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克洋牧場】我明鳥

2015/10/26 — 23:00

最後一隻見過我明鳥的動物是無所事事螞蟻。

「事情是這樣的......」無所事事螞蟻攤在地上道。攤在地上接受盤問當然不好,可是無所事事螞蟻就是這樣的螞蟻。

在牠面前的是警犬。警犬掏出紙筆,開始記錄無所事事螞蟻的話。

廣告

「話說我今天早上躺在地上曬太陽。突然看見一隻鳥類物體飛來,於是便大聲對牠說:『喂,等等!』」

鳥聞言,降落在螞蟻身旁。

廣告

「你好,我是鳥,名曰『我明』。我明白世間所有一切事物。」鳥說。「你一定是螞蟻了,幸會幸會。」

「吊一睇就知我係螞蟻啦,唔通馬咩。」螞蟻嘀咕。「是這樣的,我想說──」

「其實我明。」鳥截斷牠的話。

「……你明甚麼?」螞蟻問。

「我明你想說甚麼。」鳥說。

「我都未講,你又明?」

「我知你在想甚麼。」

「那我在在想甚麼?」

「你當然是想問,為甚麼我會明。告訴你吧,其實只要動動腦筋就會懂。我也曾經年少過,也曾經像你那樣大,所以我知道你在想甚麼。不過你永遠不知道我在想甚麼,因為螞蟻永遠不會長到我這樣大。」

「你曾經像我這樣大???有這麼細隻的鳥嗎???」螞蟻滿腹狐疑。

「在我未出生的時候。」鳥自豪答。

「算了。」螞蟻只想快點把話講完,繼續無所事事。「我想說的其實是──」

「我明。」

「你又明?」

「你剛才沒聽到?在你提問之前我已經回答了你。上帝也是這樣的,在人們未祈求前祂已應允。」

「但我不是想『提問』,我──」

「我明。」

「又明!」

「有時動物不好意思提問,因為牠們覺得這好像是認低威,好像是承認自己的無知。其實不用不好意思的,道理很簡單:牠們就是無知!無知,認就好,不用覺得不好意思。這我是明白的。」

「你可不可以先聽我說完……」

「好,你說。」

「我的意思是,前面有──」

「我明。」

「吊!」

「對啊。這條路我已經飛過好多次,我怎會不明白前面有甚麼?」

「噢。」無所事事螞蟻說。「那你明就好。」

「我明你在想甚麼。不過我謝絕你的好意。」鳥點頭。「我是不值得你如此仰慕的,因為我只不過是一隻普通的鳥而已。我只不過是比較聰明,明白的世事比較多,沒有甚麼值得讚嘆的。」

「好吧。」無所事事螞蟻承認,牠不很明白鳥到底在說甚麼。不過牠已經沒有力氣再講下去了,既然鳥說明白,那就算吧。

警犬聽完牠的證詞,說:「為甚麼你明知牠會飛入龍捲風也不阻止牠?」

「咁佢話明呀嘛,佢要死我唔俾佢死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