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冰鎮房嚇:劇本,如何簡單地毀了一部電影

2016/11/28 — 19:54

現在很流行一個遊戲,叫「一樣xx如何毀了xx」。

你聽過嗎?一句說話如何毀了一套劇集、一次出軌如何毀了一段童話;還有一兩個人幼稚的一兩段說話,如何毀了一切。一粒生銹的螺絲,一個愚蠢的決定,讓所有的努力,可以立即付諸流水。網上的討論蓋天覆地,大家不亦樂乎,連電影也要湊湊熱鬧。今次要示範的,是一個劇本,如何完美地毀了一部電影。這部電影,叫《冰鎮房嚇》。

廣告

疑神疑鬼或撞鬼?

娜奧美屈絲飾演兒童心理學家。一次意外,奪走了她的丈夫,只留下全身癱瘓的兒子,兩人相依為命。在一個暴風雪肆虐的晚上,她工作時輔導過的一個小孩子,突然出現在家中。她還未反應過來,孩子便已在冰天雪地中失去影蹤。一天又一天過去了,新聞報了又報,但卻依然毫無音訊。新聞的報導,彷彿就在不斷提醒主角這個殘酷的事實:一個根本無法照顧自己的聽障小孩子,怎麼可能在無情的暴風雪中生還?

廣告

想到自己的兒子,之所以會落得今日如斯田地、小孩會失蹤,仿佛都和自己有關,心中的焦慮和極度的不安,複雜地交織在主角的心中。就在這個時候,一連串的怪事發生了:傢俱無故移位、夜半地板的怪聲、失蹤的孩子血流披面地站在自己面前。這到底是自己嚴重失眠引致的幻覺,還是惡靈作祟?看似是幻覺,但確實移動了的傢俱、兒子臉上的抓痕,卻又怎樣解釋?

嚇不了人的驚嚇片

獨居、暴雪、失蹤兒童、與世隔絕的鄉郊,加上憂鬱抑壓的色調,《冰鎮房嚇》集合了所有令人膽戰心驚的元素。只是沒有想到,儘管贏盡先天優勢,電影卻又如此令人失望。

令人失望,是因為電影沒有給予觀眾它承諾的東西。從《冰鎮房嚇》的預告到宣傳,電影的定位,明顯是一部驚悚片。但除了一開始幾個鏡頭,電影中大部分嚇人的方法,都是透過高速移動,再突然大幅調高的聲效,嚇你一跳,但最後發現原來只是發惡夢。第一次叫驚喜,但當連續十次,都是反反覆覆毫無變化的同一招同一式,就是令人呵欠連連的無聊。要嚇人的電影嚇不了人,就像要人笑的笑片沒有人笑,不必再說,必定是失敗的劣作。

如果要嚇人的電影嚇不了人,叫做失敗;那麼想嚇人,結果卻引人發笑,那就是難堪了。《冰鎮房嚇》是令人難堪的。在中段開始,謎底一開,劇情急轉,突兀怪異,反映劇本設計之粗糙,角色行為之幼稚。結果,觀眾開始引不住不停發笑,因為劇情實在荒謬離奇得難以接受。

說好故事,得先有好劇本

因此,《冰鎮房嚇》的真正死因,是在於蒼白無力的劇本。因為它讓這部電影所做過的一切努力、前段悉心設計的懸念,瞬間化為烏有。再沒有人會記起電影中漂亮的雪景、編導細心鋪陳的每一點心思,只會記得後來劇情怎樣犯駁。

平心而論,女主角在電影中的表現,毫無疑問是精彩絕倫的。娜奧美屈絲的表現一向飄忽,時好時壞,不過今次就明顯屬於前者。值得留意的,是身處怪事連連家中的她,表現的心理不安,以及不斷積壓至爆發的焦躁。另外,在浴室的心理掙扎也很出色,非常自然。但女主角演技出眾,更是突顯劇本的軟弱,逃走的那一段戲實在難以令人接受。

電影是一個夢,說穿了,就是一個引人想像的故事。可惜,《冰鎮房嚇》要說的,卻是一個扼殺想像的故事。其實,就算沒有大製作,沒有大特技,一樣可以拍出精彩的夢。《禁室殺戮》的精彩,就在於高超的說故事技巧。

而要說好故事,最起碼,得先有個好劇本。

 

《賭城風雲III》- 沒有人笑的笑片:http://bit.ly/2fAbcPL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