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個愛唱歌的男人 — 楊立門、陳立業的音樂夢

2015/6/13 — 18:31

年輕的夢想,踏足社會後,多被生活磨滅。打工、買樓、結婚、生仔,在各種生活壓迫之下,香港人有沒有能力奢侈地發一場夢?有兩位中年男子 — 「謝瑞麟」副行政總裁陳立業(Lambert),及前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目前正退休前休假的楊立門(Raymond)— 一人從政,一人從商,加起來過百歲,都選擇在人生下半場重拾夢想,各自發著一場「音樂夢」。

*     *     *     *

楊立門

楊立門

廣告

慢活的退休生活

廣告

訪問楊立門Raymond的地點,是政府總部旁的咖啡店內。Raymond退休將近一年,重踏海富至政總之間的天橋,難免感慨,「記起以前為何要走這條天橋,記起以前工作的日子。」

然後Raymond坐了下來,除去一副太陽眼鏡。沒錯,他一路走來都戴著「黑超」,再配上一個斜孭袋。以往作為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的Raymond,甚少在鏡頭前穿得如此有型、自在。

去年七月他提早退休了,到現在還在享受足足一年的退休前休假。就這樣他放下工作,戴上「黑超」,每步路都走得更輕鬆,接受訪問時亦不再句句官腔。

是否習慣這種退休生活?Raymond指政府內部一直有舉辦退休人士講座,讓公務員可以適應悠閒的生活,但笑言自己從未參加過:「我已經有嗜好去追尋。」他指在退休後,即開始籌備歌唱表演,又嘗試作曲、填詞,甚至寫小說,退休生活充實。

Raymond在政府任職時,已經多次為慈善演唱,被傳媒稱之為「AO歌王」,現在退休後投入音樂創作,不教人意外。

在幾個月之前,他推出了一首新歌《慢活》,並找來了拍檔潘伯仲合唱。用這首歌形容他的退休生活,似乎最合適不過。

最好拈一枝花一杯酒一粒沙,漫步岸上看落霞。
敞開衣襟給清風輕輕吹,細雨無聲的洒。
偷偷收起一天半晝,來下廚遊河再度閒暇。
任更多財富也未能花。

《慢活》-楊立門 潘伯仲

Raymond告訴我,這首歌是對身邊親友的提醒:「我提倡香港的工作人士,盡量讓生活有一個節奏,不要只是去工作。」,「看到很來身邊的朋友、同事,都是身體有問題,或是精神極度繃緊,我覺得這樣不健康,對家人仍不好。」

政治很危險 創作只求文藝

Raymond的另一首作品《再牽的手》,談的原來是去年的佔領運動。他解釋是當時看到社會撕裂,認為各方有都有需要妥協,因此寫了這一首歌:「有些感觸,看到電視的畫面。身邊的朋友都吵了架,我覺得不是很值得。」又謂:「到了一個地步,大家都可能要妥協一點。」

大理想,再籌謀,用我這一生也未夠,
願你可,齊共我,往那方走!
命似水不會回流,讓這樂章可再合奏,
請給我,還可以再牽的手!

《再牽的手》-楊立門

不過細看歌詞,Raymond未有明言對佔領運動的立場,只籲大眾團結,「和諧」味頗濃,他如此解釋:「我不想有明顯的取態,社會上我認識的人中,支持和反對這件事的,都各佔一半。當然年輕的比較支持這個運動,年長的較為反對。不論如何,這件事未必是我們生命的全部,無謂為此大家太『勞氣』。」

Raymond在政圈打滾多年,深知談論政治的危險性,明言將來不打算再以類似題材創作,「我不想談政治,因為政治不討好,亦很危險,對於我這個曾是高級公務員的人來說,不是太好」。

作為前高官不敢多談政治,明白。那將來的音樂,還想談甚麼?「我要寫的東西,不是論證,不是嚴肅的作品。我純粹從比較文藝性的角度寫一些短故事,去剖析某一些人的心態,又或是一些普世價值。」

人生交叉點 AO?歌手?

說回他音樂生涯的起點,他直言自少愛唱歌,沒有特別的因由。這種熱誠近乎與生俱來,他謂:「你喜歡唱歌的話,肯定想別人聽你唱歌,不是想永遠關起浴室門自己唱,當然希望有人會肯定你的能力,所以便參加比賽。」

Raymond早在1982年參加過第一屆的新秀歌唱大賽,當年的冠軍是梅艷芳,同屆的還有張學友、韋綺姍、溫兆倫等。當年的Raymond,半隻腳踏進了娛樂圈,但最後獲政府取錄,退出比賽。

這是他人生的一大抉擇。現在回想,對當年選擇有沒有後悔和遺憾?他如此回應:「我不是遺憾不能進娛樂圈,是遺憾自己沒有時間去追求音樂上的理想。」

不過他仍認為當年的選擇沒有錯,因為自己根本不適合娛樂圈的規則,不喜歡「扮鬼扮馬」:「例如唱武俠片的插曲,就要我穿武俠片戲服去唱,我覺得接受不到。」如今用自己的方式做音樂,懶理遊戲規則,無須「搏出位」,唱得更自在:「趁自己還有把聲,仍然對音樂有熱誠時,不如給自己更多時間發掘一下。」

談內地音樂市場:You can't beat them, you join them.

香港樂壇近年的萎縮,和亞洲各地歌手的興起,成為強烈的對比。往日廣東話歌的輝煌現在似乎已成歷史。生於六十年代的Raymond,見證樂壇興衰。究竟香港的流行音樂還有沒有出路?Raymond認為香港有必要考慮內地市場的需要,「You can't beat them, you join them. (不能打敗他們,就加入他們。)」。

這一句,相信已經觸動不少香港人的神經。說到底,流行音樂仍是中港矛盾的一個戰場。眼見「宇宙G.E.M.」鄧紫棋一方面打入內地市場,另一方面引起部份香港樂迷的反感、唾棄,她是最成功,亦是最失敗的例子。

Raymond說:「香港人可能太陶醉於『大廣東話文化』內,過去二、三十年太輝煌。國內現在除了廣東和沿岸幾個省份,仍然會聽廣東歌,東南亞亦有聽,但整個中國很難被你征服到。」

談到未來的計劃,Raymond直言音樂表演已「排到出年」。其中在今年10月將會與香港中樂團在文化中心舉辦兩場個人音樂會。Raymond更邀請到張德蘭任嘉賓,演繹多首中文金曲。音樂會詳情仍有待公布。

*     *     *     *

陳立業

陳立業

商界橋王?商界歌王?

年近50的陳立業Lambert,現為「謝瑞麟」副行政總裁,更被傳媒稱之為「商界橋王」。令他在商界成名的代表作,包括創立了「One2Free」品牌,以至近年為「謝瑞麟」重塑形象等。他的廣告作品,香港人必有印象,例如是「謝瑞麟」2012年的這一段:

這位「橋王」另一個身份是一名福音歌手。

和Lambert做訪問前,跟他事先聲明,這次不談他在商界打滾多年的得失,只想談談他對音樂的看法。擺脫了一大堆業績、數據、推廣策略後,陳立業私底下的想法中又是甚麼?他生命中真正在乎的,又是甚麼?

只想用音樂說故事

Lambert音樂之路的起點,要數到約20多年前到加拿大讀書的日子,在偶然的機會下接觸到香港的福音組合「轉捩點」,之後正式加入組合。後來他改為推出個人大碟,繼續以福音作為主題,侍奉上帝。至上月他又推出了新專輯《人海中遇見祢》,算是他25年音樂生涯的一個總結。

談到自己的歌唱生涯,Lambert定位清晰。明言自己並非「歌星」或「表演者」,不會舉辦「演唱會」。他做的,是透過音樂告訴別人自己的想法和故事,所以他都會將自己的演唱會稱為「音樂分享會」。

對Lambert而言,音樂是接觸人心的工具:「世界上未必每個人認同我的音樂,未必每個人覺得我的歌好聽,甚至覺得我唱歌『麻麻地』,又或者可能我賣的唱片不多。即使是這樣,如果我的音樂可以觸動到某一個人,祝福到某一個人,讓他可以認識到救贖的時候,我覺得已經pay off了。」

一首歌 一條人命

事實上他的音樂,確實曾幫助過別人。他憶述曾經收過一封陌生人的電郵向他道謝。原來當年該網友的母親在患了重病後脾氣變得暴躁,經常對家人惡言相向甚至動粗。發信人不堪壓力,萌起自殺的念頭。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他在網上找到了陳立業的一首講述親情的歌曲《你知道嗎》。

你知道嗎?你令我懂得怎去歡笑。
你知道嗎?是你令我生存。
心裡是很愛你,卻未敢講一句奉上感謝。
願有天可報答,你親恩的辛酸。

《你知道嗎》-陳立業

這一首歌令他放下了自殺念頭,更找到了自己的信仰。他更特意從台灣走到香港,為的是尋找陳立業的唱片,比向身邊的朋友分享。

一首歌,就這樣救了一條人命。

Lambert:1800萬人次聽過我的歌

又有一次,Lambert和大家樂集團主席陳裕光吃飯,送給對方一隻自己的唱片。陳裕光聽過後很喜歡,更決定將這些音樂在全線大家樂中播放,「他跟我說,每一天有30萬人次到大家樂吃飯,如果播放一個月,就有900萬人次聽過你的歌。最後播放了兩個月,即是有1800萬人次聽過我的歌。他跟我說,你放在任何一個電台,播放率也沒有這麼高。」

此後,甚至有不少大家樂顧客,在聽到Lambert的音樂之後受到感動,並透過電郵告之他們因而尋回曾經失落的信仰,「就是因為這些成功的小故事,令我即使不能賣出很多唱片,但只要這些音樂可以觸動到、安慰到某些人,我覺得很值得。」

「橋王」sell福音 要夠pop夠commercial

作為商界「橋王」,Lambert很清楚用甚麼方法,才能將產品推銷給最多的受眾。說到底,要將音樂帶到大眾耳邊,靠的亦是推廣策略。而這位「橋王」自有一套心得,就是音樂要夠pop夠主流,「我們想到reach out的是年青人,在形式和曲風上都要與時並進。所以我們的找的編曲一定是最pop的。」

為求夠pop,Lambert找來製作團隊都是流行曲能手。由金培達,到趙增熹,到Johnny Yim,每個都是港人耳熟能詳的音樂人,「我有一個堅持,希望基督教音樂不會『娘』。所以我找的都是commercial的,一直有做流行曲的監製,別人會覺得質素有一定的水準」。監製們亦一直要求他改掉老套的唱腔:「他們(監製)會覺得,好像『靚聲王』、鄭少秋、汪明荃般,這樣不行。一定要與時並進,要用現在的唱腔。」

香港從不乏福音歌手,但如Lambert般在商界有頭有臉,又願意走出來唱的卻沒幾個。Lambert正正善用了在商界的影響力,令他的福音能傳得更遠,「如果將這兩個身份combine,我覺得是很unique 的定位。我希望藉着這個身份,能夠吸引一些年青的朋友。當我和他們分享的時候,他們會好奇這位CEO是什麼人?他們會願意聽我講見證。同一時間,我是一間上市公司的CEO,有機會接觸到更多不同公司的高層,希望有機會和他們分享見證。」

今年9月25日陳立業將會舉行「25+25職業特工貓」音樂會。所謂是「25+25」,是指將會有25位嘉賓與他重溫25年來的音樂生涯。如若知道更多音樂會詳情,可瀏覽其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