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冬菇亭租戶 居然是「苦主」?

2017/2/17 — 1:48

大埔廣福邨冬菇亭(圖片來源:Chong Fat @ wikipedia)

大埔廣福邨冬菇亭(圖片來源:Chong Fat @ wikipedia)

【文:四道牆以外】

數間平民式冬菇亭,有租戶不滿被加租、被要求支付裝修費用,而決定不再續租。經過傳媒的推波助瀾,突然變成網上討論的焦點,不少人紛紛為租戶抱打不平,認為有「本土特色」的小店,結業實在可惜,應該盡量保留云云,但屋邨居民的想法又是如何?

網上不少人只透過媒體,斟酌「苦主」被「逼遷」的情節,往往忽略在該屋邨生活的居民。媒體報道中的「苦主」之一,被媒體吹捧為「愛心老闆」的李松慶,在屋邨居民眼中,根本就不是甚麼「善長人翁」;有居民甚至成立Facebook專頁,對李老闆作出種種控訴—租戶指責管理者「無人性」,屋邨居民指責租戶「做騷」,孰善孰惡,孰是孰非,大家又可以說得清嗎?

廣告

冬菇亭經營的熟食檔相繼結業,並非一朝一夕的事。回顧冬菇亭興衰歷史,當年房委會在70至90年代間興建冬菇亭;全盛時期,全港四十多個公共租用屋邨均設有冬菇亭,涉及300多個熟食檔。惟部份冬菇亭熟食檔租戶,在租用範位以外的公共空間放置座位、營業期間產生噪音、違反排污規例等等,嚴重影響屋邨居民的生活。

有見及此,房委會商業樓宇小組委員於2001年,通過有關熟食檔位的整體長遠政策,包括推出自願放棄計劃,讓合資格的熟食檔位租戶選擇自願退租, 並可收取一筆特惠津貼;而租戶若選擇繼續經營,則由房署重新安置遷往美食廣場內,陸續取締冬菇亭。部份空置的熟食檔位被凍結出租,而部份的冬菇亭則被拆卸或改建成社區設施。房委會當年的決定,令冬菇亭逐漸式微,正正是為了改善屋邨環境;而房委會期後在2006年實施扣分制,規管冬菇亭熟食檔、在2011年調整租賃策略,允許毗鄰檔戶及非食肆行業租用空置的冬菇亭,統統都是從屋邨居民的利益角度出發。

廣告

再說,所謂「本土特色」,絕不能成為商戶經營不善的擋箭牌。甚有「本土特色」的譚仔雲南米線,其東主早年曾合伙在屋邨經營茶餐廳,多次嘗試下打出米線之路,於1996年開設第一家譚仔雲南米線,後至2003年才開設第2間分店。大家都是「本土特色」,為何譚仔雲南米線做了20多年,連鎖店遍地開花,而一班冬菇亭租戶30多年來,一直要依賴房委會的低廉租金,動輒加租便要結業?

其實,市場大環境早已改變,不少鄰近屋邨的商場及地區,有不同類型食肆進駐,當食客有其他消費選擇,區內市場競爭自然更大。某些地區的熟食檔,單靠販賣一、兩款「特色食品」,在現時的市場環境,實在難以與同區其他提供多樣選擇食肆競爭,更遑論吸引一大批長期顧客,維持檔口的生意。即使是「隱世小店」,不時也需要適當的宣傳噱頭,長遠才能吸引區外人流,跑到偏遠位置光顧;若商店不能在食物花款、宣傳方式、營運模式,迎合市場改變,不管業權由誰接手,長遠也很難維持。

冬菇亭的出現,本來就是為屋邨居民而設;擔任屋邨的管理者的角色,政策方向就應以改善屋邨環境為重,而不是向租戶提供額外福利補助。筆者認同保留本土文化的方向,但在保育和經濟效益之間,亦須作出平衡。單單高舉「本土特色」、「集體回憶」的旗幟,任由經營不善的經濟個體,繼續依賴公共資源,佔用社區空間,凌駕居民利益,這種討論層次實在缺乏全面的視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