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3/1 - 16:07

分享心態博奕談

西藏的小孩,很喜歡跟人分享食物。有時甚至從自己的嘴裡把食物拿出,再遞給我,無私分享,非常窩心。(作者 Facebook 圖片)

西藏的小孩,很喜歡跟人分享食物。有時甚至從自己的嘴裡把食物拿出,再遞給我,無私分享,非常窩心。(作者 Facebook 圖片)

西藏有個說法,獨食不是難肥,而是喉頭會長出毛。記得數年前有一位西藏朋友進來我的咖啡館,手持兩杯哈根達斯,我當時很好奇,在拉薩怎麼可以買到這種雪糕呢?她說是前面有間麵包店引進,要 25 元一小杯(一球一杯)。她見我在店裡,二話不說,就把其中一杯雪糕遞給我。

及後其他朋友也來了,一聊就是數小時。朋友離開後,只剩她一人,她問我覺得冰淇淋好不好吃,我說挺好吃,兩分鐘就吃完。至於她的那杯呢,居然溶化了。原來她以為只有店員在,所以買了兩杯雪糕來,一杯是她吃,一杯是請我的店員吃,但見我剛好在咖啡館,就把一杯送給我,她跟店員各吃半杯。沒想到其他朋友同時進來,她覺得小小一杯,分來分去,頗為尷尬,就把雪糕放到窗邊,寧願溶化,也不想獨吃了。

有些外地人可能覺得,遇到這種情況,其實跟朋友說一聲,東西不夠分享便可以,又何須為了怕尷尬而浪費了一杯哈根達斯。不過我在西藏生活多年,對西藏朋友的其中一個印象,就是藏人極為注重分享。與西藏朋友同去甜茶館,他肯定不會讓你的杯子空著,必須把別人(尤其客人)的杯子倒滿,才可以為自己斟茶。

廣告

你走進咖啡館,看到西藏朋友在吃爆谷(爆米花),對方二話不說,肯定要把爆谷與你分享。你說自己飽了,不想吃,他怎麼也要勸你拿一點才肯罷休。我見過一名香港客人說真的不想吃,西藏朋友忍不住說:「我看到只有我們吃,你沒得吃,弄得我心裡都不舒服。」西藏有句諺語,叫做「ལྐོག་ཟས་རྒྱབ་ན་མིད་པ་ལ་སྤུ་སྐྱེད་ཀྱིས་རེད་ gokze gyapna, midba la pu-gyadgi rey」,意思就是「如果獨食,喉頭會長出毛」。很多民族也有分享的習慣,但西藏人的情況還是有些不同,他們會因為沒法與你分享而感到內疚,而這種心態是深植骨子裡。

相比之下,外地的遊客,就沒有那麼重視分享。我經常看到一些香港遊客,邀請藏人司機或導遊同來,遊客問司機要喝甚麼,司機出於禮貌,說不需要,可能不想遊客破費,香港遊客聽罷,也不多推幾次,果然就自顧自地喝飲品和吃零食,藏人司機坐在一旁,情況有點尷尬。遇到這種情況,為了緩和氣氛,我通常都會立即免費給司機倒杯飲料。

西藏人的分享心態,我們當然可以從佛教、民風等角度去解讀,但我也可以用博奕論去解釋。博奕論當中最著名的例子,肯定就是囚徒困局(Prisoner’s dilemma),也是很多人對博奕論的唯一認識。

假設有兩人犯案,警方同時拘捕甲乙二人,並分開審問。有三種情況:

一,如果甲乙相互背叛對方,兩人分別判監兩年。
二,如果甲背叛乙,乙保持緘默,那麼甲就會被釋放,乙則要服刑三年。(或相反的情況)
三,如果甲及乙同時保持緘默,互不背叛,即是「合作」,那麼兩人只用服刑一年。

這個場景當然有些假設,例如甲乙之間只有這次機會見面,不會出獄後找對方尋仇,而這個背叛還是合作的決定,只會做一次,而非多次。

按這個囚徒困局的選擇,如果不確定對方會否背叛自己,那麼最理性的決定,就是要背叛對方,因為背叛對方,最多只是判兩年或被釋放,但萬一選擇合作,而對方又做衰仔,反咬你一口,你就要坐三年監。不過最理性的決定,並非最好的結果。最好的結果,是雙方都選擇合作,互不指控,那麼自己及對方也只用服刑一年。

這個推論的意思,就是如果你相信對方會選擇跟你合作,那麼你最好的決定,就是同樣選擇合作。以分享食物的情況為例,西藏人見到一名陌生人,他會選擇合作(分享),而這名陌生人也會有較大機會選擇合作(分享)。當大家都選擇分享時,對二人以至社會來說,是有較大的好處。

我要十萬次強調,西藏人跟別人分享東西前,肯定不會想著博奕論,又或是有預謀有計算,盯著你將來會有甚麼回報,更非意圖去用博奕論去解釋西藏人如何發展出這種分享文化。如果這樣解釋分享文化的起源,很易變成循環論證,好像是愛分享的民族之所以愛分享是因為他們愛分享,說了等如沒說。

我只是想用博奕論去推論,一個習慣分享的民族,往往會給自身及社會,帶來最大的利益。而這種平衡,有時也可以延伸到外地人身上。不過一牽涉到外地人,有時就會因獨特情景而有所變化。例如在數年前,有幾名踩單車進入西藏的外地青年,不停在網上炫耀自己如何從藏人手上拿了不少餅乾,還強調只要「裝得可憐」,兼且有幾個「好基友」,別人就會把東西免費送給你。

這個帖子的語氣,倒是把無私分享的藏人,說得像傻瓜一樣。這件事在我的藏人朋友圈裡,一石激起千層浪,我聽過不少藏人司機朋友說,以前他們看到踩車進來的人,有時也會虛寒問暖,主動送水送零食,但現在太多「蹭吃蹭喝」(黐飲黐食)的人,覺得如果再送他們東西,自己反倒變成傻瓜一樣。當對方不領情(類似背叛),自己最理性的決定,就是也不要付出,不要與這些人分享。

然後有些旅客,看到藏人不再願意跟他們無私分享,就感嘆道:「藏人不再純樸了!」

 

多謝閱讀此文!如果喜歡我寫的文章,請踴躍按 Share 跟人分享,讓更多人看到故事,把想法分享出去,同時誠邀各位留言分享意見!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

作者 Facebook