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凝視死亡的醫生

2015/11/22 — 11:59

《Being Mortal》是去年奧巴馬總統的聖誕書單,中文版《凝視死亡》上月出版。

《Being Mortal》是去年奧巴馬總統的聖誕書單,中文版《凝視死亡》上月出版。

國際暢銷書《Being Mortal》作者Atul Gawande上周來香港舉行三場演講,特地去聽香港醫學專科學院主辦的一場,全場爆滿,由醫管局、衛生署、各大醫院的高層受邀到來,兩間大學的醫科生還有專車接送。

非常好奇,香港的醫護界會怎反應?

Atul Gawande是外科醫生,關注人生最後一程,研究醫學界中備受忽略的晚期醫護議題。他會在演講中強調老人科的效益嗎?在書中,他觀察老人科醫生如何看病,仔細問病人的生活細節,及早預防病人跌倒。明尼蘇達大學研究了近六百位七十歲以上的病人,看老人科的病人,比起看其他專科或一般醫生的少了一半人得憂鬱症、少四成人需要居家照顧者,也少四份一人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如果科學家發明了一種自動去除衰弱的機器,不會延長壽命,但能降低送進老人院或者得憂鬱症的機會,一定會大受歡迎。」他寫道,可是同效的老年醫學卻得不到重視,明尼蘇達大學甚至在研究發表後幾個月,關閉了老人科。

廣告

又或者Atul Gawande會講到紓舒治療醫學的重要?二零一一年美國研究發現病人最後一年,醫療費比第一年或期間多出幾倍,治療昂貴然而無效,甚至最後靠人工呼吸器維生,心臟接受電擊、或者進入深切治療室,延長的不是生命,而是痛苦。當美國一間保險公司為病人提供紓舒治療服務,不但醫療費用減少了四分一,病人生存時間反而延長了。

Atul Gawande應該會提到書中最重要的內容:讓臨終者選擇。蘇珊醫生的爸爸頸部生了惡性腫瘤,「我必須了解你願恴接受哪些治療,以及怎樣的生活是你可以忍受的。」她問,沒想到爸爸答:「如果我還能吃朱古力雪糕,看電視球賽,我就願意忍受一切痛苦活下去。」她很愕然,爸爸是心理學系榮譽教授,她從沒見過他看球賽。結果爸爸手術時脊髓出血,恐怕會四肢癱瘓,外科醫生請她作決定,她問:「如果他能活下來,還能看球賽吃雪糕嗎?」醫生說可以,於是手術繼續,爸爸後來用了兩年時間慢慢恢復部份行動力,又再活了十年,並完成兩本著作。

廣告

但Atul Gawande的醫生爸爸同樣患癌,想法就不一樣:「當然不行!」他爸爸要能夠掌握自己的世界和入生,只能看球賽並不能滿足,爸爸擔心癱瘓多過死亡,如果失去自我照顧能力需要二十四小時照顧──「就讓我走吧。」最後爸爸選擇紓緩治療,在家中逝世。

「我們對老人、病人照顧不好,是因為我們誤以為最重要的是安全和活得久一點……其實這並不夠。」Atul Gawande寫道:「醫生更大的目標,是要使病人好好活到最後……治療總有風險或犠牲,只有能幫助病人完成更大的人生目標,才值得這樣做。」

可是,這些Atul Gawande在香港這場演講中統統都沒有說。他講述如何用行政方法減少病人在外科手術中去世、如何用高級餐廳禮券吸引醫生上課學習與病人溝通等,在場提問也多關於醫院行政。沒有深入討論病人的最後一程,也沒提到如何改善晚期醫護。

「你怎能又當醫生又做記者呢?」最後一條提問,Atul Gawande解釋如何說服同事讓他旁觀,以及採訪大量病人。「佢都唔駛做既!」旁邊有醫生忍不住說。香港公營的醫護團隊已經忙得像快拉斷的橡筋,如何才有心力思索這些死亡議題?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