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克洋牧場】烏蠅與蜜蜂

2015/10/28 — 23:05

今天天氣晴朗。蜜蜂與烏蠅在打架。兩隻昆蟲飛來飛去,互相咬對方屁股。

烏蠅非常生氣,因為牠覺得這個世界很不公平。牠說,我是蟲,你也是蟲,為什麼你日日有得食蜜糖,我要食屎呢?不僅如此,烏托邦森林──牠們想住嘅地方──所有動物都說,蜜蜂是勤力的,是美好的;而烏蠅是骯髒的,是仆街。「為甚麼我生來就是仆街!」烏蠅想。牠愈想愈不開心,恰恰見到一隻蜜蜂飛過。牠就把蜜蜂喊住。

「喂!」烏蠅叫。

廣告

「幹甚麼?」蜜蜂問。

「幹甚麼?我問你在幹甚麼!」

廣告

「我去採花蜜。」

烏蠅一聽,覺得蜜蜂在晒命,於是就去咬牠屁股。

「幹嗎無端咬我!」蜜蜂尖叫。

「點解你有得去食蜜糖我無得食!」

「你沒得吃,關我甚麼事?因為我有努力去採,你無!你整天躺在舊屎上面,怎可能有蜜糖吃啊!」

烏蠅氣極了,雙眼變成了紅色。「頂你呀,我無吸管點食蜜糖啊!明明係個天唔公平,你唔好講到好似係我錯咁喎!」牠一邊說一邊不停打蜜蜂,還嚷著要把牠的吸管拉下來。

「嗚啊~」蜜蜂悲鳴但申辯:「不是你錯,難道是我錯?我朝七晚十一,日日採過不停!得閒死亡不得閒生病,你說我錯?我錯甚麼?」

「最少你努力會有成果,我努力無囉!」

「嘩,你以為我吸到的花蜜都是自己吃的?有超過一半是用來交稅的,你又知不知道?」

「最少你有得食!」

「你還說!為甚麼我和我的兄弟姐妹都是同出一胎,卻只有家姐能當上蜂后?為甚麼牠可以無所事事,我卻要勞累一生?如果可以日日躺著曬太陽,我寧願吃屎!你甚麼都不懂就在呱呱叫,你!甚!麼!都!不!懂!」蜜蜂很不開心,於是哭了,好像飄落的樹葉那樣降落在一塊石頭上,不斷流淚。

烏蠅看牠這樣可憐,就不想再講些甚麼了,牠走過去安慰蜜蜂,摸牠的肚子說:「好了,好了。」可是蜜蜂掙脫開來,哭哭啼啼的飛走了。「吃大便啦你!」蜜蜂拋下一句。

烏蠅看著蜜蜂飛走後,就聽牠的話去了吃大便。牠在大便上沉思。突然轟的一聲,牠就被小朋友塞在裡面的炮仗炸死了。真是可憐。同一時間,一個靚女收花時赫然看見蜜蜂躺在花上。她一聲尖叫,護花男用雜誌一毆,也把蜜蜂打死了。嘿,真陰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