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克洋牧場】黑羊遇花貓

2015/11/5 — 23:17

烏托邦森林裡面有一塊寬廣的草地,一群黑羊在上面默默吃草。

天空是晦暗的,積著厚重而壓得極低的雲層,似乎將要下雨。可是黑羊群好像一點不關心似地,繼續低頭吃著、吃著。世界上只有一隻動物能令牠們停止啃咬,那就是領頭羊。

這時候,一隻花貓沿河畔踱步而至。牠腳步優雅,從提足到踏腳,力量均勻,不徐不疾,好像四個波浪把身驅往前送去。

廣告

牠看見正在吃草的黑羊群,與其中一隻打招呼。

「你好。」花貓說。

廣告

「你好。」黑羊應道。回答時仍舊低頭吃草。

花貓觀察黑羊的動靜。

「真是無聊的羊生。」牠如此評價。

「係咩~~~~?」

「怎會不是?終日低頭,只看到泥濘與雜草。沒有獨立意志,領頭羊做甚麼你便做甚麼。」

黑羊聽了這些批評,並未生氣,只是抬起頭,慢條斯理答道:「我喜歡這種生活。」

花貓搖搖頭:「無法理解。怎可能喜歡?如此枯燥如此沉悶如此無謂。我問你,昨天你做過甚麼?」

「吃草。」

「明天你將做甚麼?」

「吃草。」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周而復此,怎會喜歡呢?」

黑羊聳肩道:「很簡單,因為我喜歡吃草啊。日日做喜歡做的事,這難道不是愜意的生活?」

花貓搖搖頭。「你看,你左手邊的羊在做甚麼?」

黑羊把頭擰向左手邊。「吃草。」牠答。

「你右手邊的羊在做甚麼?」

黑羊把頭擰向右手邊。「吃草。」牠又答。

「你跟其他羊都在做一模一樣的事情。你們長得一模一樣,你們的思想──恐怕也一模一樣。你沒有自己,你不過是羊群的一分子。你死了也沒有羊在意,因為只是羊群少了一隻羊而已。這怎會是愜意的生活?」

「我從來不管別的羊做甚麼。我不在乎牠們是不是跟我一起吃草,不在乎牠們是不是跟我一樣,也不在乎我死了對羊群來說有甚麼意義。我不是因為想和牠們一起才吃草的,我只是吃草而已。想做就去做。」

花貓歪頭思考,不得其解:「作為一隻貓,我不能明白。我們貓不是這樣的。我們貓總是獨立活動。沒有一隻貓喜歡群體生活。我們喜愛自由。我們喜愛一隻貓散步。我們受不了沒有任何意義地死去。我們都是獨立的個體,死去意味著一個世界的完結。」

黑羊咩~的叫了一下,又復低頭吃草。「我不關心你們怎麼想,我就是我,我只吃草,就係咁簡單。」

轟隆!一聲,天空下起冷雨。可是領頭羊沒有收隊的意思。大夥兒仍吃著草。

「落雨啦,走啦。」花貓說。

「在雨中和大家在一起吃草是很有意思的事。」黑羊堅持。

「真是奇怪的羊。」花貓道,便繼續沿河道走去,找避雨的地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