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出竅

2017/12/5 — 17:44

作者按:只是想找張西藏的配圖,布達拉宮平靜的倒影,頗覺合適。

作者按:只是想找張西藏的配圖,布達拉宮平靜的倒影,頗覺合適。

中學時期出了嚴重的交通車禍,當年我走在行人路上時,貨車失控衝上行人路,把我和同學撞倒。中間的細節,以前寫過,這裡就不重複。當時我昏迷了,腦部積有瘀血,黃昏至深夜做了手術,送進了深切治療部。我還記得我醒來的時候,看到眼前有輛藍色貨車,轉眼即逝。

護士發現我醒來,跑過來跟我說了一些話。我迷迷糊糊,聽不清楚。我張頭細看,見到我頭頂上的櫃枱,放著銀色器皿,上面寫著「ICU 7」。過了不久,又看到一條小喉管,其中一頭是接著床邊的小瓶,血水一滴一滴從喉管滴下,而喉管的另一方,則接著我的頭髗。後來我聽到母親的聲音,她緊張地問我:「阿仔,你認唔認得我啊?」我有氣無力地回答:「你係媽咪嘛……」我這才看清,家母當時穿的是手術袍。

這就是我當年在昏迷醒來後的第一印象,我一直沒有深究當中的奇異之處。

廣告

出院後數個月,我媽有次跟我說,我能活下來,真的很大命。她回想我在醫院的情況,從手術推出來的時候,頭腫得很大,躺在床上,而且因為雙腳的股骨(大腿骨)折斷,雙腳都要固定在支架上,每隻腳都有兩口釘,分別在膝蓋上下由左至右穿過,動彈不得。母親說:「我見到都覺得好心痛。」

我卻閃過一絲唸頭,咦,我當時動彈不得嗎?但我為何可以清楚看到我頭頂上有個櫃台,寫著 ICU 7?我當時根本不可能知道 ICU 是甚麼意思,只是一直記得這三個英母字母,之後才有人告訴我是 Intensive Care Unit(深切治療部)的意思。還有,在深切治療部的病床邊(近底部),有個一直滴血水的瓶子,如果我真的動彈不得,我為何會見到這些物件,難道這都是我的大腦虛構出來的幻覺嗎?

廣告

然後,這件事就一直丟下來,沒有再深究了。

我的性格,極常都會把很細微的事情,都用不成比例的時間,去仔細查個究竟。我其實只要問一問腦有積血的患者,病床四周的設置如何,便能知道自己當年在發夢,還是看到真實的景像。按道理我身邊有很多從事醫護行業的朋友,要問也不困難,但對這件事,卻是一直沒有再追問下去,這樣就過去了二十多年。

早幾年我在西藏的時候,認識了一名香港的護士,他來西藏之後,就開始他的旅遊計劃。有次我們都在香港,晚上聊天之時,忽然就跟他說起此事。至於為甚麼會跟他說起呢,可能因為他去旅行的地方,都是港人較少到達之地,包括巴基斯坦,回港之後,他的樣子也變得有點像巴基斯坦人,反正如果要說些莫名其妙的話題,尤其涉及醫療的,找他談起來,對我來說是理所當然。

我其實只是好奇,如果病人有腦積血,是不是會在一邊插著喉管,另一邊放血。他說因為流血,令腦內壓上升,腦會受壓甚至無血上腦,放條血管入去,可以減低壓力,保住腦部,讓積血慢慢散。我當年看到病床旁邊的血管,大概就是用來減低我的腦內壓,跟實際情況倒是挺吻合,也證明我當年所看到的,不是幻覺。

至於為何我明明被固定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卻又能看到頭頂上的櫃枱,或是床邊的喉管。坊間對這種現象,似乎有不少專有名詞,而且都是英文字母縮寫的,甚麼 OBE(Out of Body Experience,出體經驗),NDE(Near Death Experience,瀕死經驗),看了一下,又覺得跟自己的經歷有些微不同。

不過每次回想這件事,想到自己曾經能夠超越物理的限制,獲取一些超乎體外的觀感,還是對人生的定見及信念,有些微啟發。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