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冒失王(下)

2017/10/18 — 21:10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一名香港學生在日喀則不見了錢包,被藏人夫婦撿到,錢包只剩證件及信用卡,現金早就沒有。藏人夫婦托人問到一名香港旅客,香港旅客回港後致電銀行信用卡中心,銀行聯絡失主,失主又剛好跟我認識。輾轉間,藏人夫婦把錢包送到我的咖啡館。

香港學生在拉薩時其實經常來咖啡館(否則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每天有說有笑。聽他找回錢包,我也高興,他本人已回港,我在網上跟他聯絡,安排把東西速遞寄回香港。只聽他說︰「講起嚟都幾可疑啊,嗰對西藏夫婦無端端執到我個錢包,有冇咁橋啊?裡面有晒我啲證件同全名㗎嘛,都幾得人驚!」

本來我們在網上的聊天氣氛很好,卻見他居然寫出這句話,我讀罷極為生氣,完全不留情面地,很直接跟他說︰「那對藏人夫婦在日喀則的公車站撿到你的錢包,大可以扔進垃圾筒,但西藏人比較好心,只是希望幫你,花這麼多時間從日喀則把東西拿回拉薩,找他朋友的香港朋友打去信用卡中心找你,又專程把東西送到我的咖啡館,你這樣猜度他人,真係幾衰仔!」

廣告

這名香港學生忽然安靜下來,過了一會,打了很長的回應給我(有點像懺悔文),大意是說︰「我聽到你這樣說,實在覺得自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對不起啊!希望他們不知道我這樣想,我現在真的無地自容啊!」(原文很長⋯⋯)幸好這名香港學生算有羞恥之心,也知錯能改,除了打了一大堆自責文字,還匯了三百元人民幣給我,叫我代為買些禮物送給那對好心夫婦。

我跟夫婦見面時,當然沒有把當中這段插曲告訴他們,只是說:「那個香港學生,說一定要買些東西來感謝你們的幫忙!」藏人夫婦坐在咖啡館,看到別人道謝,反而極為不好意思,一直說:「我們只是幫他拿東西過來,也沒有想過要甚麼回報,而且他是學生,錢也不多,不用送禮物啊。」

廣告

我說:「但那個學生已經把錢匯給我,我又代他買了些禮物。」

夫婦二人一直說不要禮物,我請他們在咖啡館裡喝了些東西,聊了不少家常。他們二人離開之時,不好意思拿走禮物,我說:「你們就收下東西吧,那個學生一番心意,你們不拿,我也很難交代⋯⋯」他們這才收下。

我把藏人夫婦的回應轉告學生,他就更為愧疚了。

當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度跌至低點,對善意第一反應是懷疑而非感激,這就是扭曲的社會。有時候,正是需要他人的坦然,才能反射出自己的不足,這就是純樸的力量。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