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出年興乜乜乜:關於fashion trend

2016/10/13 — 15:10

作者指,麥浚龍的猶太阿伯look、冷帽遮眼look,正因為走得太前,以致曲高和寡。(圖片來源:麥浚龍 facebook)

作者指,麥浚龍的猶太阿伯look、冷帽遮眼look,正因為走得太前,以致曲高和寡。(圖片來源:麥浚龍 facebook)

【文:太妍】

「出年會興乜乜乜」是很悖的悖論。言下之意,老佛爺西太后頒聖旨,說屎色將會興,就興?

Bulls**t。

廣告

「潮流」,望文生義,就是人潮人浪,交叉感染撞擊而成,沒有誰帶動誰,也沒既定軌跡,自由意志,受眾擁有絕對自主權。理論上係。

帶動、操控、預測潮流?其實唔難。秋冬季正要開展之際,業界已經篤定明年春夏的方向。各大時裝週,如九月初紐約、十月初巴黎,正是品牌曬冷與放水的舞台。編輯、買手、blogger一干人等,一人一部挨瘋,攝下模特兒行頭,整理歸納,消化過後化成「Vogue」「Harper」等老牌雜誌上的籤文:「乜乜乜將繼續大行其道」、「乜乜乜將成為明年不可或缺的元素」。

廣告

自然,一籃子時裝霸權例如Prada例如Versace,穩操話語權,由上而下餵食養營液。打個比喻,霸權是曉明,而次一等的二打六品牌是振英,曉明收傘,振英唯有照做。制定潮流方向,確立潛規則,霸權的寡頭政治。

方向是如何制定的?時裝與建築、電影、fine art同氣連枝,靈感會在這些領域發掘。理論上係。

假設,只是假設,某首席designer派對上多喝了一點,翌日驚覺死線臨近,遂在以環球風情畫為主題的月曆上點指兵兵,點中了越南農民插秧一頁,來季的新裝就有越南農民的主調。由此出發,整個潮流發源於一個酒鬼的決定。

潮流可以是全然鳩造胡來的,那又如何預測?

原來有種職業叫「Fashion Forecaster」,正如豬肉佬正名為「肉類切割員」,「時裝潮流預報員」較「時裝神棍」體面。

時裝潮流預報員Geraldine Wharry聲稱,預報機制運作多線進行,一方面靠個人直覺(Bulls**t),也靠和大圍設計師接軌,去一樣的畫展、看同一部戲,暴露於相近的氣場,一同飲鉛水,自然一同肝功能受損。荷蘭殿堂級預報員Lidewij在潮流還只是一顆精子的時候就已經分出雌雄,皆因,她已跳級預測到2018年春夏季走勢,未卜先知勁過耶穌,問你死未?

但,霸權剛愎自用,怎會放預報員在眼裡。然而,中下游分子或會靠着預報有所作為,碰巧貼中霸權的心意,在滑浪板上站得直腰骨,便是神仙。惟,預報並非精密科學,信則有不信則無,誠如六合彩,買個希望無妨。

但,就算猜得中了,算你潮流尖端,那便如何?

以上為反而反之無建設性問題,該問潮男星人、肯亞徐、MK系潮童等人。或許他們會這樣答你:簡單四字,「身份認同」,戀英派揮龍獅旗,「愛國」派揮動小紅旗喊歡迎歡迎,同理,穿衣配搭純粹為發洩本性,好比小貓小狗天性愛追逐。又或者,更精簡三字:好玩囉;不難理解,既然不能裸體,穿得有學問有觸覺總比不求甚解強。或退一百步,如腳踩NMD心口掛個菇臍袋的MK系潮童之流:想型囉。

對於那些「想型」者,問題在於,跟車再貼,也只有跟車太貼,潮流永遠先行一步,散戶無法擊倒大鱷。《Choose Change》 一書大膽斷語:要be cool,一定要跑贏大市一年至一年半。其餘的凡夫俗子,不過在窮追垂在面前的紅蘿蔔,追得愈貼,代表你受霸權操縱得愈慘烈,conformist給霸權調教得貼貼服服,已經失去型格不能沒有的重要特質:叛逆。潤物細無聲,霸權塑造的這個paradox很奏效,你以為你擁抱的是反叛,其實有眼皆知,那是綿羊心理。

麥浚龍的猶太阿伯look、冷帽遮眼look,正因為走得太前,以致曲高和寡。正如以香港人水平還不配有民主社會,古猿人還未能理解潮男星人的心思。「這麼多好去處,漫遊到獨家村去探誰?」,到時裝快餐店買件一帶一路國家的出品,時代不同了,與主旋律接軌,比「潮」或「型」更加「務實理性」。

 

作者簡介:二十五歲,半。女,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