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唱不出那樣的歌曲

2015/12/1 — 18:00

《哪一天我們會飛》上映接近一個月,我才寫一篇關於它的文章,在這裡警告文章有劇透都是 bull shit。月初已停不了的聽說電影怎好怎好,適逢《我的少女時代》還在熱烈放映中,《那些年》的情懷再度歸來,《哪》的觀眾就驚呼「香港終於有自己既《那些年》﹗」,我就想起奇華廣告牌上那句「香港終於有手信﹗」,真係好大件事。

對《那些年》、《我的少女時代》這一類擁抱回憶的電影,我一向感觸不算良多,除了老理由兩地文化不同,和每個人的青春片段不一樣外,還有裡面的事情都太夢幻,我會當成漫畫看,而我又不特別喜歡漫畫……所以我不會因為一句港版《那些年》就走去看看,只會是想支持黃修平導演而去進場。結果,開畫後的幾個星期,都在忙東忙西忙南忙北。最後還是要看早場,因為當日下午又有事要辦。假如這齣電影是個回憶盒子,或者我跟戲中的成年主角一樣,天天營營役役,用一吋光陰來回憶,有點奢侈。而且回憶就像抽鴉片煙一樣,不是抽完就可以回過神來,最花時間是靈魂回程到現實。

散場後,我腦內響起的不是那首電影主題曲,反而是《因為愛情》裡王菲唱出的那一段「再唱不出那樣的歌曲」,終於到了一個看這些「青春片」會有點靦腆的年紀。《哪一天我們會飛》給我的感觸,不是自身經歷跟劇情有沒有雷同,而是戲中的「蘇博文」代表了什麼。

如果「蘇博文」代表著初戀和青春 – 我想過青春最令人輾轉反側的地方,就是當時身在最容易得到答案的階段,偏偏有很多還未有答案的問題。大部份青春的事情都發生在校園,那是一個有問題就有答案的環境,有問題可以往書裡找,向老師問,每條問題都有 model answer。但這段時間卻是對愛情最好奇的時候,又急著為愛情和永遠定義,結果一堆沒有答案的問題,在心裡成為刺。成長也是一場如何理解「答案」這回事的旅程,包括明白有些答案是假以時日,也要學會放低「沒有答案」,甚至於知道答案後,要放低答案。成年余鳳芝嘗試尋找「成年」蘇博文,就經過上述階段,她放低過問題,到後來心血來潮去找答案,才知有些答案註定二十年後才知道。看到片末,我突然慶幸我所有前度都沒有早死,要結婚的都結婚,要發達的都發達,沒有誰因一段過去而枯萎。

如果「蘇博文」代表夢想 – 蘇博文在戲中是永遠的瘋狂,總是在做能人所不能的事情。他帶余鳳芝到校工工場看自己的作品時,就跟她說︰「你睇到飛唔到嗰啲就係彭盛華整﹗」一句話就道出了他往後跟彭盛華走上兩條不同的路,至少蘇博文離世前的一刻都是帶著夢走。年輕時的彭盛華愛用自己的綽號「手作王」作賭注,他視他的創作能力是自己靈魂的最大部份,輸掉了綽號就等於輸掉自己。二十年後彭盛華為了掩飾自己出軌的秘密,對著燭光再以自己綽號立誓沒有做對不起余鳳芝的事情,就在說自己的靈魂隨年月已變得廉價,他引以自豪的 design sense 最後只為「圓明豪園」作點綴,就算輸掉也不足惜。看電影那天正正是區議會選舉當日,一群泛民建制的明星級老屎忽,被視為眼中一口大釘。究竟這班老屎忽何時變得神憎鬼厭,變成阻住地球轉的強力磁石?我假設他們每一位年青時都如此熱血過,曾經以制造一個理想國度為目標,但他們現在一直做很多事情為求自保,而同時又不斷出賣自己,跟成年彭盛華一樣自相矛盾。他們在追求的,其實是什麼?

如果「蘇博文」代表直率 – 戲中所有角色,年青時都是直話直說,覺得寫一份夢想計劃書荒謬,就說出做夢想不是這樣計算和規劃出來,一人說話,數十人起哄,迫得月球老師面紅耳赤。成年後的彭盛華,面對操普通話的麻煩客人,昔日銳氣已變鈍,說話圓滑,諸多顧忌,生吞所有無理要求,還會為取悅麻煩客人引以自豪。時間令我們不再以「直話直說」引以自豪,反而認為「轉話抹角」、「語言偽術」更顯成熟,讓自己更好過。但習慣了對著別人轉彎抺角,最後面對自己的感覺也轉彎抺角起來。昔日直率坦白的自己,會不會是解決眼前疑惑的答案。最後彭盛華跟余鳳芝回去母校這個原點找「答案」,「手作王」再度登場,跟師弟妹依著蘇博文留低的藍圖,最後組合出飛得起來的飛機。迷失的人,是否該走回原點,找回昔日的勇氣?

如果「蘇博文」代表著一眾新演員 – 此戲最令我看得舒服的地方,是戲中很多面孔陌生的年青配角們,演技同樣令人另眼相看。電影開畫之初很多人問,為什麼海報上三位新人合起來的面積,都不及林海峰的左耳大。後來一片爭議聲中,三位年青主角版本的海報才登場。很多新演員,就是活在這堆計算,也滅於這堆計算之中。如果這不算是宣傳策略,一開始就沒想過用他們在海報宣傳上,是一種市場上的計算。如果這是一種策略,刻意製造話題,讓新版海報在一片爭議聲中誕生,也是另一種市場上的計算。不只新演員,很多新音樂人、新創作人以至所有界別的新丁,天天活在這些計算之中,誰人幫他們計算出最大的發揮空間?還要起用他們的,同樣算是新導演的黃修平,有幾多早已成名的導演,肯花時間發掘新人。第一版本海報上的兩位主角,一個至今還是DJ界的第一人物,一個還是樂壇天后,他們之後,又有幾多來者?不用一對手也數完。香港是否已失去誕生巨星的能力?而「哪一天我們會飛」,會不會同樣是這班新人或被遺忘的人想問的一條問題?

>>>>>>>>>>>>>>>>>>>>>>>>>>>>>>>>>>>>>>>>>>>>

還有以下感想︰

1. 戲中林海峰堂眉好古怪。
2. 原來鸚鵡養得好,可以有三十年命,仲長命過蘇博文。
3. 我竟然認不出蘇博文的最後女友,原來就是彭盛華的小三,這是我辨認內地女星能力低,還是他們的能辨度低?
4. 現實中,游學修跟蘇麗珊真的走在一起,叻仔。那為什麼二十年前劉青雲不是跟周慧敏拍拖?
5. 此戲的英文名叫「She remembers, he forgets」。其實兩個都 forget,但也同時 remember 吧?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