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克洋牧場】阿米巴變形蟲的變形哲學

2015/10/29 — 15:46

烏托邦森林有很多阿米巴變形蟲。雖然看不見,但其實是有很多的。牠們居住於湖水中、水窪裡,或者其他動物的肚子入面。總之有液體的地方,就有阿米巴變形蟲。

那麼人人都知道,阿米巴變形蟲是喜歡變形的。可是牠到底是怎樣變形的呢?

我們今日很榮幸邀請到阿米巴變形大叔現身說法,講講牠的故事。

廣告

在眾動物的掌聲中,阿米巴變形大叔上台。

「哦,很很久以前的事了。」阿米巴變形大叔(為省字,下稱阿叔)說。「在我還很年輕的時候,我是很反叛的,就是會掌摑阿媽那種動物。」

廣告

「我總是想讓自己變得跟其他動物不一樣。比如說,我看見雞,就會想把自己變成與雞不同的形狀。我看見貓,又會想變成與貓不一樣。可能我會變成狗吧,但看見狗時又會變成大笨象,或者河馬,或者深海魚。」

「如此變了幾十年。我老去了。老去之後,我開始有不同想法:到底為甚麼一定要變成跟牠們不一樣?這個問題讓我沉思。於是我把自己埋進海底泥裡,開始思考起來。」

「因為海底是很深的,甚麼也沒有,而且漆黑一片,所以海底泥是很適合思考的地方。那麼我在那裡一直想,一直想,一直想……都不記得想多久啦,總之我想著想著,還沒有想出答案,卻發現自己與四周的黑暗混到一塊,區分不開來了。我變成了『無』。」

一條雞泡魚舉手:「阿叔,為甚麼你會變成了一條毛?」

「噢,不是啦,我是變成了『無』,『虛無』的『無』。」阿叔繼續道:「我竟然想不起自己是誰了。對此我感到非常驚訝。Why???這下我才明白,原來因為自己太久沒有看到其他東西。因為沒有看到其他東西所以無法辨識自己是甚麼。」

「一瞬間我就懂了:我不斷要變成跟其他動物不一樣,是因為想要證明自己存在。而結果卻恰恰相反:我依賴與其他動物的不同,去確認自身的存在感。如果沒有其他動物,我就不存在,就好像在海底泥裡面的自己。」

阿叔掏出香煙,點燃,吸啜,吐出。

「於是我想通了。我改變了自己的變形法。」他亮出 powerpoint,播放 slideshow。slideshow 上的照片一律是牠,只是形狀不同。那些都是牠為自己變形拍的 selfie。

「我紀錄自己的形狀,然後變形。再紀錄,再變形。變甚麼沒所謂,只要與上次的自己不同就好──因為這刻的我與前一刻的我不一樣,所以我存在。由此就算我在海底泥裡面,就算只剩下我一隻動物,就算我再也看不見聽不到觸摸不了甚麼,我都存在。下一秒的我將會證明這一刻的我存在,這一刻的我證明前一刻的我存在;同樣,前一刻的我又證明了這一刻的我存在,這一刻的我又證明了下一刻的我存在。」

「好!好!」雞泡魚拍掌喝彩。它立刻把自己的身體膨脹,又收縮;膨脹,又收縮。可是很快牠就崩潰了,變得很不開心。因為牠發現膨脹的牠和之前膨脹的牠是一樣的,收縮的牠也和之前收縮的牠是一樣的。牠沒有辦法好像阿叔那樣,不斷變成不同形狀。那牠又怎樣才能證明自己存在?當然這是另一個故事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