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克洋牧場】萬惡的老鼠記者

2015/10/30 — 23:16

自從發生了上月那件事以後,在烏托邦森林中,風評最差的記者就是老鼠記者了。

當時獅子和大象正在爭奪森林之王的寶座。選戰令烏托邦森林分成獅派和象派兩個陣營。牠們我攻訐你,你攻訐我,鬥爭不絕,樂此不疲。

老鼠記者是屬於大象派的,主要是因為牠身體很細小,所以特別喜歡大隻的象。何況牠真心認為,獅子大王連任多屆,屢次爆出貪污和公私不分的醜聞,烏托邦森林是時候要有新活力了。大象顯然是最佳動物選,老鼠記者如此想。

廣告

於是老鼠記者寫了很多揭露獅子大王醜聞的報道。每次發表都造成很大迴響。獅派因此非常生氣,覺得老鼠記者寫稿偏頗。

而對於大象,老鼠記者則打算給牠拍攝一部紀錄片。為了這部紀錄片,很多個日與夜,牠與大象一起行動。牠們因此成為了好朋友。大象喜歡老鼠記者,這不是因為老鼠記者夠細小,可以映襯出牠很巨大;而是因為老鼠記者支持牠出選。不用說,與老鼠記者做朋友,可以有效幫助牠的選情。

廣告

可是話說回來,大象勝算其實認真不高,因為支持獅子大王的動物還是多數。大家都覺得大象太笨了,不可能把烏托邦森林管治好。難怪動物們都叫牠大笨象。

一個晚上,大象和老鼠記者喝過酒,在林間路上散步。忽然,牠們看到了驚奇的一幕──獅子大王正在嗚嗚痛哭,不停用爪子去擦石頭。

「到底牠在幹甚麼?」老鼠記者覺得奇怪。具新聞觸角的牠,二話不說,舉機便拍。透過鏡頭,牠卻看到大象正走入畫面。牠湊到獅子大王附近,問:「你在幹甚麼?」

獅子大王吃了一驚。牠一動不動的看著大象。大象一瞥眼,卻看清楚了石頭和獅子大王的爪。

「嗚啊,呵呵呵,你踩屎了!」大象大笑道。

「踩屎又怎樣!」獅子大王說。在烏托邦森林,踩屎被視為天下第一笨的事情。老鼠記者想:發達了,這一幕明天公諸於世,動物們肯定會覺得獅子大王也不比大象聰明多少。選情要逆轉了。

「嘿嘿」──這時候老鼠記者卻聽到了大象的聲音。「如果被全森林動物都知道你踩屎,你估你會有乜後果?整個森林會笑你一世!你的爪子,將會遺臭萬年!呵呵呵。」

「可以拜託你不要告訴大家嘛……」獅子大王向大象乞求。又轉頭向老鼠記者道:「唔好影啦!唔好影啦!」

老鼠記者的心臟在猛烈跳動。瞧我拍到了甚麼!這段影片唔爆,我唔做老鼠!牠想。

可是接下來,老鼠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象先是固作神秘地笑了一下,然後緩緩道:「我覺得,如果明天有動物退選,這個森林會和諧很多哦~」

獅子大王一聲怒吼。「卑鄙!」隨即對老鼠記者道:「睇清楚你朋友的真面目啦!」

老鼠記者不說話,只是骨嘟吞了一下口水。鏡頭仍然對準兩名候選人。

獅子大王見牠無反應,憤而頓足。「你有種就爆出來!我唔會退選!」說著,走了。

「哦哦哦,不退選。」大象笑著說。「那麼老兄(老鼠記者兄的簡稱),明天就拜託你『做嘢』囉。」

而老鼠記者仍然把鏡頭對著大象,即使獅子大王已走。

「喂,你做咩呀,仲影?走咗啦。」

「我……」老鼠記者吞吐。

大象一獃:「你唔係想 show 埋我出來下嘛?」

「我是記者……」

「記你條老鼠毛啊。獅子大王作惡多端,你不是不知道。又貪污又恐嚇,又作威作福,依家你唔搞佢,搞我?」

老鼠記者不出聲。

「喂我信得過你先俾你跟住我,你翹起我啊?」

「我覺得我對讀者有責任……」

「唔好同我講依啲嘢啦。我哋搞緊政治呀。你對讀者有責任,對個森林有無責任啊?」

老鼠記者吞口水。

「仆街,你同我玩嘢!」大象非常生氣,一腳想要把老鼠記者踩死。老鼠記者嚇得落荒而逃。牠逃到了報社,第一時間把拍到的,不經刪剪,原汁原味播出街。

翌日,大象因為恐嚇對手而被取消了選舉資格。獅子大王呢?雖然踩了屎,但嘲笑牠的動物不多。牠被當做政治鬥爭的受害者,為其他動物所體諒。

獅子大王在沒有對手下,自動當選下屆森林大王。

在那以後,老鼠記者仍然日日撰文,批判獅子大王所作所為。獅派繼續對牠恨得咬牙切齒。而象派呢,牠們更恨不得老鼠記者死。

「森林本來有改革希望,現在被牠一手毀了。」牠們如此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