日生活,已經理得過多,理得疲倦,難得一餐,完全放任。椒鹽鮮魷,水煮牛肉超勁辣,然後紅燒元蹄,炒麵打雙,兄弟敢叫我敢食,加多兩隻蛋上面,絕不皺眉。怕女友皺眉,我認。所以一班人一起吃飯,我會很乖,很能考慮在場女士們的感受,會問齊所有人的喜好,而且盡力安排一個大家吃得安心,不會皺眉的餐單,雖然,很多時候不容易。而且,絕不會拼酒。

但男生應該有拼酒時間。我們本性喜歡比較,讀中學的時候,去厠所偷望隔鄰比較長度;跟着比較學歷;大一點比較工作。便如大家看電視地理雜誌,見到一班小獅在咬來咬去,這種比拼,不是打架,是帶着競賽的玩意,很正常。年紀大了,一切過眼雲煙,只剩下拼拼酒,習慣戒不掉,也不想戒。拼酒不等於醉酒,兩回事,一種是失禮,一種是遊戲。浩南與山雞,沈浪與熊貓兒,葉問與傅紅雪,兄弟聚頭,總有一幕舉杯暢飲,拍拍膊頭,如果少了這一節,說不成 brotherhood 。

廣告

不知道誰是沈浪與熊貓兒?不同性別,不同年代,有不同喜好,這便是證據。光明磊落粗眉大眼的熊貓兒,是我最喜愛的角色,老朋友一早便知道。為甚麼呢?因為兄弟相識了很久很久,之後女朋友及太太才出現。我們知道「想當年」的話題很沉悶,因為當中充滿各種不用解釋不能解釋的前因後果,更多時候是謎語。所以我們躲開一邊去說,有點似閉門打 J ,然後太太突然出現,怎能不掃興尷尬?還有曹星如對向井寬史最後兩局的低 hook 同 upper ; 150 磅 squat 如何運力; Tara Labs 聚乙烯喇叭線以及第七季 Games of Thornes 裏面「龍母」怎的脫少了等等課題還未出場,卡在喉中,怎辦?

對,我是說 Emilia Clarke 的胸。性與粗口,一體兩面,全男班飯局,不可或缺。

廣告

有些太太可能會想:「我丈夫係唔會講鹹濕嘢同粗口嘅」。未寫完這句,我禁不住笑起來。起碼在我多年不同的兄弟飯局,未見過。那怕真的有這麼的一位男士,他不說,不代表他不想聽。睇四仔的人,絕大部分不會考慮自己去拍四仔,對不對?

當然還會談到工作生活上出現的困難。有些時候不想與太太商量,怕她們擔心,變成困難加擔心,於事無補。知道事情總會過去,沒有甚麼大不了,發生的時候,只是想有人靜靜地在聽,然後出力說一句:「妖,條友咁仆街,唔柒使理佢,飲杯啦。」就係咁,浩南與山雞,爽。

專家說一星期要有兩次同性活動,攞正牌,未夠數的,急起直追。一起做運動, happy hour 一下也行。兄弟飯局解說完畢,姊妹飯局是怎樣的呢,十分好奇,很想躲在枱底偷聽一次,卻怕認不出女友是女友。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