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星級賤精

2014/7/28 — 17:38

去六星級酒店去到悶,因為工作關係,無論是外地內地還是本地的六星級酒店,一星期起碼去三次。去得太多,人有時候就會不自覺地開始留意一些本來無關痛癢或不甚起眼的事情。加多兩分觀察力,你會發覺,站在六星級酒店內,人生百態盡現眼前,挺有趣的。

如果你試過開車到酒店吃飯,你大概會記得一般的「程序」。酒店的員工幫你打開車門,當你下車的時候,他們可能會問你今晚會到酒店哪一家餐廳晚膳,然後就給你一張「泊車票」,最後再把你的車開走。強調,以上所述,是「一般」的程序。有趣的,當然是非一般的程序。

所謂非一般的程序,其實就是少了一個步驟,泊車票。有一次,開着問哥哥借來的兩門Bentley跑車,去到Ritz Carlton,下車的時候,泊車哥哥沒有給我泊車票。我樣衰衰咁問泊車哥哥:「可唔可以畀張泊車飛我?」泊車哥哥笑瞇瞇的回答:「Ok㗎啦。」簡單一句ok讓我明白,原來開着超級跑車到六星級酒店,就代表你高人一等,也就自然享受着高人一等的待遇,即是唔使泊車飛。

廣告

唔攞泊車飛有乜好處?好簡單,泊車飛就是要記錄你到達酒店的時間,然後就因應你逗留的時間而向你收費,每小時大概80元。那當然,如果你在酒店內用膳,就可以免去你兩至三小時的泊車費用。即是說,拿着泊車飛,你就有時間限制,一旦超過兩三小時,立刻同你「起錶」。

沒有泊車票的話,你泊幾耐都得,你泊部車喺度然後唔喺酒店食飯都得,一蚊泊車費都唔會收你。一句講晒,揸超級跑車,就有人幫你免費睇住架車。如果你是名人或酒店熟客,一樣享有同樣待遇。話雖如此,你不要以為一眾泊車哥哥是儍的,其實他們很會計數。

廣告

揸得超級跑車嚟酒店,即係非富則貴啦,通常非富則貴的人都非常識做,取車的時候,最少最少都會放低100蚊做小費。小費沒有硬性規定的金額,就正如沒有人硬性規定你送乜嘢生日禮物畀女朋友。拍拖有一段時間,女朋友生日,送支幾百蚊香水得唔得?得,冇話唔得㗎,但你唔會囉。生日送香水咁貴重,中學生咩。

但凡事總有例外,有啲賤精富豪真係夠膽死擺架車喺度十幾個鐘,然後攞返架車嗰陣淨係講聲「唔該」就閃,一蚊小費都唔畀。Yes,世界每個角落總有賤精,六星級酒店也不例外。賤到咁經典,葉朗程點可以唔喺度表揚一下你哋?

朋友的女朋友的表哥是一個室內設計師,做得不錯,生意接到停唔到手。很多時候,因為他需要寧靜的空間創作,他會在香港某家六星級酒店住一兩晚。有一次,朋友和女朋友一起上去設計師的酒店房間,發覺房間內又香檳又朱古力的。朋友細問之下,才知道這些都是酒店給設計師的「小小心意」。

「每次嚟都實有啲嘢整到我唔happy,跟住佢哋每次就會叫人送呢啲嘢上嚟補償,乞人憎。」設計師向我的朋友解釋。真相大白,原來又是一個典型的投訴大王。無論你的名字是在酒店的VIP list還是black list,酒店職員都是會對着你笑的。VIP list,酒店職員係真心喜歡你所以笑。Black list,職員是為你的可笑而笑。

面對這些六星級賤精,酒店職員的最大挑戰,就是以客為本的同時,也不能讓你以為發癲發狂就可以當人家是奴隸。說到這裏,我想趁這個機會,高度讚揚君悅酒店的Victor Marcato,並正式冊封他為「賤精殺手」。

書展期間的某個weekday,我和兩個朋友到君悅酒店的Grissini午膳。Grissini最好吃的就是grissini,即是一種長形麵包,相信餐廳也是因而得名。未說故事之前,先要給你們介紹一張Club Hyatt會員卡。

有錢就做到Club Hyatt會員,年費8,000元。成為會員之後,會給你很多張優惠券,但最抵的優惠,就是一年無限次的用餐優惠。所謂用餐優惠,就是「免一個人頭」,即是說,六個人吃飯收五個人錢、四個人吃飯收三個人錢。所以最着數就是兩個人用餐,只收一個人錢,即是半價。Club Hyatt會籍真的算是good value for money,所以我也是他們的會員。

那個下午去Grissini,坐在我們隔籬枱的情侶特別搶眼。因為那是一個weekday,所以大部份食客都是返工打扮,唯獨是這枱情侶,衣着很潮。男的頭髮一支支向上撐,應該用咗半支定型啫哩,緊身黑色上衣,更緊身的白褲,再襯Converse波鞋。女的是淺粉紅鬆身上衣,下身黑色皮褲,上重下輕的顏色配搭不在話下,攝氏32度呀大佬,皮褲,are you joking?

從他們枱上的菜式可見,跟大部份食客一樣,他們叫了兩份午餐,然後再加甜品。只要每位加80元,甜品就可以任吃。女的突然千手觀音上身,對着侍應推來的甜品車指指指指指指指指指指,即是一車甜品要晒,然後堆在小小的碟上,壯觀過長洲那座搶包山。

情侶終於吃飽飽,經典的時刻來到,埋單。男的從銀包掏出一張Club Hyatt會員卡,我這個超級膚淺人的內心輕輕震動一下,對這個瘦骨嶙峋的後生仔突然稍稍改觀。竟然有張Club Hyatt卡,有啲料到喎。帶着粗框眼鏡的侍應禮貌地接過會員卡,然後走到餐廳的另一邊處理。

一會兒,粗框侍應回來,但面有難色。「唔好意思呀先生,請問你有冇身份證或者其他信用卡之類,去證明你係卡主本人?」哦,完全明白,原來潮男不是卡主,會員卡是問人借來的。潮男面色發青,但仍然理直氣壯:「冇喎,我冇帶身份證喎,credit card都冇喎。」厲害,枱上擺着大大個銀包都可以話自己乜卡都冇。

白癡都知那張Club Hyatt卡並不屬於潮男,但酒店職員當然不能說「我要搜你銀包」。粗框侍應沒有辦法,惟有暫時撤退。五分鐘後,Victor Marcato終於出場,他是Grissini的經理,從口音和姓氏判斷,意大利人。Marcato沒有多餘的恭敬,但也不至於無禮,只是淡然對着潮男說:「Sir, I am afraid only the actual cardholder can enjoy the privileges of this card.」Marcato是典型的意大利型男,即是意大利足球國家隊那種級數,氣勢磅礴。

瘦弱潮男的臉色雖然青上加青,但在女朋友面前不得示弱:「This is my card。」Marcato似乎早已預計瘦弱男有此一着,他只是從容一笑,然後說:「I have checked our members' database. The cardholder's name is Peter Wong, and he is 66 years old. Are you 66 years old?」那一刻,我和我的朋友直情想站起來為Marcato鼓掌。

戲看完,我們也埋單走人。站在外邊等升降機的時候,潮男潮女也恰巧走出來。諗住食便宜午餐,點知要原價埋單,真係聞者傷心。「離晒譜,咁嘅service都有,以後都唔嚟Grand Hyatt。」潮男說。真的要恭喜Grand Hyatt,從此你們可以少個賤精客。

所謂六星級賤精,永遠抱着一種想法:千錯萬錯也絕非我錯,明明就是這個世界欠了我。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