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克洋牧場】貓與虎

2015/11/2 — 23:48

花貓小姐和老虎先生已經拍了拖很多年。因為老虎跑得快,牙又尖,是很厲害的動物,所以打獵特別了不起。相對而言花貓小姐就不那麼厲害了,牠每日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清潔自己的爪子。

因此,多年以來一直是老虎先生給花貓小姐找食物的。烏托邦森林裡很多動物都說花貓小姐閒話,說牠是被包養。花貓小姐聽在耳裡,非常生氣。牠是一隻多麼高傲的貓 ,怎會容許自己被包養呢?確實,牠們之間並不是包養的關係。包養更像交易,而牠們則不然。老虎先生為花貓小姐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自發、心甘情願、不求回報的。花貓小姐也自問,從來沒有要求過老虎先生甚麼。「而那些仆街卻話我被包養!」花貓小姐很嬲,覺得這完全是偽造謅編。

有一日,老虎先生跟獅子大王去了劈酒,喝多了,一時忘記告知花貓小姐會晚回家。

廣告

花貓小姐等呀等,等呀等,等到變長頸貓。望穿秋水,老虎先生還不回來,花貓小姐只覺非常擔心。

終於按捺不住,打電話。

廣告

「老大哥,你了哪裡啊?」

電話對面嬉笑聲、喊酒聲不絕。「唉呀,花妹,唔好意思,我跟阿獅去了吃酒,今晚晚點回來。」

「沒關係,玩得開心點,那我先睡囉。」花貓小姐說。她對老虎先生還是挺寬容的。

可是掛線後,一股飢餓感竟猛烈襲來──這時候牠才意識到自己是這樣的飢餓,只是剛才被擔心蓋過,沒有察覺。牠把整個家翻過,想要找吃的,卻找不到,只好捱了餓去睡。

No way,向老虎先生求救,不是牠的 option,因為牠是不屑要求食物的。牠不是一隻被包養的貓。

只能等老虎先生帶食物回來,牠想。那夜牠沒有睡。好不容易終於等到老虎先生。進來,卻見牠跌跌碰碰的,顯然是喝醉了。再看雙手,兩手空空,哪有食物?

「仆街,唔撚帶嘢食返來?」花貓小姐覺得憤怒。可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唯有等明天了。

第二天下午,老虎先生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唉呀,睡得真香!」老虎先生大大伸了一個懶腰。

「個死佬終於起身啦?我餓到就來跳樹啦。」花貓小姐心裡道。咀巴卻說:「你餓了吧?去找點吃的填肚子吧~」

「哦哦哦,我不餓。」老虎先生答說。「昨晚吃太多了。今天有點吃膩,不想吃也不想去打獵了,只想就這樣在家休息。」

「唔撚係呀?」花貓小姐想。「咁呀,休息下啦。」牠說。

花貓小姐真的餓壞了。胃分泌出來胃液,卻無食物可消化,只好消化自己。花貓小姐餓到胃痛,痛到胃出血。深夜,花貓小姐躺在床上,輾轉反側。

「哦呵,玩甚麼東西玩得這麼開心?」老虎先生看著覺得開心,也一起跟著輾轉反側。

「我……我……」花貓小姐吞吐著。

「怎麼?」老虎先生問。

「沒事。」說甚麼也不可以求牠給食物,說甚麼也不可以!因為我是高傲的,沒有被包養的貓!

但不行了,真的不行了。花貓小姐氣若游絲:「我…...我好餓。給我吃的。」

「你早講嘛!」老虎先生嚇了一跳,才想起花貓小姐已經兩天兩夜沒吃東西。牠連忙衝出去,三兩下手腳打一隻黑羊回來。

「快吃,快吃!」老虎先生說。花貓小姐懷著感激的心情吃著,體力一點點恢復過來。

惡夢就是這樣開始的。(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