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光輝歲月1988】單機遊機還能復興嗎?

2016/8/5 — 10:45

光輝歲月製圖

光輝歲月製圖

【文:鄭立】

今天就應該出光輝歲月 1988 的正式版了,所以理論上應該打點感想。不少人都知道我是做單機遊戲「民國無雙」開始的,而「光輝歲月 1988」是我第一個付費的單機遊戲。但是要問我怎樣推廣,老實說,會是一個挑戰。因為我知道手機上買單機遊戲,對很多人來說是很新鮮的事情。我們大多數人習慣的,都是免費下載然後課金的。

在港臺,根本不存在著在手機購買單機遊戲的習慣。要怎樣推廣單機的手機遊戲?其實以前的人還是會買單機遊戲,但現在的人卻很少會買單機的手機遊戲。原因在哪裡?為何購買的意欲會差那麼遠?明明錢比以前貶值,現在的遊戲,比起以前動不動就三四百元港幣,還要便宜很多,價錢連一百元都不需要。可是要人動手去買,好像卻困難多了。所以,我回想以前年輕時,那些遊戲為何會吸引我付錢?

廣告

任天堂紅白機的時代,有要吹氣的卡帶。世嘉三代和五代也是同這樣的卡帶,電腦用的是磁碟,PCE的時代,則是一張很薄的HUCARD,超級任天堂的卡帶更高更大張。而從PS和SS開始,則轉用了光碟。我再想下去,我發覺,我最喜歡的是那個包裝。即是那個盒子,以及裡面的說明書。

明明是日文的說明書,我也不懂看卻會反覆的看。猜裡面的字的意思,就很有樂趣。這幾張紙的東西,加上一個只是數碼的軟體,會令我覺得很值得花幾百元,很有價值感。這是我自己的感覺,不知道別人是否一樣?

廣告

不過,今天做遊戲,不是在 AppStore,Google Play,就是 Steam 上賣,都是以數位版為主。就算做單機遊戲,想要有個盒子加個說明書,在過去理所當然的事情,在今天好像已經變得很奢侈了。

最近我買過了STARCRAFT最新的資料片,對於裡面的說明書只講怎樣安裝很失望。其實我很想要看到更多的背景故事,兵種介紹之類的東西。但裡面只講系統要求、怎樣安裝,我覺得這個盒子裡的東西很枯燥,但不知道是否只有我才這樣說,而別人卻覺得已經很滿意了?機能性的東西太多,故事性的東西太少。

我是個很追求故事的人,哪怕是R-TYPE這種射擊遊戲,我都會把說明書翻過一篇想知道那故事講的是甚麼。比起開著遊戲機射擊,我似乎對說明書更有興趣。所以戰略遊戲民國無雙後,就是這個以故事為主的「光輝歲月1988」。

這展現我對遊戲除了策略性外,另一個愛好之處,就是故事。網絡遊戲的興起,的確是令單機不斷的衰落,但是說網絡遊戲就可以取代單機遊戲,我卻是不同意的。單機遊戲有一種元素是難以取代的,那就是氣氛的統一。

對我來說,網絡遊戲,其實是很抽離的東西,無論他的美術有多好。這不是遊戲設計師的問題,而是網絡遊戲的本質。在網絡遊戲中,總是會看到其他玩者,以及聊天頻道。可能你的遊戲是奇幻的中古世紀,但是玩者的名稱,卻可以是「煞氣x阿德」,一個一點也不中古的名字。聊天頻道上談的,可能是今天的電視劇,或者打怪心得。然後玩者做的往往是最佳化的行為,例如忙著哪裡打怪,哪裡有寶物之類。

網絡遊戲中,不論他的設定是科幻、古惑仔還是古裝,裡面的氣氛都是當代,現代的。從名字到聊天都使你沒法投入另一種氣氛,只會像是一個不同裝修的競技場,而難以融入到故事和設定裡面去。

但在單機遊戲中,他是一個封閉的盒子。當螢幕都是那個遊戲,音樂營造氣氛,你在裡面看的文字,都合乎那世界觀。你才比較不會「出戲」,比較有可能進入一個與生活不同的氣氛,這正是網絡遊戲最難取代的地方。

我們常說網絡遊戲是虛擬世界,可是網絡其實卻很現實而且脫離不了。相反,單機遊戲才真的能夠使你進入虛擬世界。

單機遊戲才是表現故事、世界觀與氣氛,最好的工具。這是我喜歡做單機遊戲的原因。可是他和現在流行的「商城課金」的商業模式,可謂格格不入。不論做甚麼嘗試,例如免費下載試玩版,再弄收費版,或者是DLC,或者內置單機商城。

我們為了拯救單機,試了各種新的商業模式,最後似乎都沒有任何一種能拯救單機。想很多有創意的方法,都是多餘的,能生存下來的不是新作,而是那些老牌作品。一些十幾二十年的遊戲品牌,在單機上還能生存,其他的呢?新的呢?就不要多想了。所以我最後決定,與其在付款模式上花腦筋,不如把心力放在故事就好。

「光輝歲月 1988」索性反樸歸真,用回最簡單的模式,就是付一次錢,一次買斷,免費更新,不把事情弄複雜了。

看看用最基礎,最簡單,回歸原點的方式,是否可行;也看看會不會大家認同我的故事,以及帶出的寓言與意識形態。就願意對手機上的單機遊戲,進行可能是第一次付費。無論如何,這故事是我和我的劇作團隊一起寫的,不是武俠,不是奇幻,不是愛情,也不是H-GAME,而是一個以香港社運抗爭為主題的故事。

既然要做單機了,我也索性做一些更獨特的東西出來,這個故事應該夠獨特了吧?我沒有預算弄出人中之龍或者莎木,魔獸世界或者太空戰士,但我還是很想要香港人題材,香港人故事,香港人角色的遊戲。因為那是生存過和活過的時代,這是無可代替的。

若支持這樣的做法,就決斷買下去吧,也推介給其他人吧!那價錢大概等於一張電影票,兩本漫畫,尚不及半餐日式放題。比起我十幾歲時看到,三百多元的「櫻花大戰」,算是便宜很多了。

想來也諷刺,過了二十幾年後,單機遊戲的價錢,作品量和銷量都下降。能投下的成本也大幅的下降,去到只要做了一個出來,就已經算是難得的奇跡,還要非常高風險。

明明九十年代時,以臺灣本土題材的中文作品,是何其的多。這之間我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很坦白的想要大家推廣下去,一方面我自然想我的遊戲多些人玩,另一方面,我也想看看單機遊戲還能有多少空間,還能有更多的單機遊戲,特別是本土題材的單機遊戲。

像疾風少年隊,天外劍聖錄,巴士帝國,模擬臺北,瘋狂醫院那樣,雖然不豪華卻有貼近自身文化的親切感。我最想看到這種遊戲的復興,畢竟已很久沒看過這種作品了。

 

原刊於光輝歲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