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宇宙密謀(下)

2018/7/24 — 19:32

巴基斯坦北部的雪地。(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巴基斯坦北部的雪地。(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上文提到我在巴基斯坦等出境通關,還打電話給該省的最高領導,省領導打電話給出入境管理處的主管,便稱可以讓我當天過關,並坐順風車過去新疆。

我去到通關處,關員似乎沒有收到任何通知,海關部門的職員說:「你今天不能坐車啊,巴基斯坦和中國有協議,不可以讓你搭便車。」

我說:「但出入境處的主管已點頭批准……」

廣告

關員說:「你如果要搭便車,先要找 NATCO(公營車公司)的經理寫一份同意書。」他還開玩笑說:「海關跟出入境處部門是分開的,我才是這裡的最高領導!」

我忽然想起一位巴基斯坦朋友的名言,有甚麼事情,要找最高領導。我也不跟他多爭論,立即就返回 Yaqoob Ali 的房間,直接把剛才發生的事告訴他。他聽罷極為生氣,立即打電話去海關那邊,大聲罵了一頓,轉個頭和顏悅色地向我說:「已經沒問題,你可以走了。」

廣告

✽ ✽ ✽

我返回海關,這次他們不敢怠慢,趕忙幫我檢查行李,就讓我通關了。別的國家,海關及出入境部門通常是分開,但在這個口岸,通關的人,也是負責在我護照上蓋章的職員。他問:「你的司機呢?」他堅稱一定要找到司機,才可以在我的護照上蓋章。問題是,我沒有司機啊!

我想起剛才停泊處的管理員說過,下午二時有一輛貨車要過去中國,現在已經一時多,我抓緊時間,跑去停車場找司機。進去停車處,看見一名貌似司機的中國人,我興奮地跑過去,用普通話問他:「您是要回去中國嗎?可不可以帶我過去呢?」

他大概沒有想到在荒涼之地,會有人用普通話如此問他,先是一陣愕然,定過神來才說:「我沒問題啊,回去時路程挺長,我也想找個伴跟我聊天,但是中國跟巴基斯坦有協議,不可以搭便車……」

我說:「沒關係啊,我剛才已經打電話給北部區的最高領導,他又打電話給了蘇斯特的最高領導,他們給了我特別的通融。」中國司機聽罷,忍不住笑了起來,說:「懂英文真是好!」他大概沒想到,我為了搭便車,居然打通了這麼多關係。

✽ ✽ ✽

這位中國貨車司機,名叫西寧(真名),祖籍安徽,父母多年前來新疆,他也是在新疆出生,家住烏魯木齊。他早已準備好出發之事,但也不嫌麻煩,陪我一起到出入境辦事處走了一趟,證明他會帶我離境,護照上終於蓋了印章,我們便出發了。

我坐上那輛樸實的東風貨車,興奮得大叫一聲,實在太激動了。那天是 2002 年的 12 月 19 日,滿天飛雪,烏雲密佈,西寧說:「你真是運氣不好,經過了世界最大的冰川也看不見!」

我一點也沒有因為看不到冰川而以為自己運氣不佳,況且世界最大的冰川其實是在南極洲,我反而覺得幸運爆燈,在路上心情熾熱,還一直想起《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這句話:「當你想某事物,全宇宙都密謀幫你達成。」(When you want something, all the universe conspires in helping you to achieve it.)

現在看來,我當時其實只要多留一天,事情就變得簡單,但因為前後行程的種種原因,我極度希望當天離開巴基斯坦,前往新疆。那種閉悶的感覺是如此強烈,離開的願望是那麼衝動,最後居然就有 Ejaz,Yaqoob 及西寧幫我達成願望。他們本來都可以完全不理會我這個陌生人,但卻無私為我付出,至今還是非常感激!

有時我想,當你真心想完成某件事,也許全宇宙真的會密謀幫你達成。

✽ ✽ ✽

小記:2003 年 3 月,我收到司機西寧的妻子盧平的電話,問我可不可以寄丈夫的照片給她做個紀念。原來西寧在當年的 2 月份發生交通事故,不幸喪生,她在遺物中找到我的聯絡方法。我跟西寧只是萍水相逢,但收到這個消息,非常震驚難過。

那天我們經過中國與巴基斯坦的邊界,西寧主動叫我下車,拿著我的相機,幫我拍照留念。我跟他說:「我也給你拍個照片吧!」他不好意思,連說不用,我說:「拍吧,拍了以後可以給你的家人看。」他便說好。

我當時只是想到,他出差多年,可能沒有拍過照片,他應該也希望能給家人看看自己工作的情況吧。當天拍照之時,太陽早已下山,天色昏暗,我從菲林相機的取景器裡看不清他的表情,把照片洗出來後,才知道西寧當時站在國界碑旁邊,頭微仰起,表情嚴肅,眼睛沒看鏡頭,只是出神地望著遠方一角。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 http://pazu.me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pazu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